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从SARS到这次的新冠病毒 最不可饶恕的

作者:

这次起源于中国的新冠病毒根本不是非典SARS)可以比的。

非典(2003年)那时候我在北京,都没有我现在在美国这样的恐惧感。那时候至少国家还是上下在抗击疾病,看看这次啊,80后所长小三上位,院士卖儿子生产的药,黑十字劫走捐的口罩,省长搞不清楚产量,小孩去孤儿院报到还要收费,火神山只进不出窗被钉死,Xjp玩消失,网警抓人,群众团灭⋯⋯说都说不完。

主要是这次看到人和人之间的仇恨,在巨大的恐惧面前,省市的对立,普通人为了活下去的不顾一切和毫无能力,那些挖土机挖开的高速,那些农民自制的武器和防卫,那些小区的拿令箭大妈,都是毫无秩序、漫无章法和执政机构一样方寸大乱。

疫情期间,口罩都买不到,看得人惊掉下巴。真的大灾祸远远还没来,所有的制造业大国的幻像就这么一击即溃。非常现实、非常严肃的让人看到中国的抗灾能力有多么不堪,而草民是如何绝望崩溃;国家机器不作为,暴力执政机构非常作为,比所有的魔幻灾难片更加惊悚,因为看到了真实的人性,而潜伏了所有的过去的几十年的灾难心态,文革不遥远,灾难在眼前,恶魔在人间,地狱空荡荡。

刚来美国的时候觉得中国的体制适合中国的国情,从来都是和美国人据理力争。然而种种事件后体会到了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一定导致腐败——英国史学家阿克顿勋爵名言)。从此彻底不回头了。宁愿国家发展慢一点儿,也不愿极权专制,少数人操控众人命运的这种结果出现了。

感觉非典时候,中央的执行力还是挺强的,但是这次感觉中共中央是一盘散沙。

那年非典,又是高三,我每天测体温,教室永远是消毒水的味道,几乎成为了人生阴影,所以当武汉否认SARS的时候,我一秒都没犹豫的就信了。我想,国家,人民经历过那样的黑暗岁月,怎么可能还在这个病毒上犯错误,然而我又一次被教训了,有太多的为什么,可是我找不到答案。

没觉得SARS有多好,当然现在只有更差!最不可饶恕的不长教训啊,总是一样的处理,瞒瞒瞒,然后突然大爆发!只不过上次SARS隐蔽性不如这个新冠病毒强,基本一开始人就高烧。其实当时被团灭的家庭惨剧也不少,不过那会儿信息闭塞,除非是邻居亲友,远的也不知道。每次都是老百姓受苦。其实你说挖高速设卡或者农民自制武器防卫,说白了还是老百姓给不作为的那帮人背锅。当然,也有一些无良之人趁此机会作乱,可是大家都怕死啊!这是生物本性啊!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就好比我也能理解逃出城的人。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网文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