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新冠病毒重创下的武汉家庭 就医无门

一个普通的武汉家庭在2019冠状病毒冲击下的遭遇突显疫情的严重程度。图为阴霾笼罩的中共喉舌央视大楼。

王向凯(Wang Xiangkai,音译)和王向友(Wang Xiangyou,音译)兄弟俩两星期前成为2019冠状病毒疾病疑似患者,并被送到武汉一家酒店进行隔离。当时,这个所谓的隔离所里既没有医生和护士,也没有医疗设备。

然而,第二天,当61岁的向凯醒来时,发现62岁的向友已经死了。

王氏家族是被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俗称武汉肺炎)摧毁的上千上万个武汉家庭之一。

无数个像王家所经历的遭遇表明,其医疗体系早已因疫情不堪重负。

“我们这是造了什么孽,受到这样的惩罚?”向凯的女儿王文君(Wang Wenjun,音译)在给路透社的电话中哭诉。

向友死后,火葬场派来一辆车拉走他的遗体,但其家人被告知不得举行葬礼。他们只能在15天后拿到他的骨灰。

在向友去世前两天,武汉市第四医院医生在诊断书中写道,两兄弟可能都感染了冠状病毒。CT扫描显示,他们的肺部已变成“白色”,看上去就像打碎的玻璃杯,这是严重病毒感染的症状。

然而,医生说,医院没有RNA检验试剂盒确诊他们的病因,因此无法收治他们。他们被告知要与当地政府取得联系,当地政府1月30日提出要将兄弟俩安置到酒店。

哥哥死后,退休前是一名出租车司机的向凯拒绝继续留在Echarm酒店,而是独自住在亲戚家中。他的妻子每天去看望他,给他带来食物和中药。最终她也病倒,医生怀疑她也染上冠状病毒。

文君住在武汉的另一边。由于公交停摆,她无法去看望父母。“1月22日,我们全家一起吃了顿饭,我们还一起合影留念。从那以后,每天都是个坏消息。”文君说。

救父心切的她绝望之际在微博上发出求救信息。社区政府回应说,这一决定(父亲被收治)取决于疫情严重程度。

周一午夜时分,一家人终于接到电话,被告知说有床位了。由于没有公共交通工具,王向凯58岁的妻子用轮椅推着他,步行前去医院。

新的CT扫描显示,向凯的肺部感染已恶化。现在,他自己上厕所很困难,但仍在等待RNA测试的结果。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言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