新闻 > 大陆 > 正文

贵州43斤女孩没收到捐款 筹款方却称已交至手上

1月13日,噩耗传来,贵州43斤大学生女孩吴花燕去世!生前,她对封面新闻记者说:2020年春节,想添几件家具,和弟弟一起过个好年。

吴花燕的故事,经媒体报道后,爱心迅速涌来,短短5天,为吴花燕筹集的治疗款就超过了100万元。

而这中间,一些慈善机构或媒体、个人的做法,也遭到了家属的质疑。

如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其为何会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筹款?同时,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其家人同意的情况下,给吴花燕被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

再如,某短视频账号为吴花燕筹集45万元,在吴花燕并未收取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发布视频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这些举动,让吴花燕寒心,也让家属失去了对媒体和慈善机构的信任。生前,吴花燕为此曾彻夜难眠。

消费悲情的慈善乱象,如何规范?

疑惑1

增加筹款额度,收取6%作为执行成本

自从10月12日住院,吴花燕的遭遇就引起社会极大的关注。

一开始,她并没有想过网上求助,在亲友和病友的鼓励下才在某平台写下求助信息,希望筹集20万元治疗心脏瓣膜。

吴花燕的故事经过媒体报道后,无数爱心涌入,不少好心人赶到医院探望,也有不少慈善机构主动联系她的亲属。

学校党政办副主任张辉伟介绍,这其中,便有一个名为“9958”的慈善机构,主动联系到吴花燕的弟弟,称想帮他们筹款。

随后,该慈善机构在某公益平台上发起80万元筹款计划。

从10月25日开始筹款,短短5天时间,便筹得600443元。但吴花燕本人及家人亲友,却是在该筹款项目发布之后,才知道在该平台上,有这个筹款项目。

令人意外的是,除了在这个平台筹款,“9958”还先后在另外一个公益平台发起两期总计40万元的爱心筹款。

吴花燕的姐姐吴玉荣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这40万的筹款,吴花燕本人并不知晓”。

封面新闻记者查询中华少年儿童慈善基金会网站了解到,“9958”,全称为

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是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项目之一。9958西南执行团队,是该项目的执行团队之一。

在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为吴花燕筹款的项目信息里,这样写着——

筹款时间:2019年10月29日―2019年10月29日。

善款用途:

9958西南执行团队希望为吴花燕筹集治疗该病的医疗费用100万元。目前调整某公益平台筹款为60万,另一平台筹款一期20万二期20万。

10月29日,9958西南执行团队在“进展报告”中公布,“考虑到花燕后期的治疗费再加上弟弟的病等多方因素,故此在原有100万额度的基础上为其开通二期筹款,现已将某平台的80万额度调整至60万。”

10月30日,该团队继续在“进展报告”栏发布,二期筹款已全部筹满,共202338.15元。

11月1日,该团队在“进展报告”中解释称,上述做法,是因为“相信很多人和我们一样,想为这个善良处境又艰难的女大学生做点什么……”并表示,“本案例项目,将收取筹款额的6%作为项目执行成本费用……”

疑惑2

某机构称“已将45万交至花燕手上”,家属怒回“没有收”

对于捐款超过预期,吴花燕的家人及其本人,再三表示感谢。

10月30日,吴花燕还特地写了声明,“感谢好心人……我已筹得预期的医疗费用,特声明停止筹款”。

但,另一边,吴花燕又觉得非常内疚。

特别是媒体报道的“每月只有300元低保、早餐不吃、中餐晚餐吃馒头,或者糟辣椒拌饭持续5年、几乎每天花2元”,以及9958紧急救助中心在筹款平台上发布的“吴花燕4岁后父母相继去世,2017年奶奶去世”的信息,让她彻夜难眠。

这些描述,并非完全准确和真实,也未经吴花燕核实。

她觉得对不起高中时帮助她的班主任和同学,对不起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帮助她的校长、老师以及长期帮助她的乡亲。

她在凌晨零点30分给每月资助她400元的王珊发微信:

“王老师,我又给你摸(抹)黑了,对不起!……把我写得那样的不堪和伟大……我并不开心,每一张报道发出去我的心口像压着千斤重的石头一样使我喘不过气来……”

10月30日凌晨4点40分,她又给王珊发来信息:

“如果当初一篇报道也没报出去,那我宁愿选择回家,等待去另一个世界去完成我的梦想,去写我的诗,过着没有悲伤的生活”。

吴花燕的姐姐吴玉荣,见她出现这种心理状态,也十分担心。

10月31日,在医生及亲友的建议下,吴花燕表态,暂时不再接受采访。

而这一轮风波,也让既要忙于工作和家庭,又要照顾吴花燕的吴玉荣身心俱疲,并对一些媒体、慈善机构产生怀疑。

特别是一个名为“XX听新闻”的抖音账号,在吴花燕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护燕行动”之名,在抖音平台上用二维码收款的方式,为吴花燕筹款,并发布视频,称45万余元爱心款“已亲自交至吴花燕。”

但吴花燕及亲属表示,没有收过这笔钱。

“我们根本就没有收这笔钱。他们是往医院来了人,但我们爱心款已够,所以就没收。”吴玉荣很愤怒。

尽管在上述抖音的评论里面,“XX听新闻”于10月31日又介绍:“我们今天也已经和小花燕当面沟通对接了善款的详细情况,这笔善款会尽快打到她本人的账户中!”,但吴玉荣并不认可,她认为这种行为存在“消费吴花燕,利用吴花燕博眼球和流量”的嫌疑。

疑惑3

慈善乱象,如何规范?

按照9958西南执行团队在每天的“进展”介绍,两个平台为吴花燕筹到的善款总金额,已经超过100万元。

那么,该团队为何要在吴花燕本人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另一平台分两期筹款40万?其调整前一个筹款平台的额度出于什么目的?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为何在9958紧急救助中心的筹款项目中,并无上诉任何信息?

9958西南执行团队在哪里办公?负责人是谁?

与此同时,吴花燕本人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却并不知道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这些好心人来自哪里、谁捐了多少,她也不知道。

9958西南执行团队能否公开捐款明细?

11月5日10时45分,封面新闻记者致电9958紧急救助中心,期望对话9958西南执行团队负责人,解开网友及家属疑惑,听取其对网友质疑“消费吴花燕”的解释。

9958紧急救助中心工作人员接通电话后,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并表示,会联系9958西南执行团队负责人,跟记者联系。

但记者从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封面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