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在贵国想活下来就得传谣信谣 活成一个惊弓之鸟

独行侠:为了了解方斌所拍运尸袋情况,我今天联系到武汉一殡仪馆员工,言论如下:每车7-8具尸体,一天10-15车,上班28年了,第一次感到害怕!武汉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严重不知多少。

yiqin_fu:武汉协和医院拿到的20万口罩是美国慈善组织Direct Relief捐赠、FedEx和中国邮政免邮、武汉大学和华科大校友会协调的。不太了解Direct Relief这家机构,但至少它们网站上公示的信息还挺多,有2000年以来每年的年报、税表。比如说我花了两秒钟查到他们负责人上个报税年的工资(50万左右),还查到该机构花了15万请公司重新设计了网站。

【比瘟疫更可怕的,是这个邪恶的政权】武汉人民的末日惨境地狱会随时眷顾每一个人,因为地狱之门已俨然打开。一个姑娘就这样突然没了妈妈!不能告别,遗体直接火化。她追着拉走妈妈的车,喊着妈妈的声音里带着撕心裂肺的哭泣。谁可怜她们?谁为她们负责?——湖北记者陈卓摄于武汉新华医院现场。另外,一位武汉肺炎男子因为得不到救治,又不想感染家中妻儿,社区医院相互踢皮球,这位汉子选择了在武汉武昌最热闹的司门口跳桥自杀了。

琉玄:大家经历了这几天,再审视自己的家底,自问:我们经得起一场重病吗?我反正经不起,就算我的收入已经超过国内百分之多少的人,我也经不起,我连医院里的一张病床都搞不到。中国根本就没有中产阶级,只有两种阶级,一种是我们,一种是“能搞到病床”的阶级。

小白的鹦鹉螺:我把小叉车黄蓝CP打榜的事情讲给外国学医的同学,她非常严肃地跟我说,你们国家有些人的心理问题程度可能比现在的冠状病毒更可怕。

enclavetj:帮转,“我们的部分物资陆续屯到了距离黄冈只有一江之隔的九江市,现急需九江的在地志愿者帮助运输,进入黄梅县那一段我们已经有对应资源,不用入境,在高架桥下面甩货就行,我们会有人弄进去。”做慈善像打游击,看着太堵了。

【上班28年了,第一次感到害怕】很多国外媒体注意到近日武汉街头出现很多暴毙街头的病人。这种人间惨案全世界都看到了,而且并非一起两起,中共官方至今还没有一个响应。武汉勇士方斌秘访武汉第三医院,五分钟功夫就见到八具尸体拉走去火化场,他问里面还有没有尸体,搬运尸体的人回答说还有好多。奔波于数家医院报道实情,方斌先生悲愤质问:我没有通行证,新华社CCTV、湖北电视台……你们有通行证、防护服、那么多钱,你们为什么不去医院报道真实情况?!方斌先生表示:“成千上万的朋友关心我、支持我、给我力量!我们怕没有用、退没有用,我们必须变被动为主动。不能老是正不胜邪,今天他们拿了一个文件,接触医院的确诊患者必须要隔离,就是找借口抓他,并且以后都很难去医院拍视频,你拍真实情况他们就隔离你。但是我还会坚持去报道真相。怕的是他们,不是我们,相信正义属于所有有良知的人。”//陈秋实:一车八具尸体,经常有人倒地,丧葬车跑不过来,物资要用飞机绕过红十字会,病人跳桥自杀,公民记者被抓,大量病人排不到床位,公务员随意拿物资,粉红请把这些消息全都连起来看,如果还能看到正能量,你的蠢和坏比肺炎还难治!//独行侠:为了了解方斌所拍运尸袋情况,我今天联系到武汉一殡仪馆员工,言论如下:每车7-8具尸体,一天10-15车,上班28年了,第一次感到害怕!武汉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严重不知多少。

jenniferatntd:秘访武汉第三医院,五分钟功夫就见到八具尸体拉走去火化场,而且里面还有。拍这个视频的是法轮功学员方斌,发了这个后不久被抓。(注:方斌目前已释放回家)

【以中共的历史纪录,这里面有可能是人间地狱】这是在建民工发出的武汉火神山「医院」的内部视频,所有的门,只有外面能打开,里面打不开!完全的监狱设计!现场工人介绍武汉「小汤山」:病人出不了病房;只有一个送返小窗口与外界联系;门只有医护人员从外面能打开,门内无法打开;有个通道是送火葬场。1400名解放军看管!这就是「小汤山」的真相!武汉有党校或很多新建高楼。为什么不征用?反而要去新建?著名经济学家巴曙松建议征用党校做隔离使用。网友查了一下,中国有7017个党校。//@LifetimeUSCN:中共党媒宣传疫情几乎用了一半的精力放在「火神山临时医院」的建设,甚至央视还意外直播了工地打架。今天更是集中炒作解放军接管。但是今天「火神山医院」开张即遇麻烦:很多得不到救治的武汉患者跑到火神山医院被拒绝收治。因为这个基地是武汉市防疫指挥部集中隔离治疗基地,患者都是指挥部转运而来。看了武汉「小汤山」火神山医院内部视频,太恐怖,完全像监狱,对病人心理都是个摧毁。有条件的患者还是不要去「小汤山」。//冷山时评:武汉火神山医院,为什么建好后交给部队,进行军管?大家明白背后的信号吗?想起了当年的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的场景。历史又要重演了。看被关闭的病人快不行了先把值钱东西撸下来,银行卡等没收然后补枪,然后焚尸灭迹,手机等通讯工具直接销毁。自从49年后中国人交出了所有权利子孙辈都被系统地使用暴力,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全体中国人只落下猪狗家禽一样的下场。

迩东晨:手欠,随机查了几个省/市,发现红会会长均是副省/市长兼任,不想一一验证,大概这是标准配置。有人居然还说红会是NGO

Vocarious2016:在贵国想活下来就得造谣传谣。传谣被抓的成本小,不信谣横死的成本大。此时优势策略是活成一个惊弓之鸟//@雷曼Dang:这话不仅是完完全全的大实话,而且措辞已经说到滴水不漏了。还能算做造谣,只能说有的人黑白颠倒,倒行逆施。(@雷颐:谢琳卡,武汉八位肺炎“造谣”者之一,这是她造的“谣言”)

InquilineX:新冠状病毒与当年的SARS确诊人数变化对比,一张图形象的展现出为什么管轶10天前说“十倍起跳”...

五岳散人:早上一管儿双黄连、晚上一管儿藿香正气水,嚼着槟郎、挂着藏药香囊上下班,坐在办公室泡上一杯加了金银花的绿茶。上网一查资料:洁尔阴雾化后有用,03年就有研究了。结果临睡前增加个项目,吸两口雾化后的洁尔阴进入梦乡。

西窗随记:每个环节都僵化刻板,漏得像筛子一样,唯有向公众隐瞒疫情这件事,干得效率极高,瞒得密不透风。包括处理八义士简单利落,及时有效。不得不服。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