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颜丹:武汉肺炎让“恨的主义”掉头转向

作者:

湖北返乡人员被员警和街道封门。(视频截图)

最近读到《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六章,其中有内容指出:共产邪灵主要是由“恨”构成的;这种“恨”是共产主义的根本来源;共产党以“恨”立国,以恶治国,其大力宣扬的“爱国主义”,其实是“恨的主义”;“爱国”意味着恨美国、恨西方、恨日本、恨台湾、恨西藏、恨自由社会、恨普世价值;中共利用教育、媒体、艺术等等手段,广泛散播这种“恨”的物质。

几十年来,中共千方百计的将这种“无缘无故的”、“非常邪的恨”灌输到中国人的头脑中,使现在的中国人一提到美国、西方、日本、台湾等自由社会就气炸,好像不把人家妖魔化就枉为中国人

如今,夺命病毒以武汉为中心迅速散播开来,整个中国都沉浸在人人自危的恐慌、惊惧与悲愤中。由于没有疫苗和解药,医疗人员与物资都严重匮乏,甚至连生活物资都极度短缺,越来越多中国人感到无助、悲观、甚至绝望,仿佛已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

就在此时,有“海外支援”的消息传到中国。中共新华社的驻外记者发消息称,“海外支援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据报导,日本大分县大分市政府“于27日向武汉市寄出3万个口罩”,“也于28日向其友好城市重庆市捐赠5万个口罩”。此外,“日本外务省29日宣布,一架28日晚前往中国的飞机携带了一批支援物资”,“包括约1.5万个口罩、5万双手套、8000副防护镜、2000个医用口罩以及个人防护服50套”,“还有东京都政府捐赠的约2万套防护服”。

作为中共喉舌,新华社在接下来的报道中,自然就会大量的发布海外华人华侨如何“牵挂祖国”、“支援中国疫情防控工作”的消息。然而,“他们纷纷捐献资金或医疗物资”的善心与这些华人身在自由社会、在普世价值的熏陶下成长,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此外,这些物资虽然被捐到中国,但能否顺利的进入中国,甚至交到急需者的手中;在中共的“敌视”下,仍不容乐观。

如果在墙外的网路上搜寻,就不难发现,在海外,想要给身处危殆的中国人捐款捐物的并不在少数。一位在美国的中国人就曾经历:美国Home Depot雇员一听说他买的口罩是寄往中国的,就立即表示,“这样吧,我们公司给你折价,相当于最贵的那盒由Home Depot捐的,如果你还需要更多什么,我们还可以申请多捐”。

实际上,想要探究“海外”对深陷绝境中的武汉人乃至中国人的真实态度如何,不仅要看其是否捐献了资金或医疗物资,还得看这些国家及其民众在面对中国患者时的反应和表现。

几日前,有澳洲的网友发帖称,“新南威尔士州宣布,所有在入境之后发病并被确诊的武汉肺炎患者,即使没有医疗保险/身份,也可以在公立医院和急诊得到免费救治,不管你是学生还是游客”。另有消息称,“日本内阁将在28日的会议上将新型肺炎纳入‘指定传染病’,这意味着日本政府对日本境内入院治疗的人员,不分国籍,所有治疗费将由政府承担。此外,日本为表尊重,不公布患者国籍”。

目前,已有因旅游而滞留在日本的湖北网友发帖称,由于签证到期,他们得申请在日本多留15天,结果日本当局给他们延长了30天,“并且补充说,如果到期时还没有恢复到武汉的航班,还可以继续来找他们”。

此外,泰国国家移民局也发布文件表示,“决定免除(中国游客)因中国境内机场关闭无法返回而延期滞留泰国的罚款”。

而美国,则更是一直向北京建言,要让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工作人员前赴中国,支援北京对抗武汉肺炎,但无奈却遭到了北京当局的拒绝。

看到以日本、美国为主的自由社会不断向中国伸出援手、表达善意,中共内心的恨却并没有因此而消减。否则,“外援被拒”的消息也不会频频传来。更令人感到悲哀的是,中国人被中共灌输的“恨的主义”此次没冲着自由社会发泄出来,却在武汉人身上找到了用武之地。

在中国国内,与英国私立寄宿学校协会(BSA)近日针对武汉肺炎在英国公众中引起的关注和担忧所发布的“决不容忍排斥歧视中国学生”的声明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中共对武汉人下发的逮捕令以及中国各地对武汉人展开的“歧视”行动。

高喊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中共,一听说有500多万人“逃离”武汉,就脸色大变、暴跳如雷,立即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对这些疑似病毒携带者进行大抓捕。

在这种政令的指引下,几个武汉人一跑到云南,就被当地警方“抓获”。河北正定县还想到了悬赏抓人,当地政府规定“凡是举报从武汉回乡没登记的人员,查证核实后直接奖励1000元”。此外,在河南某地的宣传单上也明确写着,“如发现家中有湖北武汉人员来往,取消2020年商品粮种植补助”。

另有视频录制者在拍到某地疾控人员在路口拦住一个路人时,就激动的喊道:“看见了吗?又逮住一个!”可见,如今在人们耳畔不断响起的“跑出来”、“抓起来”、“逮住”等怒吼声,都不是冲着过街老鼠、有罪之人,而是针对2020年初的“武汉人”、“湖北人”而来。

当武汉“封城”之后,各地就以迅雷之势,在高速路和小路上对武汉人、湖北人设置了重重关卡和路障。对此,知名财经评论人士寒冰撰文写道,“看到视频中鄂A车牌的轿车,在风雨中,被劝阻,不能进村,不得已掉头”;“这是一种比疫情本身更令人寒彻心扉的悲凉”;“武汉肺炎疫情扩散,引发人们对湖北人的恐惧、歧视乃至敌视”。

还有网友披露,一家人从武汉回河南老家过年,不想却等来了“全村人不分男女老少轮流来他们家门口,喊着让他们滚回武汉”,这些家乡的亲人们“突然之间一个个变得凶神恶煞,恶语相加”。

如今在中国,“凶神恶煞”的除了人,还有标语。“湖北回来不报告的人都是定时炸弹”,那意思是,只要见了湖北人,就得排查、清除。那句“发烧不说的人,都是潜伏在人民群众中的阶级敌人”则更是上升到了文革“武斗”的高度。

可见,“十年浩劫”虽然远去,但埋在中国人心中“非常邪的恨”却并未消除。时至今日,都随时有可能因为一次偶然事件而被重新点燃、甚至爆发。

当初,中共给国人灌输“恨的主义”时,或许未曾料到,这种恨也将无一例外的延烧到自己身上。如今,“满屏都是骂武汉官员”、“要求书记省长下课的”。而近日,就有上海某医院主任,被民怨众怒吓得发话,“把所有岗位的医生都换下来”,“换成科室的所有的共产党员”。中共或许没想到,“让领导先上”已从怒吼变成了现实。

中国人对政府的“恨铁不成钢”若持续下去,中共政权也就岌岌可危了。中共迟早会发现,就算自己被推翻、倒台了,中国人也“难解心头之恨”。以“恨”立国的中共散播仇恨、残害无辜、迫害正信,终将引火自焚。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