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艺术世界 > 正文

历代名家笔下的鼠

在民俗学中老鼠也是吉物,即为“仓鼠有余粮”,寓意有鼠则代表生活富足,象征吉祥富裕及生命繁洐,可查阅中国古代美术史,除了“老鼠娶亲”之类的民俗画外,正儿八经将鼠描绘入文人画的还不是太多,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明宣宗朱瞻基《苦瓜鼠图》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到了近代,老鼠入画,则纯为游戏之作,或用来针砭时弊。

鼠这种动物在生活中历来很不受欢迎,但在艺术家的笔下形象却不一样。除了皇帝大佬朱瞻基画它,像宋末元初的花鸟大家钱选、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清代的名家费丹旭、近现代的齐白石、高剑父、徐悲鸿、张大千、刘继卣、黄永玉、韩美林等等历代书画名家均有此题材的作品呈现。

宋代

▲宋末元初钱选《黠鼠图》

▲宋末元初钱选《黠鼠图》局部

宋末元初的钱选是一位技法全面的画家,他的画大多笔势细腻,却又显得质朴和稚趣。《黠鼠图》是目前我们所能见到的最早的一件画鼠作品。画中的老鼠正在偷食瓜果,每个老鼠的形态不一,笔触细腻,老鼠的狡黠形象跃于纸上。画中题识:右黠鼠图,窃食可恕,但勿损吾书帙,不然狸奴当前,吾无策以应汝也,习懒翁钱选舜举。

明代

明代朱瞻基《苦瓜鼠图》

宣宗是明中期画院发展的有力推动者。《苦瓜鼠图》绘一只小鼠立于石头上,翘首仰望着高悬的苦瓜。山石右侧兰草斜出,玉柄袅风,右侧翠竹耸立,一根瓜藤攀缘其上,三只苦瓜与数片瓜叶垂下。全画均为水墨写意,墨韵浓淡干湿,各尽其趣。作者行笔简洁,墨色明净,以没骨淡墨写鼠,将老鼠顾盼左右,欲吃瓜而不得的情形表现出来,极富生活情趣。

▲明代朱瞻基《菖蒲鼠荔图》

《菖蒲鼠荔图》则绘小鼠啃食一只红荔。荔壳已被小鼠啃破,散落于地,白色的果肉裸露在外,老鼠正专注偷食中,两只狡黠的小眼警惕地盯着周围。老鼠被一根铁链拴着,在其后侧为一块寿石,上有一簇菖蒲。寿石两侧则有点苔。与前图不同的是,画中鼠、荔枝和荔叶均为工笔,荔枝为重彩。

▲明代朱瞻基《食荔图》

荔鼠图题材的作品有两幅,一方一圆,笔墨处理都比较简洁。此幅《食荔图》则为一帧团扇,其构思与《菖蒲鼠荔图》大致接近。所写为一只白鼠啃食三只荔枝,荔壳散落于地,另有三片绿色的荔叶陪衬。由于此画写在瓷青纸万年蓝上,故老鼠的“白”与荔枝的“红”在蓝色底纸的衬托下,显得尤为抢眼,似有描写老鼠在夜幕下偷食的背景。此画亦为工笔重彩,颇有宋代院体花鸟画风格。

清代

▲清代八大山人《瓜鼠图》

现收藏于日本泉屋博古馆

八大山人的《瓜鼠图》画的是一只小老鼠目光炯炯有神的踞于硕大痴肥的冬瓜上,八大妙笔生辉,小鼠与冬瓜表现得逗趣可爱。画家纯以墨色渍染出老鼠身体与长尾,然后细笔短线勾出下腹与左耳、鼻尖,率意随性之至,虽是小品,仍显画家过人天分。

▲清代费丹旭《灯鼠图》

《灯鼠》画面中红烛刚刚熄灭,余烟未散,灯下老鼠已然成群结队,纷纷争抢瓜子、石榴、葡萄,一派活泼与灵动。此画借用鼠子偷油的典故,巧妙安排,展现了作者的闲情逸趣。画家技法娴熟老练,画面色泽生动,群鼠姿态各异,活灵活现,情态传神。画中款识:庚子中秋前三日,环溪外史费丹旭戏笔。

近代

▲齐白石《烛台老鼠图》

▲齐白石《丰年》

白石老人出生于农历鼠年(1864年),故对历来口碑不佳却位居十二生肖之首的这个小生灵情有独钟,为此还得了个“鼠画家”的戏称。老人一生画鼠无数,他笔下的老鼠或狡猾可喜,或机敏伶俐,或贪婪可笑,无不幽默诙谐,表现出乡野风情的闲适诗意和对生活的热爱之情。白石老人拿鼠入画,也带着调侃、蔑视和痛恨。画里的老鼠,鬼头鬼脑,小小的眼、短短的足、细细的须、长长的尾,干着一些可笑可恨的事儿。

▲高剑父《鼠图》

高剑父(1879年10月12日—1951年6月22日),名仑,字剑父,后以字行,汉族广府人,生于广东广州府番禺县(现广州市番禺南村员岗乡),中国近现代国画家、美术教育家,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高剑父与陈树人、高奇峰一起致力于中国画改革,后人称岭南画派。

▲徐悲鸿《十二生肖册》之《老鼠》1939年作

▲徐悲鸿《十二生肖册》之《老鼠》1945年作

▲徐悲鸿《十二生肖册》之《老鼠》1946年作

徐悲鸿(1895—1953),原名徐寿康,江苏宜兴市屺亭镇人,中国现代画家、美术教育家。1949年后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徐悲鸿是众所周知的画动物的高手,目前已知他所画的“十二生肖”作品共有三套,分别是创作于1939年最早最小的“新本”、1945年送给前妻蒋碧薇的“蒋本”和1946年赠予得意弟子张蒨英游学欧洲时的“张本”。

责任编辑: 宋云   来源:五洲文化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艺术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