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袁斌:中共仍在造假 武汉肺炎存五大疑问 潜伏期不止14天!

作者:
安阳鲁姓女子自己超过14天没发病,但把病毒传染给了自己4个亲人的案例说明什么?说明新型冠状病毒潜伏期最长14天的说法并不科学。而现在中共从上至下都是按病毒潜伏期最长14天的结论来做疫情防范安排的,这样的安排是否会导致疫情继续大规模扩散?

根据一份从武汉当地流出的通告显示,武汉殡仪馆与火葬场已经启动“24小时服务”,全天候运作,引发海内外瞩目。(大纪元合成图)

武汉新型肺炎之所以快速扩散,祸及了整个中国乃至世界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完全是中共在疫情发生初期拚命掩盖疫情真相酿成的恶果。面对国内外的巨大压力,尽管自1月20日起,中共高调声称要“及时准确、公开透明发布疫情”,但其实仍在封网民的口,想方设法掩盖疫情真相,因此人们对官方发布的各种信息不能不存有疑问,特别是在以下这些方面:

1.武汉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新型肺炎?

根据官方发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1月31日24时,武汉市最新肺炎确诊人数是3215例。

但许多武汉市民反映,家人出现了明显的肺炎症状却被医院拒之门外,只能在无医药的情况下自己抗着,说白了就是在家等死。以上各类人士都没有录入官方的病例名单。因此,中共公布的各项病例数字显然经过了种种人为操控、是被大幅缩水的,完全不可信。

根据《财新网》,《法广》等媒体的报导,日本第一批从武汉归国的206人回国后,有3人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有人(阿波罗网编者按:这个有人是阿波罗网评论员李栗)由此推算出感染率是1.46%,并根据这个感染率抽样模型,以武汉目前人口900万计算,得出武汉的感染人数是900万乘以1.46%等于131400人,这跟中共最新公布的数据差了30多倍。

2.武汉到底死了多少新型肺炎患者?

截止2020年2月1日下午5点24分,中共公布的武汉当地新型肺炎患者死亡人数是192例。但外界舆论普遍质疑官方公布的死亡病例数字被明显大幅度低报。

据《大纪元》2020年1月28日报导,日前,来自武汉、旅居美国的赵先生告诉《大纪元》,他有一个朋友熟悉武汉殡葬系统,包括殡仪、火葬,有熟人做遗体处理方面的工作。据这位朋友透露,“昨天(除夕,1月24日)一晚上处理了700多具(病患)尸体,可能超过10万人被感染。”

社交媒体流传出的文件显示,武汉当地的殡仪馆目前已经24小时不停的运作。根据希望之声电台1月30日刊登的《惠虎宇:一个简单模型看穿武汉肺炎的实际死亡人数》分析,根据2019年公布的《2018年武汉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8年武汉户籍人口的自然死亡率是5.51‰。以这个数据为参考,按照目前武汉市封城后官方宣布的900万人口来计算,那么900万人口的每年正常死亡人数是49,590人,每天平均正常死亡人数是136人。

根据武汉火葬场的运行情况,在正常情况下焚尸炉只开半天,如果以8小时正常上班时间计算,平时各火葬场的炉子只需每天运行4小时左右。目前的运行时间是平时的6倍,也就是说目前处理的尸体数量至少是正常情况下的6倍。增加的5倍就是扣除正常死亡人数之外,武汉肺炎导致的死亡数字,这个数字是136乘以5等于680人。

也就是说,自从武汉市从1月20号官方正式宣布武汉肺炎爆发以来,每天实际处理尸体的数量至少不低于680人。这个数字和上述大纪元报导的一天处理700多具尸体的数据惊人的一致。

3.武汉新型肺炎患者的死亡率到底是多少?

根据中共当局1月29日、30日和31日公布的数据,武汉当地新型肺炎患者的死亡率接近6%。此前,官方公布的1月22日、24日和25日的死亡率都精准固定在3.1%,而1月29日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的一篇由14名中国学者联合撰写的有关99例武汉肺炎的学术论文披露,临床研究发现,武汉新型肺炎患者的死亡率为11%。这个数据与中共公布的数据显然差距甚大,外界普遍质疑中共发布的数据造假。

4.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到底是哪里?

中共当局一直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是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但1月24日《柳叶刀》发表的一篇由包括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武汉医生在内的中国研究者撰写的研究论文却披露,在论文调研的41名最早病例中,仅有27人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反过来讲,就是有14人不是因为华南海鲜市场而感染。而在官方数据中记录的第一个感染者,就没有在华南海鲜市场暴露过,而且发病日期早在12月1日。论文说:第一个感染者和后来的感染者,没有发现在流行病学上的连系。这足以证明病源地并非只有华南海鲜市场。

那么病毒最早究竟来自哪里?有人怀疑,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仅30里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在那里可以进行相关病毒人工基因变异干预,可能正是在这里出现意外导致病毒泄露或者是有人故意泄露,成为武汉新型肺炎疫情爆发的源头。

5.新型冠状病毒潜伏期最长14天吗?

中共当局一直声称,新型冠状病毒潜伏期最长14天。但据安阳日报1月27日报导,1月26日安阳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4例,这4例均是由他们的家人鲁姓女子所传染,鲁姓女子1月10日从武汉回到安阳家中,与家人接触,14天过去了但自己却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良反应。对此,中共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指出,从观察情况来看,这类病毒在潜伏期也具有传染性。一些患者在发病之前可能就已经把自身携带的病毒传染给了他人。

安阳鲁姓女子自己超过14天没发病,但把病毒传染给了自己4个亲人的案例说明什么?说明新型冠状病毒潜伏期最长14天的说法并不科学。而现在中共从上至下都是按病毒潜伏期最长14天的结论来做疫情防范安排的,这样的安排是否会导致疫情继续大规模扩散?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