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2020大选显示“世代差很大” 掀起民意海啸

作者:

 2020大选倒数不到24小时,民进党10日选前之夜在台北凯道举办大型造势晚会,吸引大批人潮,台上台下齐心为“英德配”的胜选集气。

 2020大选倒数不到24小时,民进党10日选前之夜在台北凯道举办大型造势晚会,吸引大批人潮,台上台下齐心为“英德配”的胜选集气。(图片来源:中央社

台湾2020的总统大选 ,被称为是以年龄为区分的一场“世代之争”,许多民众的家里呈现出两个极端的政治光谱,只见长辈与青年的颜色在互相拉扯,他们各有主张、谁也不服谁。青年族群被视为此次的选战关键,他们积极发声,掀起民意海啸,亦让在2018九合一大胜的国民党,在总统与立委的选举中惨败。

根据《中央社》报导,2020年的总统副总统选举人的人数达1931万余人,据年龄层分布,最年轻的20到29岁选举人的人数达311万余人;30到39岁达354万余人;40到49岁达374万余人,位居冠军;50到59岁达363万余人,位居第二;60到69岁达303万余人;70到79岁达141万余人。由于,中高龄的选民向来被认为是有较高的投票意愿,致使年轻选民的动向成为关键。

2016年总统大选的投票率仅达66.27%,不及这一次高达74.9%的总统大选投票率。特别是在各阵营候选人的用力催票下,年轻选民踊跃返乡,积极参与今年的总统、立委选举,10日开始,高铁与台铁就呈现班班客满的状态。高铁当天南下的搭乘人次高达18万604人次,创下营运以来的新高。

学者分析,这一次选战的特殊之处为:适逢香港反送中 产生了“亡国感”,以及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违背“不离开高雄”的承诺,以及对中国的态度始终未明,年轻人决定不再给予支持;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国民党长期处于低士气,韩国瑜的高人气让支持国民党的人开始感觉到了希望,亦让曾经历经台湾经济起飞年代的中高龄民众产生了情感投射,造成不少长辈和子女因为政治立场不同,亲情上出现了裂痕。

大选显示世代隔阂 60岁父与天然独90后女

媒体“美国之音中文网”拍摄了一支访谈短片《“天然独”的90后女儿如何与挺韩父亲谈台湾大选?》,影片叙述一名西元1990年后出生的曾怀宽青年亦面临了家庭内政治矛盾的状况,她父亲曾银森是国民党支持者,而她本身则是支持民进党现任总统蔡英文 。这段影片自9日上线以来,截至12日中午止,已经有近8万次的观看数、近500次的分享,以及700多则留言。

曾银森认为,年轻人之所以讨厌韩国瑜 ,是因为人云亦云。他表示,年轻人会持“你支持韩国瑜,不要那么老土”的观点,而导致年轻人会因为同侪压力而支持蔡,这是一种霸凌。他认为,台湾独立,以及大声说出“I come from TAIWAN”是梦想,而他很理智的了解这一切并不会实现,中国是不会允许台湾独立的,而他已经60岁了,对未来不抱有企图心,仅求平安的活下去就好。

他女儿则表示,“我出生在1990年后,出生在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对我来说,台湾就是独立的国家,因为我不曾经历过国民党的年代。”她认为,她和身边的朋友能够透过网络等各种管道去了解政治,而不是因为同侪压力,她亦表示,不是台湾不与中国交流,而是蔡总统当选之后,中国就选择不与台湾来往了。

她强调,即便台湾要和中国来往,也得要对等的来往,“当你看见新疆西藏,尤其是近期香港反送中事件,你不可能不对中国畏惧”。她忧心,若是韩国瑜选上总统,将会与中国走得越来越近,最后台湾会成为中国的一份子。

曾姓青年与她父亲的故事,仅是众多案例的其中一例。

大选亦是思维之争 固化立场与思辩能力

有一名就读辅仁大学的学生表示,她的家中也遭遇同样的状况。她父母亲支持韩国瑜,但是姊姊、妹妹及弟弟都是支持蔡英文。她表示,很多人说韩国瑜讲话不经头脑,但是其实韩国瑜的言论都是经过缜密思考的,为的是想要拉拢特定的选民。

她认为,每一个政党都会想要去拉拢特定的选民,但是韩国瑜只是挑起了议题,却没有设法去解决问题,他亦不停利用军公教改革的剥夺感,去分化整个社会团结,亦不停的以二分法去划分过去与现在、青年与老年,致使世代隔阂扩大,可是两个世代其实是可以互相沟通的。

她说,“选总统成了选边站,而不是去选谁来领导国家”,由于她的父亲从小就是在蓝色家庭中长大,因此已被固化成非蓝即绿的选民。她亦表示,虽然蓝绿两党可能都在做“抹黑”这件事,但是这次选举演变成“只评论候选人特质”与“我只想要我的阵营赢”。

一名在法律事务所工作的32岁蔡姓青年认为,自己过去对政治不关心,真正开始关心政治是在2018年的同婚公投时,因为当时很多不分年龄层的民众都是在“背答案”,却不消化公投法案的内容,完全违背了公投精神;再加上有居住在高雄、偏绿的家人投给了韩国瑜,最后韩却违背承诺,跑去竞选总统,令她非常不能接受。

她表示,与其说2020大选是“世代之争”,不如说是“思维之争”,毕竟很年轻的民众也会相当崇拜权威感,甚至是转传假讯息,也有年纪大的长者,为了了解发生了什么事,而去求证,并擅长与他人沟通。因此,这次选举不应该以年龄来界定,而是可以说是思辨的精神。

一名在日本京都从事和服摄影工作的吴姓青年表示,他在2015年离开台湾前往日本工作,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与2018年的县市长选举,他都不曾回台投票,但是这一次他却选择回到台湾投票给民进党。他说,是因为他无法相信韩国瑜的中国论述,加上香港反送中的缘故,自己应该替台湾尽一份心力,他亦感谢日本老板的体谅,愿意给他两天的假期。

他表示,父母都是国民党,经过几次的沟通之后,认为没有交集,因此他会在政治话题上选择转移话题。

除此之外,在社群网站上有不少的讨论社团,其中以拥有约1万6000名粉丝的“韩粉父母无助会”最为出名,该社团提供民众投稿分享韩粉父母的状况,并由粉丝专页管理者以匿名方式发布贴文,每一则贴文平均至少都获得百名网友的回响。

例如,有一名网友笑称自己家里是“一家两制”,因为住在透天厝的他,在楼下收看民进党的造势晚会,楼上的父母则是看着韩国瑜的直播;也有一名高中生抱怨,自己只是说了一句韩国瑜不好,她母亲就不给零用钱了;还有网友理性表示,家人很难改变,需要时间、时机,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握机会,做出对得起自己的决定。

由此可见,不少人因为2020大选的立场问题,与家人之间产生了不小的矛盾,甚至是激烈冲突。

尊重不同的选择 维持家庭的温暖

台安医院心身医学科暨精神科主治医师许正典受访时表示,近期有不少民众为了帮自己喜爱的政治人物催票,对家人展开亲情攻势,但是却也造成了一种情绪勒索。许医生表示,人与人之间应该尊重彼此的选择,面对家人的情绪勒索,最好不要硬碰硬,只要以简单一句“我了解了”就能够化解危机,不然即使赢了选举,却有可能输掉了家庭的温暖,得不偿失。

一位政治工作者表示,中、老年人希望的是稳定、求荣,重回到过去70年代“台湾钱淹脚目”的荣景,当年创造那个荣景的执政党就是国民党;但是现在的青年要的是民主自由、愿意守住承诺的政治人物。

一位从海外返台投票的艺术家青年就曾表示:“与其说是亡国感,不如说是对故乡的爱,让青年愿意回台投票。”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114/1396120.html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