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惨烈的真相:中共封城后 武汉已成人间地狱

—有病无医物资缺 市民:武汉封城成人间炼狱

武汉封城后,由于医疗物资紧缺,很多武汉肺炎患者无法得到救治,导致全家感染,甚至酿成一幕幕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同时,中共封锁小区、封锁消息,武汉被指成为人间地狱。

中共隐瞒疫情,导致武汉肺炎疫情在国内迅速恶化。图为法新社记者1月30日目击一名戴口罩、看似60多岁的白发男子,倒卧武汉街边。 

 武汉封城后,由于医疗物资紧缺,很多武汉肺炎患者无法得到救治,导致全家感染,甚至酿成一幕幕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同时,中共封锁小区、封锁消息,武汉被指成为人间地狱。

患者求医无门交叉感染

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医院人满为患,只能居家隔离。一段网络视频显示,一名女子站在武汉市江汉区民族街道办事处前,质问有没有人出来解决问题。她悲愤诉说自己的母亲已经下不了地,社区不管只能找街道。老人在协和医院“从早上10点排队,到半夜2点钟才看完病啊!把好人都折腾成死人了!”

她控诉,“我们响应号召在家隔离,还不是相当于等死。看一看啊!政府要草菅人命了!武汉市像我家这样70多岁的老人不晓得有多少!政府不愿意掏钱确认呐!……”

她说,“现在不是我们不愿意掏钱检查,是没有试纸给我们检查。我一起的朋友昨天在七医院看病,当场死了2个人。千万不要信政府的报导,我手机里面就有视频。”

另一段视频是在武汉市武昌区徐家棚街长轮社区委员会门前,拍摄者称自己是冠状病毒确诊病人,找不到地方可以住院;在指定医院开药打针,社区不派车;现在社区把门关了,不让人进了。

来不及确诊已经死亡的案件不断增多,视频中有人坐在轮椅上就走了。还有人在视频中哭喊,“你们都看一看!汉口医院的!就这样,就是不收他住院!也不收他治疗!就这样死了……”

来自武汉、旅居海外的张先生和多名网友向记者表示,“说武汉话的视频他们是相信的,武汉话不是学学就会的,装不了。这应该是真实发生的。”

连日来,大纪元和新唐人媒体集团的记者也在不停地给武汉肺炎病患及其家属打电话,见证了武汉疫情的惨烈。

武汉的吴先生在接通记者电话时,呼吸沉重、短促,他的妻子从1月22号出现发热等症状到定点医院检查,到现在还在排队等待核酸检测,连疑似案例都不算。在居家隔离过程中,一家人先后不幸染病,母亲卧床不起,瘫痪在床的父亲持续高烧,却还要走社区医院的程序。

武汉江汉区姚女士接通记者的电话时泣不成声,她的父亲刚刚染病过世,母亲也已经是玻璃肺、呼吸衰竭了,她哭喊,“有没有医院可以让我妈妈住院?”

武汉的杨先生,父亲已经去世,他和母亲也感染了,访谈时一直咳嗽。他说,“他(父亲)的整个肺都白了,我看CT片。他死了气都喘不过来。”

社区成为“维稳”患者的第一道防线。武昌放鹰台社区书记叶玮近日写给上级的求救信显示,社区很多发热尤其是确诊病人得不到救治,社区多次上报,甚至做为重大维稳事件上报,“直到老人(病人)去世区里还在互相推,让社区去解决。我失望透顶!”她说。

武汉市民王先生告诉记者,这是因为发热病人划片区,先到社区看,社区有指标,一天只能报3个疑似病人,多了不让报。

武汉封城后可用“人间地狱”形容

武汉市武昌区的孙先生在电话里向记者诉说自己的无奈。他谈到武汉市的情况,(官方)每天报告的死亡人数,实际上病死的人数要比这个多得多。因为好多人、尤其年龄偏大一点的,根本都等不到给他确诊人都已经不在了,这种人政府是不会按照这个病来报的,这种情况太多了。希望媒体能揭露现实情况。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青山总院门诊楼前。(知情人提供)

孙先生说,“交通停运后,跟这个病(武汉肺炎)无关的事、比较紧急的社区会派车,跟这个病有关的,用他们的话说要保障开车人的安全,他不管你。让你自己打120,可是120根本就不可能打通的。真的有什么紧急情况,人都不在了。我都不知道政府为什么不考虑这个问题?”

“政府在不断地发文件,说什么高度疑似、集中隔离啊,不配合的要采取强制行动,我们倒想啊!求都求不来,根本都没有!包括抖音上、现在所有媒体宣传的全部是‘正能量’,实际上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好多人一家人都被传染,连隔离的地方都没有,有的人躺在衣柜里面,现实情况是无法想像的。”

孙先生的小孩9岁。“没有交通、什么都不管,我被隔离后我的小孩他怎么办?我真希望老家人把他接走,但是接不出去,围城。我们就觉得特别无奈,相当于他整个把城市框着,很多东西他又不给你解决。说白了,他现在搞的目的是把你先关在这里,免得传染更多人,至于你得了病的人会有什么后果,那就听天由命了。”他说。

“我最担心家里人,父母60多岁了,如果(被)传染上他们(面对的)会比我残酷很多。我还能自己开车,如果是他们,我不在家的话,他们连去看病的地方都没有,没有交通,干坐着等。太残酷了!”

“所以说对我们武汉市的很多病人来讲的话,形容武汉是人间地狱,这个词一点都不为过的。”他说,“我老家有的地方医院有床位,但是你走不了,把你关在这里,封在武汉。”

医疗等物资紧缺 小区疫病多发

日前,还有网友告诉记者,“他们(武汉的亲戚)已经是有什么吃什么,小区给封了,货根本保证不了,楼下超市什么都卖空了。”“原来可以在网上订菜,但是封了的小区没有送货的。”

王先生也表示,超市面条、快餐面货架是空的,没有什么菜买。超市进批货很快抢光。

武汉市民陈先生传照片给记者,显示昔日繁华的街道上己经没什么人和车。“超市是开的,东西还有,就是没人敢出去了。”他说。

陈先生认为,相比超市物资,医药物资紧缺更为严重。他在家里备了消毒液、酒精,每天消毒。一袋口罩是仅存的一点救命的东西,都是涨价的口罩,30块钱一个,还不知道能不能坚持过去。

陈先生所在的小区已发生多起感染死亡病例。“我们下面药店里卖药的人都穿着防护服,我问了一下,200块钱一套,买不到,买得到我就去买了。”说话间,马路上开过来一辆白色的车,陈先生说,“马上要抬(死)人出来了!”但是他出于安全考虑没有继续播报,中断了聊天。

官方封锁消息 隐瞒疫情

为了掩盖疫情,中共全方位封锁信息、管控舆情,禁止人们讨论疫情。王先生告诉记者,“现在微信里不能说武汉肺炎,否则微信被封。医护人员被下了封口令,不许对外说医院的事,对下面的医生、护士,也是用谎言,欺骗他们。电话说不了。亲戚、朋友都不能串门,全市的公交、机动车停运,没办法出门。”

上述网友告诉记者,“我给他们(亲戚)打电话不敢接,告诉我现在只要是国外打回去的电话全部自动监听。什么都不敢说,要封城了都不敢说。后来语音聊天,说方言。”

张先生分析指出,政府领导能力(crisis management)太差,武汉疫情完全没有处理好。隐瞒发病的时间,没有做到隔离;武汉市政府在已经知道有潜在病情的情况下,搞集体聚会;物资、人力没有人总指挥调度,第一线的医生没有得到有效的支援(物资,精神,体力);红十字扣压口罩,领导跑路(传第五医院院长临阵逃脱),医护没有人换班;政府各个部门没有协调好,确诊的没病床,有病床的不能确诊;公共交通停掉后,一部分人相当于等死,要么死在家里,要么死在路上。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