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老去的一代

作者:

谁是老去的一代,那就是我们,老三届这拨,我算这拨中赶末班车的。

记得10年前在msn开博时,我在个人简介中这样介绍自己“三年困难饿过饭,文革时期经过难,命运随着国运走,面对未来有期盼。”

这拨人见证了历史。自称是旧时代(前30年)的牺牲品,新时代(后30年)的试验品。这拨人小时候饿饭,该上学的时候下放,该结婚的时候碰上晚婚计划生育,还壮年时碰上下岗……算是倒霉透顶的一代。最可悲的还不是命运多舛,是时代和政治洗脑在他们身上留下的烙印。

那时中国80%的人口是农民,从一出生就被圈在土地上不许流动,农村户口让几亿农民沦为二等公民,交租服徭役(修水库等)堪比史上任何封建王朝,所谓集体土地让他们对土地甚至种什么都没有发言权,统一领导瞎指挥的领导人,大跃进不成反倒饿死数千万人。我们这拨人是城市或乡村中挺过那场大饥荒,侥幸活下来的一员。

那时城市人被户口限制在自己的出生地不许随便流动,出外要单位开介绍信才能住旅店,吃饭要粮票才能买到食物,豆腐票肉票煤票草纸票……一切生活必需品都凭票凭户口供应。结婚要打报告,组织审查通过才能领到结婚证。

那时全国人民统一思想,只读毛泽东书只给听党的话,不管它们做错了什么,如有不同看法就被打成右派反革命,坐监下牢。十年只看8个样板戏,其他都是封资修。我们这拨人都会唱样板戏语录歌,以致回忆起青春岁月就会哼起红歌,所以我们这拨人爱唱红歌,爱跳忠字舞。现在没有忠字舞跳了,大妈们就去公共场所跳广场舞,像患强迫症似的,下意识里习惯统一步调统一指挥。

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贪官污吏也是我们这拨人中的成员,经过前30年物资匮乏贫穷的生活,随着那种假信仰真皇权的真相披露,一旦有权,能不变本加厉的大捞特捞吗?!

笼子里关久了的生物对笼子产生依恋,不想不敢不适应笼子外的世界。这就是当下我们这拨人中很多人的特征。不要和我讨论笼子(思想制度)好不好,驯化了的生物好管理,对管理者来说当然好!

由于出身政治文化家庭,比别人多一份对政治的敏感和对文化的探求。在写博客的10年中,我对一些同年龄段的朋友,至今仍在政治上执迷不悟(盲目崇拜毛泽东)感到不解,对一些老愤青身上的红卫兵习气感到不可理喻!对那些老毛左动辄就以辱骂杀人相威胁的暴戾之气感到厌恶!感慨我们这一代成长过程中的洗脑,如北朝鲜那样的成功,“哀其不幸怒其不明”———发誓以后交友只和明白人做朋友,道不同不相与谋!

现实世界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电脑手机微信,让思想信息封锁已经成为不可能,我们的下一代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都上来了,不要把我们这拨人在笼子里产生的思维习惯来影响他们,认真反思总结我们所遭遇过的不幸的根源,就是我们对这个时代的最大贡献。

我们是老去的一代,注定要随着历史的进程消亡。

最近网上称我们这一代人为“老去的坏人”(直指已经变老及正在变老的四零后和五零后),甚至被断言“被那样洗过脑的人是不可救药的,得等到他们也死去,中国才有希望。”

我不得不承认网上对我们这代人的分析是普遍的事实。

历史是这样无情地嘲弄和总结我们这一代人,真是悲哀的一代!

(本文略有删改)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