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世卫组织被赤化 防疫已变得荒腔走板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无视疫情恶化,仍赤裸裸赞扬中共,这是中共势力伸入并且掌控国际组织的典型案例。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无视疫情恶化,仍赤裸裸赞扬中共,这是中共势力伸入并且掌控国际组织的典型案例。

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持续扩大,中国传染病学专家钟南山2月2号说,疫情仍处于上升期,他7日受访再度表示疫情并未到达拐点。中国医学科学院的院长王辰说,大批患者没有及时收治到医院,这批患者在社会上的流动,在家庭中居住,会造成更进一步的家庭和社区的感染,这是加剧疫情最重要的因素。王辰说社区传播疫情严重,而且情况并不清楚,还没有能够判断疫情拐点的依据。

连中国的专家都认为形势严峻,不敢说疫情何时能控制,但是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倒是对中共不断点赞,他说中共的防疫能力、速度令人超乎想像,所有人都应该对中共表示感谢,他说中共的策略不仅有力,而且有效。他还说没有大流行、不必限制去中国的旅游,应该恢复往来中国的航班。谭德塞怎么回事?怎么说话跟中宣部和外交部一个口径?

中共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力,在这次疫情充分展现,这样的影响力是中共长年经营布局国际组织的结果。

台湾的远景基金会执行长赖怡忠说,世卫组织照理应该在这种公共疫情事件中扮演主导角色,应该主动协调,并通报示警。但谭德塞却一再说不要增加对中国的旅游限制,还称赞中共的防疫成果。特别是中共在疫情发展初期,八位率先揭露疫情的医生,遭公安传唤训诫指控造谣,世卫组织完全无视中共这种行为,容许疫情散布。谭德塞又跑去北京称赞中共的防疫工作,而不是去警告问题的严重性,一再为中共掩护,他对中共多所呵护的言论被中共拿来作为反击欧美国家限制旅游的说法,世卫组织纵容中共隐瞒疫情的作法用“荒腔走板”形容不为过。

谭德塞是埃塞俄比亚前部长级官员,在2017年由中共扶植的“非洲联盟”多国代表支持上任。埃塞俄比亚正是中共在非洲建设“一带一路”的重点国家,埃塞俄比亚260亿美元外债中,有一半来自中国。所以很多人说谭德塞就是典型的中共代理人,另外也有媒体报导谭德塞在埃塞俄比亚担任卫生部长期间,曾经三度掩盖国内的霍乱疫情,这说明他的专业和立场都有问题。中共早在前任的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时期就掌控了WHO,现任世卫组织的助理总干事任明辉,也是中共官员。事实上很多的国际组织都早已经被中共掌控。

赖怡忠说,针对中共在国际组织的强大影响力,西方国家好几个智库已经提出警告,欧美国家愈来愈关注。特别是一月底美国就指派了马克兰伯特(Mark Lambert)担任联合国特使,专门处理中共在联合国的恶意影响力的问题。

中共利用联合国支援“一带一路”计划

中共治理模式已深入国际组织,中共甚至利用联合国支援“一带一路”计划。

赖怡忠指出,中共甚至运用联合国支援其“一带一路”计划。

他说联合国在秘书处辖下的经济社会事务部,从潘基文担任秘书长之后就固定将此席位留给中国人担任。经济社会事务部类似联合国智库,它负责撰写联合国2030年永续发展目标,中共“一带一路”不仅被写入此文件,联合国秘书长也公开赞扬一带一路。意思就是联合国为“一带一路”计划背书。

赖怡忠说,所以中共主要透过两个方式,一是由中国籍的联合国副秘书长主管经济社会事务部,将“一带一路”和联合国永续目标结合。另一方面在人权委员会进行另一个操作,偷换人权概念,将普世基本价值的人权,变成包括经济社会发展权的人权,让发展高于普世人权,经济社会的发展高于基本参政权,用这种偷换概念的方式,让人权次于发展,再放进“一带一路”,结果中共“一带一路”不仅符合联合国永续发展目标,而且是联合国人权的一部分,这人权可以高于普世人权,中共操作手法十分细腻。

为什么欧美国家容许中共治理模式透过联合国体系扩张?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中共的防疫能力、速度令人超乎想像,所有人都应该对中共表示感谢。

赖怡忠说最大问题是欧美国家长期忽视联合国。欧美国家好不容易从金融海啸后复甦,重振经济之后,又面临民粹和恐怖活动的问题,给了中共可乘之机,因此一直对联合国的投注不够。中共拉拢亚非拉国家,这些国家大多在“一带一路”沿线,对经济发展需求很高。中共利用联合国的民主选举制度,取得联合国各组织的高阶职位,再进一步利用其在联合国的资源,与其他国家进行利益交换,裹胁其他国家,对不听话的国家进一步勒索,在中国经济恶化时更可以利用联合国资源,扩大中共治理模式能量,把联合国的资源卷进来。

中共早就在各国际组织积极布局。中共官员入主国际组织是以“平均每年一位”的节奏,目前至少有十六名中国籍人士在各类国际组织担任高官,譬如国际民航组织秘书长柳芳,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总干事李勇等等。

中共影响力早已蔓延进入联合国系统

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说中共在九零年代就开始积极参与国际组织,并且培养人才。美国没有用心经营,中共趁虚而入,拉拢第三世界国家,手法类似前苏联的作法。前苏联解体之后释放出来的一些权力,由中共替代。国际组织中的所谓“国际公务员”若想连任或在国际组织取得某些职位就要为中共说话,所以在武汉肺炎疫情中出现谭德塞等官员荒腔走板的表现。

他说中共也会自行发掘人才扶植进入国际组织,再运用民主选举方式,并投入大笔资金,通过某些决议,主导干部的选举。这是中共的国际大战略,若在国际组织拿到三分之二以上的票数,甚至可以修改组织法或修改章程。

他说中共早就将影响力蔓延进入联合国系统,在各个组织里布满中国籍或是亲中人士,这是西方国家面临的重大威胁,如果中共得到足够票数,就会改写游戏规则、价值观或人权标准,对议程的设定都会亲中,这是西方国家要严肃看待的。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仍持续蔓延,台湾的前卫生署副署长、也是台北仁济院总院长李龙腾认为大陆的病例数可能还会增加。他说不只大陆公布的病例数字,他认为大陆官方公布的武汉肺炎死亡人数可能也是虚报,所以很难估算真实数字。

多次赴大陆演讲交流的李龙腾,去过武汉也考察过包括杭州等地的医院,他说台湾的防疫意识比较高,很多医院包括他目前所在的仁济院随时至少储备两个月数量的战备物资,包括口罩、试剂、隔离衣等等。但是不少大陆医院没有做到,而是比较专注赚钱。他谈到多次赴大陆交流的经验表示,大陆比较希望以“速成”的方式提升医疗品质,但是这不容易,医疗品质需要多年的粹练,从教育、训练、再教育、监督,都有一定的步骤和标准程序。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