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大陆人声明:香港同胞英勇抗暴6个多月 点燃‘天灭中共’的第一把大火

—年末岁首中国人明真相远离中共

“我们只有在心里默默支持,请外界同胞不要相信大陆的媒体宣传、评论。大陆千千万万的人跟你们站在一起,只是发表不出来。我们爱这个国家,爱这个民族,只是不爱这个邪党。” 曹真、根勤两人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并表示,“现在看穿邪教共匪画皮,香港同胞英勇抗暴6个多月了,点燃了‘天灭中共’的第一把大火。(香港人)和平请愿,被抓被打被杀;共匪舆论造假,把香港同胞丑化;中共暴行,曝光天下。”

两位大陆人声明退党并写到:“现在看穿邪教共匪画皮,香港同胞英勇抗暴6个多月了,点燃了‘天灭中共’的第一把大火。”(大纪元)

年末岁首,从2019年11月至今两个多月间,成千上万的中国民众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三退”,即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表示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不与之为伍,远离它,保平安。

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系统地揭示了中共的真实历史,全面曝光其邪恶、谎言、残暴的本性,引发了中国民众的三退大潮,至今3.4亿人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

本文节选这两个多月来民众的“三退”声明予以报导。

力挺香港

​三退声明者“人诛共”表示“力挺香港同胞”,大陆人不都是唯利是图的,很多都是有良知的,支持香港同胞争取自由民主的。只是大陆的媒体新闻根本就不让发表任何反对声音。

“我们只有在心里默默支持,请外界同胞不要相信大陆的媒体宣传、评论。大陆千千万万的人跟你们站在一起,只是发表不出来。我们爱这个国家,爱这个民族,只是不爱这个邪党。”

曹真、根勤两人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并表示,“现在看穿邪教共匪画皮,香港同胞英勇抗暴6个多月了,点燃了‘天灭中共’的第一把大火。(香港人)和平请愿,被抓被打被杀;共匪舆论造假,把香港同胞丑化;中共暴行,曝光天下。”

作为在高校任教的刘清甄表示,为了教书育人进入大学“传道授业”,但在学校被迫给杀人无数的匪共做宣传,逐渐看清了中共的本质。2019年6月以来,“我实在受不了被上级要求抹黑香港民主运动的指示”,遂在此宣布三退,“与邪恶的匪共彻底划清界限”。

辽宁象缘说,“从近几个月香港的反送中运动,看出港府与中共的残暴,暴露出其流氓本性的一面;同时也让我看到美国政府和人民善良友好、尊重人权民主的普世价值的立国理念。我决定不与邪恶为伍,站在正义者一边,退出邪恶的团、队组织。”

南京的王贵、朱贵、陈风等106人集体声明三退:“中共对香港学生所做的事情证明,它跟30年前完全一样。邪党就是邪党,邪灵就是邪灵,它永远不会变好,就象狗改不了吃屎,这是它的本性。我们声明退出这个邪教组织,并祝愿它早日灭亡。”

善嘟、善贝写到:“在全球关注香港人民捍卫民主自由运动的时刻,我们越来越看清了中共的邪恶。回想到八九‘六四’及镇压法轮功,中共使用的一切镇压手段如出一辙。一个政府,一个政权靠谎言、欺骗等流氓手段镇压正义与良知,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两人都退出了少先队组织。

张晓培说,“了解到中共邪党腐败透顶,欺压百姓,香港事件更暴露其残暴的嘴脸,自愿退出邪党的所有组织。”

李明德声明退出团、队组织,历数了中共从打土豪、分田地到迫害法轮功群体的罪过,并写道:“中共又把黑手伸向香港,对和平请愿的香港同胞又打又杀。本来和平请愿的小事,却激起更多的民愤,是香港同胞错了么?都没错,是中共太残暴,总是不择手段地迫害我们的同胞,挑战人类文明。中共不灭,民无宁日、国无宁日、世界无宁日。”

河北岳建认为,中共一直用各种手段欺骗人们,比如对香港民众的镇压,“党媒每天都在为武力解决香港的事件而宣传武力镇压的合法性,把游行抗议描绘成暴徒等,人们也许能在这场历史大戏中揭掉共产党的画皮”。岳建声明退出了共产党组织。

感谢传播真相的媒体

署名文西的人写到。“感谢大纪元为香港人发声,与港人站在一起。”

“在这场全球对抗中共极权的革命中,香港人用身躯和生命站在对抗极权的第一线,荣光必归于香港!”

文西说,自己真正地了解中共的魔鬼般邪恶的本质,也了解到法轮功所受到的迫害,以及中共对整个民族的残害和洗脑。中共罪行累累,罄竹难书,表示“不再与恶魔中共为伍!”退出“邪恶的团和队组织”。

名叫杨松的人士写到:“以前觉得法轮功讲的三退保平安很离谱,通过香港大纪元(记者)冲在第一线报导,(香港大纪元)印刷社被中共纵火,以及香港民众对法轮功的歉意,认识到大纪元所讲的都是真实的,所以自己也想通了,在此声明坚决退出曾经加入过的中共邪恶团,队组织。”

落名为李敬佛的人士说,他的父亲曾为中共军队作战,几乎成为中共的炮灰。中共在多年来的统治中残害了大量无辜的百姓,吞噬了大量无辜的生命。他要退出共青团、少先队,做个清白的人。

“希望正义的美国和善良的世界人民尽快将这个邪恶的政党及其走狗彻底清算,同时也祝福香港人民和台湾人民一路平安。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越走越好。谢谢法轮大法,谢谢大纪元。”

一位署名为“信则强”的人士介绍到,他在一家服装店铺里看衣服时,一个年长的大妈塞给他一个信封。他回家打开一看,是两张光碟,一张是神韵演出(宣传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容),一张是突破大陆网络封锁的动态网安装盘。

他在电脑上安装了这个软件后,从此,几乎天天看大纪元、新唐人,更加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并在力所能及条件的下,揭露中共,弘扬自由、民主、法治的普世价值观,告诉亲朋好友,特别是有关中美贸易战和香港民众反送中运动的信息。

“在此,我庄严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党籍,永不反悔。”

脱离中共

李明写道:“今天才知道这个党快要死了,才知道不少人已经或正在逃离中共,才知道全世界都在制裁这个邪党,才知道香港人权法案以及新疆人权法案已经通过并且开始执行,以及鼠疫的蔓延。为了我自己生命的安全,我声明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少先队和共青团。”

三退声明者徐大运、马幸福等人表示,他们现在认识到了“中共是现世最大的骗子”,从前在被其洗脑中都没有认清它。经过长时间的听闻真相,再看眼下的现实,认识到中共确实是一个“邪教黑帮”。

“中共镇压所有不听从它的邪说的人,妄想把所有人都变成它的邪教徒,为它陪葬牺牲。我们现在认清了中共邪教的恶魔嘴脸,我们要挣脱它的控制,脱离它。”他们表示要三退,“做一个正直、善良的炎黄子孙”。

明心是一名司法公证员,在与朋友聚餐中,听到三退保平安的事,认为“这是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必须要面对的,中共邪党无法无天,司法腐败很严重,社会公信力严重缺失,在此,我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的共青团等邪恶组织。”

蒲明善声明,“我从国内大量反人性的现实中认识到,无神论罪大恶极,中共才是最大的邪教。”“我声明自愿退出曾经入过的少先队,与之彻底决裂,争取光明的未来!”

12月26日是基督耶稣诞辰之日,江西季佳说,“从今天起,我彻底和中共脱离关系,做一个有信仰的人,我为自己几年前因自己养家糊口的工作而违心顺从加入该组织感到万分悔恨,这几年我不断地了解了历史真相,看透其邪恶本质,如今彻底醒悟,今天宣布脱离中共!”

“自由飞翔”写道,如今的中国被中共糟蹋得一塌糊涂,“人民没有信仰,只懂得金钱利益;生不起,死不起,病不起,吃着地沟油,打着毒疫苗,人和人之间除了算计猜忌毫无信任感,大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

他声明三退,“我想获得自由,飞翔在没有污染的蓝天下。”

受害者的觉醒

署名为“盼光明”的人士介绍,他因为在2019年P2P的金融灾难中,倾家荡产,无法生活。那名诈骗犯逃到美国一年多了,他们向各级政府反映问题,要求惩办诈骗犯。结果政府和黑警却抓捕、殴打、恐吓、关押维权的受害者。

“我们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天下之大怎么就没有说理的地方呢?在反思过程中终于醒悟,我们全国3.2亿的金融灾民被诈骗的原因就是我们太相信政府和大裤衩的新闻,以至于我们误判了国内的经济状况,其实国内经济已经完全烂了,狗党天天忽悠老百姓,天天鼓吹互联网金融和金融创新。现在我不再相信邪党的谎言了!我醒悟了!”“盼光明”声明退出了中共的少先队组织。

武海是一名在贫困村工作过的基层干部,他说,在农村很多贫困户应该可以享受到国家低保的政策,可是由于村干部的腐败,很多真正的贫困户享受不到国家的低保政策。

“我个人出于善心,用私人关系,给贫困村引进了脱贫的生产专案,可是单位领导并不理解也不支持,直到专案引进成功了,都过来说成绩来了,说是啥上级领导如何领导得好,说起来真是可悲,在此,我声明退出中共邪党。”

署名“黑子”的人士说,自己年少时懵懂无知加入了中共邪党组织少先队、共青团,随着年龄成长也知道中共的腐败与黑暗,但还是心存幻想,看过中共的洗脑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后一直认为中共是在“真反腐”、执法机构还是“可信的”。

他说,直到前几年一桩冤案降临到他自己头上,结合现在在外网了解的一切,才真正认识到了中共高层及其官僚的邪恶本质,中共篡政70年以来,一直在用谎言与暴政欺骗奴役压榨中国人民,垄断一切公共资源盘剥中国人民。

“其公检法司暴力机构基本都是中共的整人掠财帮凶,他们办案基本都是乱作为、毫无底线与人性,以抢劫财富为目的,施以恐吓、引诱、欺骗、刑讯逼供等手段。”

“相信共产党及其司法机构使我付出了巨大沉痛的代价,我终于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在此我声明退出共产邪党的团队组织,做一个有良心与原则的中国人。”

让法轮功在华夏大地传播

张伟在声明中写道,“让法轮大法这样真正教人向善的宗教能自由地在华夏大地上传播。我本人也在此自愿声明三退,与共产党划清界限,愿民主自由荣光归中华!”

张伟是一名政府工作人员,也是党员,他每天的工作是监控网络,对在网上发表“不当”言论的人进行定位,然后通知当地员警上门谈话、“教导”。他在一年以前还对这份工作非常自豪,认为他的工作是在“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国家的发展秩序”。

“2020年初,我出国时偶然观看了由神韵艺术团表演的多姿多彩的中华传统舞蹈节目后,我的心态有了大幅度的转变。如果这样的中华文化传承是共产党口中的邪教,那么共产党自己又能是什么呢?”

他回国后又翻墙阅读了《九评共产党》,认为这本书字字句句都深刻揭示了共产党本质,给了他极大的震撼,让他深刻地意识到共产党对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残害是多么的严重。张伟做了三退声明。

辽宁春慧退出了少先队,说,“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但看过一遍《转法轮》,知道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些好人,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打死、打残、打伤那么多好人,真是罪恶滔天。我早就不相信共产党了,它的本性就是‘假、恶、斗’。”

河北裘真从一个亲戚那儿听说了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事,还得到一个翻墙软件,从此,一有时间他就看海外动态网,知道了很多国内看不到的新闻。

有一天,他在正见网上看一篇文章写道:“中共干了那么多坏事,你怎么不去否定中共呢?中国每天都有人自焚、自杀,官员都这样,你怎么不去否定中共呢?而仅仅因为一个伪造的‘天安门自焚案件’(见此文最后的视频)就来否定法轮功?无神论、进化论漏洞一万个,你怎么不去全盘否定它呢?那么多漏洞你却照样相信它!而你对大法仅仅只有一个怀疑,且还不能确定,就要否定大法?你到底在根子上相信谁,这不一眼就看穿了吗?”

他说,这段话对他触动很深,人们生活在大陆经过几十年的灌输式教育,形成了用无神论为标准衡量一切事物的观念,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为了名利、生活的压力使得人们很难静下来思考,人为什么而存在,为什么而发誓入党等,“我今天明白了,立即退出这个邪恶组织”。

在自由的社会里了解真相

J.H.P说自己在二十多岁时入党,对共产党的面目认识不清。随着年龄渐长,尤其出国以后,获得更多资讯,了解到中共对西藏人、新疆人、香港人以及部分大陆人的所作所为,对人权的侵害怵目惊心。“我为自己是该党成员感到羞耻。”“本人自愿退出共产党。”

平乐喜说,中共“除了骗人,还是骗人,更可怕的乃是他们制度内的人明目张胆地胡说八道,好像害死了别人不管他们事儿。”

他表示自己再也受不了了,到了海外看了海外媒体曝光的真相后,才知道原来中共不光光撒谎,连海外媒体都要拉拢,跟他们一起散播中共的谣言和毒素。法轮功学员被他们抹黑。他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

帆帆在美国维多利亚州读书,说他之前在中国读大学的时候为了个人上进,并没有太多地了解中共的本质,随大流入了党。但是出国接触到了国外的信息之后慢慢思想有些变化。

帆帆认为国内的教育很有问题,让人变得没有逻辑性,不会去自主思考,做出自己的判断。之后他了解了还香港民众抗争事件后,说“彻底地颠覆了我之前对于中共的印象,这种对待民众的残暴以及腐败等阴暗面彻底让我失望,我要退党!”。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罗琼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