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线采访】武汉病患:我能住院是老伴命换的

武汉新冠疫情近期持续高发,有的病患在极度痛苦与绝望中挣扎,在对政府的失信及救助不力彻底失望后,跳楼自杀。

武汉肺炎疫情近期持续高发,越来越多的病患在极度痛苦与绝望中挣扎,在对政府的失信及救助彻底失望后,跳楼自杀。图为武汉市洪山区江南新天地小区一人跳楼身亡。(网络)

武汉新冠疫情近期持续高发,有的病患在极度痛苦与绝望中挣扎,在对政府的失信及救助不力彻底失望后,跳楼自杀。

家住武汉市硚口区古田街道的老人程女士悲伤地说,“10日下午两点多钟,我刚刚躺下去,不知道搞的一响,我连忙起来,谁知道他做傻事情,他走路都走不得,用板凳、用棍子撑着,就跳下去了,从9楼跳下去了。”

程女士介绍,她老伴今年70岁,是个血液透析病人,每星期需要去医院做三次透析,不幸,年前在医院被感染上武汉肺炎,“他初三就犯病,我就带他(去)看病,那边医院不给(做)透析,这边医院也不接受,他是两个重症病的病人,后来不行了,一个多星期拉肚子拉得吓死人了。(我们)又没有车子,我们向居委会要个车子都很难,蛮可怜哟。”

程女士说,她后来也被感染了,他们就要求居委会安排做确诊核酸检测,要求住院,“我是想我爹爹(老伴)住院,我爹爹(老伴)病很严重,我们就要求居委会和医院帮把我老伴弄进(医院)去,他们(社区的)都不关心,他们都不干(同意),还要街道,还要卫计委同意了才住院。”

“我老伴受不了哪,他一个星期都没有吃(东西),又拉肚子,要透析,病人本身身体都不行,我老伴就走了(死了),他跳楼走了,那一跳还有命吗?”程女士说到此,一度哽咽。

“我能住院是我老伴的命换来的”

2月10日下午14点57分,因一直未安排确诊核酸检测,无法血液透析,医院不收住,程女士的老伴跳楼自杀。

跳下楼的时候,一名物业保安正好拍下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保安高呼着:“物业、物业,快到五号门来,他屋的爹爹从楼上跳下来了;这个婆婆的爹爹,一栋楼都听到响了,你们到五号们来,他屋的爹爹刚跳下来,快点快点。”

程女士现在已经住上医院了。“我现在(11日早上8点多)住院了,(这是)我爹爹(老伴)的命换来的,我才能来到这边医院来的。”

程女士的老伴跳楼后,程女士的小儿子找到辖区的街道办人员“讨说法”,要求街道办同意让他母亲住进医院,街道不同意,说,之前答应送的是这个人(程女士老伴),那就只能是这个人。程女士的小儿子表示,如果不让他母亲住院,就不让拖走他父亲的尸体,在一番激烈的争吵后,街道办的人最终答应让程女士住进医院的要求。

一段10日下午在街道办事处所在地拍下的视频,反映了程女士的儿子“靠人命与怒斥”为他母亲争取住院的过程,也讲到了街道办的人员说话出尔反尔。

程女士的儿子:“你们刚才那个头跟我说,今天(10日)隔离舱(方舱医院)给送过去,10点半了,还有一个半小时,你们当时亲口答应给我解决的(送他爸去方舱),你们现在说送到街道社区,到时又不管了。”

“你们说了要解决的。你们一天一个样,9日打电话跟我说,昨天晚上做核酸检测,我们就搞了(意思是按照街道所说的去等着),(后来)你们又说不能做了。你昨天(如果)做了,我老爸就不会死,你们那个负责的,昨天说,做核酸检测。”

“10日早上要我8点半到莆田街道办,8点半开门,到9点半都没有人上班,你早点解决,我老头(老爸)怎么会跳楼,你们总在骗人,你们总在骗人!你昨天解决,我老爸至于跳楼吗?你们内心有没有愧疚!都有爸爸妈妈的,发生在你身上,你心里怎么想呀!”

程女士说,她和她老伴单独住一起,之前她的小儿子也感染了,比她还严重,但现在因为吃药,他儿子身体比以前慢慢强了一点,“因为他的爸爸(感染),我都不要他们送,都是我在送爹爹(老伴)到医院,我怕孩子们那个(被传染)了,我们老了还不要紧,他年轻人有家有娃。”

而就在记者刚写完这篇报导时,又获悉武汉市洪山区江南新天地c区二期5栋有人跳楼的信息。记者拨打江南物业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网络)

(网络)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