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贸易战:特朗普未竟全功、仍需努力

作者:

中美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触发贸易战之深层次矛盾可远未解决。故此贸易战只是暂时停火,并非止战。此际文本内容尚未公布,然而大陆派出个副总理而非跟特朗普地位对等的国家主席签署协议,刘鹤并非胆敢抢习大大的镜头,只是此乃城下之盟,总不能让今上圣名蒙污而已。

深层次矛盾尚未化解

何以见得此乃城下之盟?签署协议前夕,特朗普的近身幕僚纳瓦罗透露了当中的毒辣条款:一旦大陆违约,美国将加征关税以反制而大陆承诺打就企定,绝不还手。先前的消息披露,习大大愿意增加入口美国农产品,条件是特朗普须撤销所有关税。最终屈服大手入口农产品,关税可没有撤销,而只是将税率从25%降低至10%。关税上先是输了一着,现今又吞下罚不还手之不平等条款,此又怎不是城下之盟?签字前从无关痛痒的汇率操控国之列除名,无他,让特朗普的“好朋友”稍存颜面而已。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去年十一月感恩节前后,谈判胶着;驻美大使崔天凯向特朗普女婿库什纳求救,寻求办法打破僵局。得到的回复是:“醒定啲谂谂,如无协议将有何后果。”(“Think in terms of what will happen if you don't make a deal.”)形势比人强,除了屈服于加辣条款,别无选择。然而涉及扭曲贸易关系的隐形津贴、不公平竞争、市场开放等深层次矛盾——诸如国进民退、膨胀国企规模、加强中央箝制等体制攸关的议题——却通通扫入了地毡底。不正视这些矛盾、着手化解,早晚再起争端。

崔天凯在华盛顿向库什纳求救之时,习大大在北京会见了“中国的老朋友”基辛格、美国前财长保尔森等重量级知华派,扬言大陆没有挑起贸易战,却不怕打贸易战;大陆经济发展得好好的,何以硬要改变一向的做法?然而大陆经济现今是何境况,打肿块面放嘴炮还能吓窒番鬼佬乎?难以哉。

别的不说,《华尔街日报》又报道,大陆的汽车销量持续两年下跌,2020年的展望更难堪。即以美资通用汽车而言,去年录得在大陆设厂以来的最大跌幅;大陆福特汽车的销量且连跌三年,去年的跌幅高达26%,销量只是57万部,不及2016年顶峰的一半。销路不前,汽车制造业的产量只是整体产能的76.1%。汽车是催谷内需的重头戏,这个板块的产能大幅过剩,波及钢铁、玻璃、轮胎以至电子器材等行业,牵连广阔,影响之大不容小觑。

产能过剩源于政府干预

产能大幅过剩又不止于汽车业而已。从造船到钢铁,莫不陷入同样困境。事实上,贸易战开打,特朗普拿来祭旗的即是不惜贱价倾销以纾缓产能过剩的大陆钢铁业。产能普遍过剩而成因错综复杂,然而万佛朝宗,此乃政府干预之过:政策向央企、国企倾斜,提供低息、免息资金,形同直接间接鼓励盲目投资导致产能过剩。低息资金从何而来?同样源于干预:政府人为压低利率剥削存户以明益听命于党的央企银行。循循相因,大陆计划经济制造的乱象透过全球一体化的贸易网络散播全球。

以此视之,即使不是为了制止极权冒险扩张,出于维持世界经济秩序的考虑亦有需要迫令大陆拨乱反正、回归市场。碍于美国四年一度的总统大选周期,赢得农产品出口小小甜头特朗普即暂且停火。然而他深知关键所在,是以有言在先,十一月大选后开展第二阶段谈判。改造极权从来艰难,特朗普连任四年恐怕亦未能竟其全功。然而除了他,谁尚有此能耐?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