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武汉肺炎患者去世 家中无消毒 家人被传染

1月25日,武汉一家医院,人满为患。示意图。

武汉封城后,很多被感染的医护人员都得不到及时隔离以及住院治疗,更不用说普通民众。有的家庭中有人死于新型肺炎,家属也被感染,但当地卫生部门并没有上门进行任何消毒措施,家人被感染后只能靠自身免疫力来维持。

1月29日,武汉汉口一户人家的老人刚刚去世火化。据该户女主人向大纪元记者介绍,过世的是她的父亲。她父亲跟他们夫妇住在一起,父亲感染武汉肺炎后,她就把父亲隔开住。由先生单独照顾。

她表示自己的父亲从来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从发病到1月28日去世,前后差不多一个星期。“起初就是有点感冒,就当感冒治。”

“我老公大年三十把他送到大医院,协和医院不收,我老公又把他拖到五医院(武汉市第五医院),五医院病人多,外面一地都是病人。五医院虽然接收治疗,但是说无床位,我父亲只能打了针就回来了。”

她介绍自己父亲走的那天,“住院住不上,排队看病排到半夜一两点。医院也不抢救,直接在医院走掉了。”

“我老公请求医院抢救说‘我爸爸快死了’,跪在地上求他们,医院要多少钱就给多少钱,但医院都不给治,给钱都不救你、不管你。”

武汉官方早前曾宣称医院增加了床位,女主人说:“大喇叭说的好听,(当局)说一套做不到一套。”

她还强调说,“这次看病,都是我们自己掏钱,(国家)不会报销。但自己给钱治,都不救。”封城后,官方还说超市平价供应,她说,“都是假的,超市的菜很贵,我们吃得少。”

据介绍,她父亲是28日去世,第二天,火葬场就通知火化。

她的先生因为照顾她父亲,现在也出现跟她父亲一样症状。“我们心里面有点害怕,不知道怎么办,我们也没有去查。”她苦笑道。

据了解,他们是外来到武汉做小生意的,在武汉汉口租房,她父亲走掉之后,医院也好、社区也好都没有派人来家里进行消毒。她自己想消毒,但消毒水买不到,网上也买不到。

她强调,“老百姓很可怜,我们都求成那样都不救,床位都不给,只帮当官的,就救当官的,不救老百姓。老百姓死,好像也不关他们事一样。”

此前大纪元也报导了有海外华裔某女士在国内的亲人几乎全部中招,父亲最先感染去世,她妹妹照顾父亲也感染。她的侄子、侄女也出现感染症状,医院一直不给确诊、也不让他们住院,让他们回家自行隔离。某女士说她父亲的死,没有被统计进官方数据,因为不给确诊。

医院人士披露,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民康楼眼科中心,整栋楼都是该院感染的医护人员。协和医院的两层楼面也是该院感染的医护人员。武汉的定点医院住院的大都是武汉医护人员和家属。

大陆新媒体披露,疾控中心控制检测冠状病毒肺炎的试剂盒,武汉有的定点医院只获得需要量的十分之一,但很多定点医院根本就没有获得过试剂盒。只有试剂盒才能确诊病例,因此获得试剂盒病人就好似幸运中彩者,包括全部医疗费用国家全包。因此很多病人从染病至去世一直没有机会确诊。

有海外研究机构根据沙演推理,湖北地区保守估计现在有二十多万人感染,死去人数众多。有武汉医护系统的人戴面罩网上披露,已有9万人感染。武汉的火葬场也已经24小时全天工作。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