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武汉肺炎】权威科学家:病毒疑是人工合成的生物武器

“武汉肺炎 ”疫情正在全球迅速蔓延,引发民众恐慌。美国媒体曾引述以色列生物战专家分析认为,“武汉肺炎”可能与P4等级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有关,这个实验室与北京当局的秘密生化武器计划有关。如今印度科学家发现了该病毒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似乎印证了“武汉肺炎”病毒是中共生化武器的证据。


印度科学家找到疑似中共制造生化武器的证据。(图片来源: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DFID) /Wikipedia//CC BY 2.0 )

武汉肺炎 疫情正在全球迅速蔓延,引发民众恐慌。美国媒体曾引述以色列生物战专家分析认为,“武汉肺炎”可能与P4等级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有关,这个实验室与北京当局的秘密生化武器计划有关。如今印度科学家发现了该病毒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似乎印证了“武汉肺炎”病毒是中共生化武器的证据。

印度 科学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基因改造证据

1月31日,Tyler Durden在零对冲(Zero Hedge)网站发文称,在过去几天中,主流媒体大力报导有关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有报导称北京当局是通过加拿大一项科研计划项目中获得冠状病毒的,并由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制开发将它制作新的冠状病毒,具有生物化学武器的功能。不知何故,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而官方宣称病毒来源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这只是一个借口。现在,一位受人尊敬的流行病学家指出2019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中的不规则性,表明该病毒可能是出于制造武器目的经过基因改造过,它不但是一种武器,而且是最致命的武器。

1月31日,Anand Ranganathan在个人推特发文写道:“噢,我的上帝。印度科学家刚刚在2019-nCoV病毒(2019新型冠状病毒,又称武汉肺炎病毒)中发现了类似HIV病毒(爱滋病毒、AIDS病毒)的插入物(氨基酸序列),而其它任何冠状病毒都没有发现这种插入物。他们暗示这种中国(武汉肺炎)病毒可能是人工设计的,‘不是偶然发生的’。如果是真的,真是令人感到恐怖。”

印度科学家发现了“武汉肺炎”病毒(2019-nCoV)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2
印度科学家发现了“武汉肺炎”病毒(2019-nCoV)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图片来源: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论文截图)

印度科学家发现了“武汉肺炎”病毒(2019-nCoV)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2
印度科学家发现了“武汉肺炎”病毒(2019-nCoV)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图片来源: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论文截图)

根据印度科学家的英文论文(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内容显示,2019-nCoV病毒(武汉肺炎)的刺突蛋白S蛋白的4个不连续位点插入了HIV病毒的氨基酸序列,而在S蛋白质的立体结构上,这4个插入位点恰好与动物细胞膜上的病毒受体相互结合。即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能力与爱滋病毒一样,其毒性则仍由冠状病毒所决定。这4个插入位点在其它冠状病毒中不存在,这么巧妙的变异是不可能在自然界中发生的,这肯定是人工设计的病毒。论文还提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的周鹏实验室在几天前发表的论文中,发现了S蛋白的这4个插入物中的3个。

王广发治愈出院 曾称抗爱滋药物有效

大陆《新京报》1月30日报导,1月30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治愈出院。他是在武汉考察疫情时感染病毒,是中国大陆第一位确诊感染“武汉肺炎”的专家组成员。

香港经济日报》1月30日报导,王广发曾经声称“武汉肺炎”疫情可控,但自己却成为第一个倒下的专家组成员。他认为自己可能是没有戴护目镜,病毒进入结膜而染病。王广发曾说过,一种抗爱滋病病毒的药物对治疗他的病情有效,他只用了一天体温就降低了,随后身体有所好转。但这种药物名为“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是否同样适用于其他患者,还需要观察。

《新京报》引述长期研究爱滋病的北京知名传染病专家称,王广发所说的药是“克力芝”,即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但目前“克力芝”是否能有效治疗“武汉肺炎”并不明确,此药还有一定毒副作用,不能乱用,也不能用作预防“武汉肺炎”的方法。

以色列生化专家:“武汉肺炎”或与北京秘密生化武器 计划有关

美国《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1月24日报导,研究过中国生物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与北京当局的秘密生化武器计划有关。肖汉姆说:“就(医学病毒)研究而言,这个研究所的某些实验室可能至少参与了中国(生化武器)的研究工作,但还不是中国生化武器的主要设施。”生化武器研究是军民两用研究的一部分,并且绝对是秘密的计划。

肖汉姆拥有医学微生物学博士学位。从1970年至1991年,他是以色列军事情报部门的高级分析师,负责中东及世界范围内的生物化学战的工作,被授予中校军衔。

北京官方:治愈者仍有再次染病可能性

1月31日下午,中日友好医院肺炎防治专家组组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呼吸四部主任詹庆元在新闻记者会上称,由于人体所产生的“武汉肺炎”抗体持续时间可能时间不够长的因素,因此,“武汉肺炎”患者治愈恢复健康后依然会有再次染病的可能性,痊愈后依然需要加强防护措施。从临床观察发现,“武汉肺炎”轻症患者应是没有留下后遗症,但重症患者可能会有一些肺纤维化等后遗症。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看中国记者闻天清编译/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