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武汉病人“出门打断腿 还嘴打掉牙” 人日:武汉加油

弦子与她的朋友们:今天大大小小的家族群都在转发百分之九九的新闻,大家都在提出疑问、大家的感情都被伤害到了:所有人都可能是不被记入统计的数字,所有人都有可能是那百分之一。

中危研究所:刚刚看中央电视台在采访武汉急救中心调度员邵奇。他说,1月24号已经达到一万五千多通求救电话。全武汉救护车共57台。每次接线时能看到后面排队二三十个。没有床位,很多门诊无法接收,有救护车曾经送了一个重症病人辗转六家医院都没被接收,最后只好送回家。他更多的工作是要告知求救人不好的消息:现在武汉门诊满员,走廊座位都没有,去了可能需要长时间的站立等候。央视主持人在该直播节目里曾四次引导他说出现状有所缓解,但他始终只肯承认“缓解了一点点”“只是电话都能接进来了”(原话)。他戴着口罩,但眉目里依然满是焦急和忧心,甚至提起求救者时充满了无能为力的内疚,根本无心去称颂主旋律。

DongFang_USA:中国官媒和CCTV女主播前一段时间一直拿美国的流感说事,称美国流感死亡人数比武汉新冠肺炎多,为中共政权玩忽职守脱罪。台湾某电视节目最近有一段辩论:一位名嘴又引用数据证明美国的流感比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数多几十倍。对方仅仅反驳了一句话:我去美国住一个星期,你去武汉住一个星期,如何?

lijian92537131:伯曼儿事件:继微博道歉后,伯曼儿的视频道歉也被放了出来。道歉的内容都是中共的官方语言,伯曼儿一边念稿子,一边看某人的示意。她闭上眼睛说话时表现出来的屈辱和无助才是最真实的。伯曼儿的微博停更于2月2日,她的生死无人知晓,这就是今天的中国。

武汉作家方方:这几天,死亡者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邻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妈和老婆都死了,然后他自己也死了。人们哭都哭不过来。

葱师:请募捐机构停止收取普通老人一生积蓄!尤其是孤寡老人,更尤其那些拾荒为生的老人!他们的钱一分都不能要。我们国家那么强大,还用得着这点钱吗?那是人家的养老钱救命钱,你收下了,他们除了等死还有别的路吗?他们单纯你也无良吗?媒体也别再宣传这些了,令人作呕。

辛子IN日本:日媒报道:日本自民党国会议员决定一律从3月工资中扣除5000元日币,支援中国疫情。希望中国各阶层领导和党员们学习一下日本议员的做法,积极拿出自己的工资给疫区捐款救人。不要遇到天灾人祸就只会呼吁人民群众捐款。想做父母官,就必须有父母般的担当。

杨晓春:武汉上空是有个他妈的口罩黑洞吗?

imxiaoz:日本捐武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日本捐湖北: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日本富山捐辽宁:辽河雪融,富山花开;同气连枝,共盼春来。日本舞鹤捐大连: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中央电视台:武汉不哭,人民日报:武汉加油…

陆晓逊:人家日本是别国,当然可以写山川异域,日月同天。我们自己人支援武汉应该怎么喊?我抛砖引玉啊:“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那罗陀_银子:管他妈的谁是第一个吹哨人,我现在一点也不想知道。我就想知道谁是掐哨人,谁能把那么多哨子都掐了。有本事讲这个啊。

宁月:我还是一样的态度,在制度中死去的人是制度不完善的证据,没有一种合理的制度需要依靠牺牲生命来维持正常运转,制度的维持者拿牺牲者出来炫耀更是莫名其妙,炫耀什么呢?炫耀我们的制度漏洞百出以至于随时需要人命来填坑?(@人民网:因抗击新冠肺炎而牺牲的公职人员54人,其中党员36名,占比66.7%。)

本帮-患者家属:我想问一下!就我照顾父亲的这几天,在医院看见好几例因为这个病死亡的病人,为什么什么医院都不说是冠状病毒肺炎死亡?而是写呼吸衰竭,因为我看见有几个家属也是问医生是什么病,但看医生的态度都是忌讳如深,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追问医生,医生还说你纠结这干嘛?

nytchinese:北大宪法学教授张千帆认为,体制内外有很多人还在歌颂中央集权在应对危机上的效率,但问题是,在一个宪政民主国家,这场危机极很可能一开始就不会发生。毫无悬念的是,只要不践行宪政民主的治理模式,非正常死亡等各种人为悲剧还会不断再度发生。

弦子与她的朋友们:今天大大小小的家族群都在转发百分之九九的新闻,大家都在提出疑问、大家的感情都被伤害到了:所有人都可能是不被记入统计的数字,所有人都有可能是那百分之一。

罗昌平:新型肺炎的死亡率,感觉被湖北控制得很好,基本在3%左右。但从社交媒体反馈的数据,似乎远不止于这个数字。这也是可防可控一个实证吧?@midwaydude:英国帝国理工大学最新研究,湖北省内的武汉肺炎致死率是18%

王嘉兴XX:由于应收尽收的死命令,很多进不去医院的病情严重的患者被强制收进了隔离点,无人照料,情况也不乐观。与此同时,由于一些基层街道社区处于崩溃状态,大量需要就医等患者也困在家中。前者的境况我都不敢想:谁能看着在同一座城市、同一个区的亲人每况愈下却无能为力?谁受得了?后者,一家人陆续染病、去世的例子也不少见。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