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2020过年关键词 缺钱 这日子都怎么了?

—2020过年关键词 缺钱

作者:

我,终于混到和马云一样了。

最近一段时间,和马云一样,被频繁地借钱。

唯一不同的是,找马云借钱的人,是企图经济形势下行后,为很可能破产的企业,找点钱苟延残喘。

找我借钱的,是快生活不下去了,妄图在过年的当下,能混过去,让自己能过一个苟延残喘的年。

一个哥们,给我打了不下十次电话,非要找我借点钱,以求活命,他开了个幼儿园,加上其他项目亏损的,外债已经达到一百多万了。

一个哥们,逼得我刷花呗为他救命,因为他的公司,如果再不交罚款的话,就彻底成历史。

他们每次打电话给我,想着银行卡和微信钱包里面两位数的存款,不免汗流浃背。

找我的还有很多,都不想细说了,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

他们都以为我在卖蜂蜜,还写文,会有点钱。

其实,我现在也想借钱,日子过得比他们还苦,只是我不说而已,至少很少向身边的朋友说。

今年的蜂蜜销量,四个月,居然赶不上去年一个星期的销量。

蜂蜜非刚需,就算是真正的好蜂蜜,土蜂蜜,买过的都说好。

但是,这样又有个毛用啊,猪肉都吃不起,谁还吃这个玩意。

就算是支持我,看在我兜售情怀的份上,买了一瓶,但是这个销量,实在也有限得很。

现在天天被养蜂的亲戚催,叫我赶紧把他们的蜂蜜卖出去,要钱过年,要不然,年都过不好。

每次接到电话,我都胆颤心惊,比被催债还难受,因为他们很可能是因为我,才开始养蜂蜜的,靠着这个维持一家人的开支,孩子上学,老人住院,一年的油盐钱,都靠那点儿蜂蜜。

文章打赏,不知道是写的套路不对,还是我最近为人比较讨厌,连吃饱都难。

女朋友天天催,如果年后,还没有房子首付,我们的婚事就得吹了。

再不结婚,我就四十岁了,天天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活着。

她妈妈来重庆看她,本来说好是要见我的。

我急急忙忙地从秀山跑上重庆,压箱底的好衣服都拿出来了,打扮得帅帅的,虽然穷点,还是去拿个印象分。

没有想到,女朋友说了我最近的窘境,未来丈母娘,直接拒见她这个没出息的未来女婿。

还到处给她女儿物色好女婿,最好是体制内的。

以别人给我女朋友介绍了个法院上班的,才悻悻打道回山东。

二、

一堂弟和族人,每人出了几万块钱,开了个秀山本地菜的餐馆,堂弟做了十几年的厨师,还是厨师的科班出生,掌勺经验丰富。

十几万投下去,店倒是装修得不错,看起也很有档次。

硬抗了三个月,彻底关门。

十几万差不多算是扔水里了。

另一堂弟,也和家族里面一人,在福建开个小饭店,卖秀山菜,因为这个堂弟,平时做菜很好吃。

然而,店开了起来半年多时间,我天天看他在抖音,挑战全网生意最差的饭店。

每天都没人去他店吃饭,偶尔有点小生意。

终于扛到了年底,关门了事,估计也是亏了不少钱。

和他一起开店的族人已经提前回家过年。

没有见这个堂弟回来,不知道还在福建干什么,估计是去打工还债了。

一个老生意人,在湖南花垣县火车站开饭店,我铁哥们。

每年,只要到了年下三个月,一个星期,得往银行卡存三万块钱。

忙得一天到晚,屁股都不会挨着板凳。

不过今年,早已没有往年的景象,居然有空经常跑秀山县城找我们喝酒。

每每喝酒后,就会说,今年生意太难做,整个夏天,基本上是亏着过来的,年前年后三个月,估计生意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日子都怎么了?

他们那饭店,吃饭是按人头点,每人12块,管饱,味道还很地道。

为什么这样便宜的饭菜,也没有人吃了,什么情况,都是?

三、

女朋友单位的年终奖直接取消,去年能发两万,今年在工资腰斩的情况下,年终奖一毛钱都没有。

发了个两百块钱的蛋糕券算是年终奖,几分钟就把年终奖吃掉了。

据说深圳的写字楼,大面积退租,空了不少出来,现在在招租的写字楼,价格低到以前不敢想的程度。

虽然价格很低了,但是更奇怪的是,还是没有人租。

死去的小公司太多了,现在还能抗得走的公司,一定是有自己核心竞争力,或者上天保佑。

那些空壳公司,小金融公司,特别是以骗人的为生的P2P公司,经过几轮的洗劫后,能死的都死了。

韭菜生长的速度,已经不足以支持他们接续收割了。

北京的光景,好像也不大好,具体没有看到相关新闻,说北京的经济怎么样了,只是看到老蛮分析北京房价下跌,是因为经济不行,没有更多的接盘侠进入市场。

最近几天,又在网上冒出来一个帖子,说的是北京的送水公司,在几大主要的写字楼,送水量,要么腰斩,要么只能达到去年的三分之一。

上海的情况我觉得还行,这两天跑上海去了一趟。

我看上海的土豪们,已然莺歌燕舞,小市民的日子,过得也挺滋润,只是没有深入民间,好好体验一下,从繁忙的机场,熙攘的人群,完全没有看出一点经济不行,缺钱的迹象。

我希望我看到的,都是好的。

不过,四川的建川博物馆的老板,发了个微博,他这样写的,很悲凉。

 

 

四、

重要的是,国家也在要求过紧日子。

一切看起来,都不想是有好事要发生的样子。

接下来,日子该怎么过?

这个年关,我希望大家都能过下去,明年的日子,不会比现在差。

在文章的最后,我也提一句,祝福吃了几年辣椒拌饭,严重营养不良,重病死于年前的贵州女大学生吴同学,在天堂好好过,人间总是不愿意留一些苦难的灵魂,受太多的折磨。

因为,很多时候,死,不是最惨的。

最惨的是苟活!

比苟活更惨的,是不得不苟活着。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诗文换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