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妻遭酷刑迫害 丈夫举报遭恐吓 证据被抢

黑龙江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车锦霞和丈夫以及儿子三口之家。(明慧网)

黑龙江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车锦霞,于2019年7月25日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长青派出所办案区后,遭毒打、掐抠乳房、倒立劈腿、拽头发等酷刑迫害。她丈夫向相关部门举报参与迫害的警察后,遭到非法传唤、绑架、恐吓,其保留的证据被抢走。

明慧网报导,在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爱国的督导下,吴彬、李强、吴闯等九个警察酷刑折磨车锦霞一天和半宿,给她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身体损伤。

车锦霞目前被非法关押迫害已半年有余,头上、太阳穴的大包仍未消去,整天脑袋昏沉迷糊,左手小指已残疾,舌头下有疙瘩,不能独自穿衣服、脱衣服,生活不能自理。她多次要求到医院诊疗,遭到看守所拒绝。看守所说,得办案单位同意才行。

家人举报遭绑架恐吓

当车锦霞不修炼的丈夫知道了车锦霞被酷刑迫害的细节后,愤怒至极,于2020年1月中旬将对车锦霞实施酷刑迫害的打手吴彬等九个警察控告到多个相关执法部门,并在网上对他们进行了公开举报。

参与迫害车锦霞的主要打手、郊区国保警察吴彬得知车锦霞的家属控告了他后,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大耍流氓掩盖罪行,抢走证据,对家属进行威胁、恐吓。

2020年1月17日下午2点左右,吴彬带四个警察通过车锦霞丈夫的工作单位、佳木斯大学保卫处找到他,到了他的办公室后,不容分说地开始蒐查,把整个办公室都蒐了一遍,抄走办公用的电脑、多份控告警察酷刑迫害车锦霞的法律文书、邮寄控告的单号存根,还把车锦霞费尽周折从看守所传出来她被警察拽掉的头发也抢走了。

车锦霞的丈夫发现后,找他们要头发,他们不承认拿了头发。随后,警察还强行把他绑架到郊区公安分局。

被警察拽掉的头发。(明慧网

车锦霞的丈夫拒绝配合,说:“我没犯法,为啥抓我?!”警察说要求他协助办案。两个警察硬把他拽上车,拉到长青派出所,就是对车锦霞实施酷刑的地方,给他做所谓的笔录。

警察问他都给谁邮寄了控告材料,在哪寄的,邮多少份等。他告诉警察,给市纪检委、检察院、公安局、信访办等10个单位邮寄了控告信。他们还问几个单位给他回复了,他怎么请的律师,花了多少钱,现金还是转账,律师是谁等。

最后吴彬恐吓车锦霞的丈夫说:“没有证据证明我们打人,你就是诬告,要追究你法律责任的。”车锦霞的丈夫问吴彬:“你敢不敢跟我、车锦霞咱们三个人当面对质?”吴彬马上就转移话题,说:“车锦霞在看守所里,对不了质。”

车锦霞的丈夫曾两次打投诉电话12389,第一次接电话的对方明确告诉他说警察不能打人;2月6日,他再次给12389打电话时,对方否认刑讯逼供,还威胁说:“你再上访,就到法院起诉你”。

老父亲去省城上访

车锦霞87岁的老父亲因女儿被绑架一事,多次步行去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找李爱国局长要人,还满怀希望地给李局长写了一封劝善信。老人的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工作,唯独女儿在他身边。特别是老伴去世后,衣食住行都被女儿安排得井井有条,亲朋好友都非常羡慕,说他有这样一个孝顺的女儿,是修来的福分。

女儿的突然遭绑架,给年迈的父亲带来了诸多生活不便和心理上的巨大压力。特别是听说女儿遭酷刑折磨后,他更是寝食难安。当他得知女婿因控告警察违法犯罪的行为被非法传唤、办公室被抄、罪证被警察抢走时,尤其心急如焚,便决定去省城控告佳木斯郊区的警察。

寒冬腊月,东北的天气滴水成冰,2020年1月19日,老人冒着严寒登上了去往省城哈尔滨市的列车。在省城两天,老人走访了六个相关执法部门,只有黑龙江省公安厅受理并接收了他的控告材料。

省信访局只是做了登记,没有接收控告材料;黑龙江省检察院和省高级法院不受理,且不给出任何理由;省纪检委不受理,说只受理干部违纪,公检法的他们不管;省政法委不受理,说对法轮功案件一律不受理。

老人说:“我们想单独控告刑讯逼供。”他们说不行,因法轮功而引起的事情都不受理。老人问接待的工作人员:“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们炼功,他们就可以随意对我们犯罪并且不会受到制裁?”工作人员说:“我没这么说,那是你自己理解的。”

大年里的悲伤

“每逢佳节倍思亲”、“遍插茱萸少一人”,只因中共操控整个国家机器,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20多年来,使得无数家庭支离破碎、苦不堪言,在团圆之日难团圆。

车锦霞原本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他们和老人一起生活,享受着天伦之乐。车锦霞聪明漂亮,丈夫在高等学府任教,是教授级别,儿子正在读研究生。这一家人令很多亲朋邻里羡慕。

如今,只因车锦霞修炼法轮功,要求自己做好人就惨遭酷刑,不但给她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也给这个幸福的家庭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儿子没有了母亲的关爱变得郁郁寡欢,整日为母亲的处境提心吊胆;丈夫没有了妻子的体贴,常常彻夜难眠,为妻子担忧,在焦虑中煎熬度日;老父亲没有了女儿的扶持孝敬,更是孤独无助。瞬间,这个家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先前的宁静和快乐已无影无踪。

大年来临,他们谁也没有心情购置年货,三代人顶风冒雪奔波在维权的诉求路上,每到一个部门,听到的多是推诿、搪塞和官腔的话。不乏也有同情者倒出真情:“法轮功的事我们说了不算,也管不了,都得是‘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管。”

在过大年的几天里,三代人默默无语,食不甘味,仿佛说出一句话都怕引起对方的悲伤,各自默默地忍受着内心的痛苦。

毫无人性的酷刑、羞辱

2019年7月25日,车锦霞去佳木斯郊区长安社区居住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家,走到单元楼梯口时,被在那儿蹲坑的便衣劫持、翻包。她就大喊:“法轮大法好!”便衣把她拖拽到车里开始猛打。

随后,车锦霞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长青派出所(郊区公安分局的所谓办案区)。警察将她拖到没有监控的地方,拽住她的头发往墙上猛撞,还用脚踩住她的脸。

办案人吴彬数次从车锦霞的身后伸进手使劲掐抠她的两个乳房,还把她两边的头发拽下来两大撮,碾压其左手小指,致使其小指残疾,不能伸直。

警察在对车锦霞所谓的审讯时,强迫她坐到铁椅子上。有个警察多次反复用书和手掌猛戳她的大椎部位,当时痛得她立刻不能动了,导致其脖子僵硬,不能转动。

吴彬还拽起她的头发把她拎起来往地上摔,头发被拽掉许多;又把她倒过来大劈胯,即把她的腿向上,头向下倒过来,强行把两腿一字分开。两个人把她的脚往外拽、往外抻,然后再往下压,疼得她几乎昏死过去,造成她大流血。

有四五个警察再抻她的两个胳膊、两条大腿,然后拽住她的四肢,把她拎起来,举到一人多高时,再往地上摔,就这样反复摔。有一次更是让她的头着地,使她痛苦万分。

这其间,吴彬又一次掐她的乳房,还用力掐她的大腿根、阴道两侧、上臂内侧等,使她疼痛难忍,受到极大羞辱。

警察吴闯还把法轮功师父的照片撕碎,等车锦霞被打得痛苦惨叫时,他就把照片塞进她的嘴里,并大喊:“她咬她师父啦!”然后又把照片放在她的脚下,说:“看!她踩她师父啦!”接着又在照片上乱画。

打手们打累了歇着时,就给车锦霞戴上手铐,把她的鞋带子解开,一端系到她的脖子上,另一端系到铁椅子上,声称“头悬梁锥刺骨”。她的手被手铐铐得很紧,疼痛不已。警察还用“苏秦背剑”的酷刑折磨她,造成她的双手双臂肿胀,长时间不能自理。

中共酷刑演示图:苏秦背剑。(明慧网)

在她被强行做尿检时,有个男警察把她的裤子、裤头强行扒下,强迫她光着下身去厕所接尿。

从2019年7月25日下午到26日凌晨,车锦霞被迫害得头上和太阳穴上出现大包,腮帮子肿得张不开嘴,乳房、内脏、肋骨、两肩、大腿两侧火烧火燎,疼痛难忍,像着了火一样痛苦不堪。

一次,车锦霞等到一个机会,避开警察的视线,将警察拽掉散落在地上的头发收起一部分保留下来,并费尽周折把头发从看守所传给她丈夫。然而警察却抢走了头发,以此销毁证据掩盖罪行。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