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三大操控手段 中共让武汉肺炎疫情恶化

武汉因新型冠状病毒“封城”的消息成为全球各大媒体连续几天关注的头条,却无法登上中共党报《人民日报》的头三版。

中国新年本该是阖家欢乐的时候,但迅速蔓延的新型肺炎却让人们陷入无底的恐惧深渊,甚至面临生离死别。这个从武汉蔓延至全球的疫情,如同被打开的潘多拉的盒子,中共“控制疫情”的手段被曝光在世界的聚光灯下。

官方严控确诊数字

由于中共当局掩盖真实信息和信息封锁,目前,官方公布的中国各地武汉肺炎确诊病例,死亡病例,疑似病例数据都受到民间强烈的质疑。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新型肺炎确诊人数“可能更恐怖”,因为中共官方在进行“数字维稳”。

美国之音报导,英国兰卡斯特大学、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病毒研究中心和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四位传染病生物学家1月23日公布的研究报告指,新冠状病毒的传染病例目前只有5.1%被发现,他们的模型预计未来14天内(从1月23日到2月4日),传染人口将超过25万人。

他们预计,中国出现大规模病毒爆发的其它城市会是上海北京广州、重庆和成都。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顾问、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专家费格丁形容,这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严重程度可能是“热核级反应级别”。

新西兰媒体Newshub引述科学家的预测说,在2月4日前将会有132,000至273,000个感染病例。

中央社引述网名为“财经冷眼”的独立财经评论人士的话,在1月25日分析说,中共官方公布的确诊及死亡人数,与其封在武汉城里的1,100万人口不成比例。评论引述湖北航天医院医师胡电波的话说,汇总后统计发烧人数为10万人,这一数字与协和医院一名医生及海外学者的评估相符。

“财经冷眼”还引述匿名专家的话说,在中国确诊新型肺炎必须经过三个步骤:一、当地医院测试为阳性;二、专家组临床诊断;三、送样本到北京中央疾控中心,检测为阳性,才算确诊。

此程序除耗时3至5天外,最终送北京确诊,意味着,确诊人数必须由国家疾控中心判定。只有国家疾控中心认可,患者才会被列入确诊名单,接受隔离和免费治疗,否则病患到死亡都只能是疑似患者,一切医疗费用需自行负担。

评论指,其结果就是疫情数据的低估,造成大量疑似患者得不到及时隔离和治疗,每天在各个医院之间奔波,成为一个一个移动的传染源。

剥夺民众知情权

新唐人资深记者萧茗在其自媒体上表示,在瘟疫面前,知情权就是生命权,只有当民众第一时间知道情况的严重性,才有可能控制疫情迅速扩散。

一位武汉的医生曾向大纪元表示,因为官方隐瞒疫情,他们在几乎毫无防护的情况下工作了快两个月。

美国之音报导了一位美国传染病专家到武汉的经历,他惊讶于中共官方对疫情的不动声色。前“医生无国界”组织成员、美国纽约州南安普敦市石溪大学传染病专家拉吉夫‧费尔南多医生(Dr. Rajeev Fernado)1月17、18日专程飞到武汉,现场考察武汉的疫情及政府的防控措施。

他叙述说,自己专门到了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他发现路上的人们没有害怕,一切很平静,大家都相信政府说的“一切都在控制中”,戴口罩的人大概只有10%。

“我觉得中国(中共)政府不愿意发布真实消息,一切都不透明,甚至好几天不更新信息。”他说:“这其实很不正常。在那之前,政府竟然有三天没有发布新增病例的消息,这在一种疫情爆发期间是不可能的。”

而对于中共政府正在武汉建一所有千张病床的医院,费尔南多医生认为中共当局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他们现在已经被逼无奈才出手,如果早做的话情况就不会这么严重。”

当局一方面封城、建医院,一方面还在“报喜”维稳。

中共疾控中心病毒病所1月26日声称,在新型冠状病毒溯源研究中取得阶段性进展。该所称其从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称其成功分离出病毒,还指病毒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不过,该所并未锁定是哪一种野生动物。

财新网质疑该所取得“标本”的可信性。报导引述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的话表示,当时华南海鲜市场已经被封掉、洗地,“犯罪现场都没了,没有证据怎么破案啊?”

陆媒早前报导,2020年1月1日,华南海鲜市场贴出休市公告,随后进行了彻底的环境卫生整治。而中共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却能成功在该市场取样。

更让人担心的是官方所指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可能不是真正的疫情发源地。

1月24日,《柳叶刀》在线发表了一篇由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黄朝林等7名临床医生参与的研究论文,论文的研究对象是武汉肺炎最初被收治的41例病例。该研究报告的图表显示,首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出现症状的日期是2019年12月1日,比官方公布的首例病例发病日期12月8日早了一周。

不仅如此,研究还显示,首例病例患者并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其家人也未出现发热和呼吸道症状。9天后的12月10日,3例病例发病,其中2例也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这一重要信息,为疫源地是否为华南海鲜市场也打上了一个问号。

1月24日,《华盛顿时报》引述研究过中共生物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的话表示,武汉拥有两个与生物战计划相关的实验室。

其中一个实验室距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只有20英里。武汉当地电视台2015年曾报导过武汉病毒研究所拥有中国最先进的病毒研究实验室。

武汉研究所曾研究过冠状病毒,包括SARS病毒、H5N1流感病毒日本脑炎和登革热,以及一种俄罗斯开发的、可导致炭疽病的细菌。

该研究所还曾在世界权威学术期刊《自然》杂志上发表论文,声称找到了2016~2017年导致中国数万头猪死亡的病毒——“猪急性腹泻综合征冠状病毒”(简称SADS冠状病毒),其病毒基因和SARS病毒吻合度超过98%,而其症状和当前武汉疫症颇有相似之处。

利用文宣麻醉国民

武汉封城成为国际各大媒体连续几天关注的头条时,中共官媒头版从1月22日到24日,没有一条相关消息。

《人民日报》头版。(视频截图)

1月24日的《人民日报》头版不仅一字未提武汉“封城”和武汉肺炎疫情,反而还为喜迎中国新年刊登大红喜字,一片喜庆狂欢气氛。

1月23日,武汉封城当天,新浪微博上依旧充斥着各种“正能量”的帖子:“1998年迎战特大洪水,2003年抗击‘非典’,武汉是一座勇于面对困难、不断战胜困难的城市。”

1月23日,武汉电视台报导说,武汉各类农副产品供应充足,也会加大投放口罩等防控产品,市民无需囤积口罩。

据美国之音报导,封城第一天,54岁的武汉市民方斌到街上转了转,市里的公交车、地铁都已停摆,出城的高速公路已经封闭。上午8、9点左右,超市开始出现疯抢潮。“一棵白菜30多(元),原来才两块多”,他说,菜市场的摊主告诉他,市场第二天就关门了,什么时候开门要等通知。街上口罩已经脱销了。

因为事发突然,方斌觉得大部分市民还懵懵懂懂的,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有些人甚至连封城的消息也不知道。

“因为之前一直说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不是非典,大家就没当回事,突然就封城了”,他说,他家附近的汉口医院每天都人满为患,真实的患病人数没法统计,很多人还没确诊就匆匆死了。“有的人他原本身体就不好,得了病,就扛着,走在路上就倒了。”

互联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在当地一家医院里,患者排着长长的队伍,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大声维持着秩序,喝令人们“不要说话”“到门口排好队”。

还有视频显示一名女性医务人员哭着说,“大家不要相信政府,我们只能自救。”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