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武汉居民质疑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的准确性

新冠病毒疫情中心的武汉,一些人被医生高度怀疑感染了这种病毒,但咽拭子测试结果为阴性,因而不能被治疗机构收治。当地居民对检测试剂盒准确性的怀疑正在加剧。

上周四,武汉的一家医院内,一名医护人员在检查病人情况。

周一的武汉下着雨,Zhu Chunxia坐在路边剧烈咳嗽,等待被送往一个治疗机构,她所在的社区表示,她可以在那里接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这种疾病正在这座中国中部城市肆虐。

但接她的车一直没来。虽然她的医生几乎肯定她感染了这种病毒,但她做的咽拭子测试结果为阴性,这意味着治疗机构不会接收她。

这位有两个女儿的36岁母亲说,他们需要检测结果为阳性,说我们不符合。

武汉当地居民对中国卫生部门用来诊断病例的检测试剂盒准确性的怀疑正在加剧。

全球的医学专家表示,他们担心疫情规模可能比中国的数据所显示的要大得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担心检测存在潜在缺陷。独立专家表示,数以万计的武汉居民很可能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而武汉市政府公布的总数不到两万。

根据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截至1月31日的估计,每19个被感染的武汉人中只有一个得到检测和确诊。

武汉一家医院内,医护人员查看X光片。

大量新型冠状病毒病例未确诊,因而未得到治疗的可能性促使医生和流行病学家呼吁医院使用胸部CT来诊断这种新型病毒,而不是依赖拭子检测,医学专业人士认为拭子检测过于繁琐,并且不太可能发现下肺部的感染。

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周一在新闻发布会上对拭子检测提出怀疑,敦促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人再做一次以确定结果。

他表示,疑似患者一次检测阴性还不能完全排除,要等待一天以后再检测一次为阴性才能排除。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简称:卫健委)上周表示,胸部CT可用于诊断武汉所在省份湖北的病例。不过,有关部门仍只会在患者的病毒检测呈阳性的情况下才将其视为确诊病例,而这通常需要进行核酸检测。由于医院床位有限,有关部门优先安置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的患者,医生还在要求进行核酸检测。

核酸检测用棉签采集鼻腔或咽喉粘液进行检测,在中国被广泛用于诊断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因为这种方法速度快,可以由包括护士在内的普通医护人员操作。不过医生们说,操作不当可能会导致假阴性。

武汉一家大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说,检测人员能力严重不足,并非所有检测人员都是专业人士。

对于那些研究如何对抗病毒的研究人员,以及那些试图评估自身感染风险的普通人来说,检测达不到要求是一个紧迫的问题。目前,这两部分人都依赖中国有关部门提供的官方数据。

中国医院把重点放在了确诊病人的治疗上,往往忽视了那些无法证明自己携带病毒的患者。有时候,被误诊的人回家后病情会加重,进而把病毒传染给周围的人。还有人回到诊所做额外的检查,进一步增加感染病毒的风险。

对于没有检测出阳性的病毒感染者来说,还要面临经济负担问题。

Wang Hongyan的丈夫出现了肺部感染,但检测结果呈阴性,她说,她的家人已经花了人民币1万元(1,430美元)的医疗费,而且无法获得针对确诊病例的补贴。

Wang说,现在有很多假阴性的检测结果;你到医院检查,发现周围90%的人都是这样的。

武汉当地人对市政府公布的官方数据尤为怀疑,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了医院系统的不堪重负,许多出现发热症状的居民选择尝试自愈。《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发现,武汉有六名病毒症状明显的患者一度被检测为阴性。一些人在之后的检测中显示为阳性。

当57岁的Weng Wanjin在家中陷入昏迷时,他的妻子Hu Lihua赶紧找人把他送到医院。扫描结果显示他的肺部感染严重,但未检测到新型冠状病毒。

Hu女士说,当拿到第一份结果时,医生说这不可能。医生建议他们再做一次检查。两天后,也就是2月7日,检查结果证实了医生的怀疑。

一些人虽然确信自己已被感染,却还没有被医院确诊。Wan Pei是一名电信工人,他在当地社区的要求下把自己54岁的母亲安置在一家酒店里进行隔离。Wan的母亲之所以没有入院治疗,是因为她的鼻腔核酸测试显示病毒水平未满足阳性标准。

Wan的母亲后来又做了两次咽拭子检测,结果还是阴性,尽管1月30日的X片胸片显示,他的母亲已出现双肺感染,医院报告也说,这一结果“与病毒性肺炎的症状相一致”。

医生们表示,即使操作无误,咽拭子检测也可能不够充分,因为这项检测旨在发现上呼吸道部位的感染症状。要检测下呼吸道的感染,需要将内窥镜置入肺部。这种更具侵入性的专业检查有很高的要求,对武汉的医院来说无法大规模实施。

来自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医生彭志勇在湖北省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取样是在鼻咽部里面,是在上呼吸道,这个上呼吸道阳性的预估值是比较低,目前报告的话只有30%的病人可能是阳性,而且越往下走可能性越高。但是我们不可能去做,比如说肺泡灌洗,不可能做的。”

在《华尔街日报》见到的一些病例中,有一些患者在核酸检测中呈阴性,但被医生诊断为下肺部病毒感染。

目前尚不清楚这种新型病毒是否会像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俗称﹕非典型肺炎)那样更常感染下肺部。香港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病理学家黎国思(John M. Nicholls)的团队正在研究这个问题,他说,如果事实证明是这样的话,当前的疫情将更难控制。

他说,与只是感染上呼吸道相比,这种情况可能造成更严重的损害,导致死亡率较高。

医生和科学家们称,质量控制也是一个问题。中国有关部门快速审批了一些新型冠状病毒试剂盒,某些试剂盒短短几天内就获得了认证。

据官方媒体报道,中国有近100家公司表示,他们已经开发出了检测这种病毒的试剂盒。广东的一家医疗诊断公司凯普生物(Hybribio Ltd.)告诉机关报《潮州日报》称,该公司已经向当地卫生部门捐赠了3,000个未经认可的试剂盒。

该公司管理人士Li Liejun告诉该报称,由于时间紧迫,这些产品还没有注册登记。

专家称,因此一些检测结果不如其他一些可靠。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流行病学家利普金(W. Ian Lipkin)表示,所用染料和其它成分的质量存在差异。

在路边等待的Zhu在发烧和剧烈咳嗽之后曾去看医生。2月2日的胸部X光检查显示,她的两个肺都受到了感染,医生建议她接受病毒检测。

Zhu说,医生说她有99%的可能性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两天后,她的检测结果呈阴性。她的丈夫Yu Xiang检测结果呈阳性,尽管当时他的症状比她还轻。他住进了一家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方舱医院

Zhu把她的女儿送到亲戚家里,现在正在家里等待第二次检测的结果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