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披露新冠病毒 武汉医生重症床上陈述全过程

去年底首度披露新型冠状病毒的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近日被确诊感染该病毒。他在重症监护室病床上接受美媒专访,陈述了整个事件过程。

去年底首度披露新型冠状病毒的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近日被确诊感染该病毒。他在重症监护室病床上接受美媒专访,陈述了整个事件过程。

李文亮告诉CNN,去年12月30日,他在微信上的医学院校友群组写道:“来自(武汉)当地(华南)海鲜市场的七名患者,被诊断出患有类似SARS的疾病,并在其医院接受了隔离治疗。”他随后在第二条信息中说,该病毒是不同于SARS的另一种冠状病毒

李医师说,根据他当时看到的一项检验报告,该等病患应是感染冠状病毒,而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也是源自冠状病毒。

2003年由于中共当局的掩盖导致中国爆发SARS疫情,数百人失去生命,34岁的李文亮对这件事仍记忆犹新,“我只是想(私下)提醒我的大学同学要小心。”他说。

然而,几个小时内,他发出的这条信息截图迅速在社媒中传播。李文良说,当时他意识到有可能因此受到惩罚。果不其然,不久,李文亮被武汉公安指控“散布谣言”。除了他,还有几个人也被公安指控是“传谣者”。

现在,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病床上的李文亮告诉CNN,上周六(2月1日),他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部分媒体报导说是在1月31日确诊)

李文亮的确诊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愤怒,引发对中共当局审查新冠肺炎信息的强烈反感,并且质疑中共压制早期警告,以致于无法在病毒爆发初期取得有效的控制。

李文亮亲述事件全过程

12月30日,在李文亮发微信提醒亲友的同一天,武汉市卫健委(Wuhan Municipal Health Commissio)也发出紧急通知,通知该市医疗机构有关华南海鲜市场的一系列病人患有“不明肺炎”。

值得注意的是,该通知还警告:“任何组织或个人均不得在未经授权下向公众发布有关的治疗信息。”

12月31日上午,武汉市卫生当局召开了紧急会议讨论疫情。根据官方报纸《北京青年报》的报导,当天,武汉公安传唤在医院工作的李文亮,要求他解释如何得知这些病例的信息。

当天稍晚,武汉当局宣布了疫情,并向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出了警报。然而,李文亮的麻烦并没有就此结束。

1月3日,李文亮被控“在线散布谣言”和“严重破坏社会秩序”,被要求签署一份声明,承认自己犯下“轻罪”,并承诺不再做出“非法行为”。BBC报导,李文亮在社交媒体上传了这张“训诫书”。

李文亮说,他当时很担心会被拘留,如果“我失去几天的自由,我的家人会担心我。”幸运的是,一个小时后,李被允许离开派出所

李文亮说,当天他回到武汉市中心医院(Wuhan Central Hospital)工作时,“感到无能为力,(所有事情)都必须遵守官方规定。”

截至CNN发稿时,武汉公安没有回应CNN的置评请求,武汉市卫健委拒绝置评。

随后在不知情的状况下,李文亮治疗了一名患者,这名患者后来被确诊染上新冠病毒。1月10日,李文亮开始咳嗽,并于第二天发烧。

1月12日,李文亮住院。在接下来的几天,他的病情严重恶化,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并开始吸氧。

2月1日,他得知他的冠状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反应。

中共掩盖疫情李文亮不解

虽然武汉在12月31日通报WHO,但中共当局仍在控制疫情信息,压制异议声音。

1月1日,武汉公安宣布已对8名“传谣者”采取“法律措施”。一名公安在微博上发出一份声明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任何捏造、散布谣言和扰乱社会秩序的非法行为将被公安依法惩治,零容忍。”

这样的样板警告文字,在中共官媒广为播放,毫不掩饰中共对待“这类传谣者”的蛮横态度。

在这样的情境下,随后的两个星期中,武汉市卫健委成为中国新冠病毒疫情进展的唯一消息来源。

1月7日,中国科学家鉴定病原体为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在接下来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中共官方没有公布新的确诊病例,卫生当局仍称:“没有明显证据表明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也没有医护人员感染,而且这种爆发是“可预防和可控制的”。

1月31日,李文亮在微博上传了一篇帖文,写到了他对那段时期的感受。他说:“我想知道为什么(政府)官方通知仍然说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也没有医护人员被感染。”

接下来,感染病例突然激增。从1月17日到1月20日,武汉当局公布的病例数增加了四倍。三天后,武汉当局宣布前所未有的封城行动,但是当时已有500万人离开武汉。至今,武汉肺炎疫情遍及整个中国大陆

1月27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接受中共官媒采访时承认,当地政府没有“及时”披露有关冠状病毒的信息。

对于中共的掩盖疫情,瑞克・史考特(Rick Scott)2月4日发推文说:“如果(中国)共产党从一开始就保持透明,而不是专注于迫使传播信息者噤声,那么这场爆发原本可以得到更好的控制。现在是他们开始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时候了,这是攸关全球社会的公共卫生。”

1月下旬,武汉市政府对疫情传播的不当处理在中国已广为人知。许多中国网民说,这8名所谓的“传谣者”,原本可以挽救了数百人的生命。

1月28日,中共最高法院罕见发表评论文章,指武汉肺炎疫情的8名“传谣者”不应受到任何法律处罚。

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的李文亮说,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为其中一名“传谣者”。尽管如此,他的微博收到了成千上万中国网民的祝福。其中一则获得网民的最高评价,“李医生,你是一个有良心的好医生,我希望你身体康复健康。”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