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发在公卫人网上被删的文:提几个问题 看完再思考

这篇本来发在公卫人网上,不明所以很快帖子就消失了,想想也不奇怪,毕竟,咱们上去怨妇一把,发发牢骚是可以的,举例子做分析,就有点不正确了,最直接的办法还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我是分割线-----------------------------

记得这些名字吗?第一个H7N9病人,第一个H5N6病人,第一个H10N8病人。

不搞5W1H了,提几个问题,看完以后再思考

我们这份工作能成为一份事业吗?

我们真的待遇差吗?

我们真的受人尊重吗?

我们真的在流失人才吗?

工作该怎么做?生活该怎么继续?

流病还停留在GIS地理分析阶段,更进一步怎么分析?

我们可是建立了领先全球的疾病监测系统,这里有每个人的努力!

-------------------我还是分割线---------------------------

这几年,公卫人在网上说得最多的就是前途、待遇、职责定位不清,说得黄金十年好像没发生过一样。

同僚中,有不少唉声叹气的。待遇不行,工作也不受重视,走到外面也没谁看得起。应急的时候忙得象条狗,还不受老百姓待见。到底怎么干这份工作?大家都在探索自己的生存之道,有一些是愿意干这个,当作事业和责任,事情的意义超过了金钱利益(我也想这样,但觉得自己现在还不配);有一些是走出了一种生存套路,先不管有没有令人满意的公共卫生服务,做一份好看的书面报告,搞好业绩才是最佳。只要有疫情,就是机会:采样鉴定,发文章,申报经费,联合研究,再专家会评审,也是搞得风生水起。周围人的待遇还提高了,上下均高兴,表彰后的经费用不完还能给科室已退休的发数据咨询劳务费。有时候问他们要数据,倒是完全不记得病例的信息和预后,只有在复制表格的时候才看到转归情况一栏是不是填的1。这也是一种不算坏的活法,只是感觉跟这个行业的责任和意义有点差距。还有一些,设法当上了疾控中心的职工,工作闲的时候也淡出个鸟来,整点副业,混着过活。曾光教授专门向卫计委建议了公卫领域待改进的方方面面,据说也听取了CFETP的各路大神广泛发言,不知道效果如何,但觉得上面有人关心着,还是有些感动的。曾光教授提到人才流失的情况,说中疾控中心三年出走的中青年骨干有百人之巨,有点受到惊吓,这占比不低啊。前途未知,我突然有兴趣看看大家的走向,说不定也能给自己指条路,后来想想,骨干这种词也跟自己靠不上边,还是分析分析跟实际结合的,给论坛里发问的在读生参考参考,毕竟,最近最火的一句话是一入公卫深似海啊。

说干就干,用P和ROST结合DRNs做了几个小程序,服务器闲着也是闲着,就用一用呗。对象筛选就针对人才流失,肯定要剔除大牛啦,跟我们都不是一个宇宙的。然后剔除读研的,委培,短期借调的,挖掘的逻辑关系主线就是待遇。中青年嘛,咱们天天论坛上吐苦水不都是因为这个吗?而且数字和时间点建模是最直观的,你去分析人家的心路历程那可能嘛?解读出来的结论也不具备客观可比性啊,而且现在的外围数据很多,绘制热点图的程序也是英文的,我输一串中文进去也跑不动啊。上课的时候老师就讲过一个原则follow

the money,当然老师讲课的时候仿佛所有数据池就在我们教室里供我们随手所用一样,太理想化了。感谢这几年国家在政务公开上做的大量工作,反正就是多跑几十个库嘛,上云以后跑起来就去忙别的了。期间接到了几次CPU负荷的短信,不放心就上去看了看,真发现了设计问题,每次事件搜索的时候时间轴都重排,修改了一下,CPU负荷下来了,继续。

期间去处理了一个工作项目,还旁听了两节CFETP老师的课,真的忘了个干净。到了周末,吃完饭刷了一下公卫人,才突然想起来,连忙看结果。一看我就来了兴趣了!重新调整变量,加了几个别的库接口,在专业网站上面搜了另外的工具,重新上机,跑了一天,有点意思。说明一下,以前我们的对象都是病种,慢病人群,舆情系统等等。文本分析和挖掘的对象绝少是咱公卫人自己。

结果嘛

为了进一步提高比对的针对性,又拉了ccgp的数据,还去相关科室学习了一把她们的知识,呵呵,那谁,可别出卖我哦!然后进一步改进,拉了论文库和专利库,这里要感谢一下pubmedplus。呵呵,请教了一位老同志,给了我一个新思路,光follow

the money是不够的,要名(Credit)和利(profit)双收才行,这才是现实套路。有用,真的有用。结果我整理了一下,程序以后有机会放网上,其实大部分库都是公开的,自己想验证的话去对就行了。

基线就是时间戳,这个最准确,也不易受事后更改和删除的影响。当然,如果强大到能改时间戳,那我就先告辞了。

Index Case:李晓丹,女

为什么筛出了这个index case,因为她直接引出了两个簇,而且这两个簇时间上有交集,地理上还没有联系。同时这两个簇引出的热图几乎复制粘贴啊,极度不科学!另外,这两个簇包含了非常多的外联,覆盖了我们系统的一条线。

Index Case:是国家疾控中心病毒所流感中心前职工,疾控中心工作近10年,离职时间2017年4月。文献库里有多个高分hits,有吉林省科技奖,现工作单位为上海伯杰医疗有限公司。符合case入选条件。

CX1:李梓,是中疾控中心病毒所流感中心现职工,文献库有多个高分hits

CX2:李妍,北京众拓联,北京新力和创

DX1:高烨,上海市疾控中心职工,文献库有多个高分hits

DX2:赵百惠,上海市疾控中心前职工,文献库有多个高分hits,现工作单位为上海伯杰医疗有限公司

DX3:周妍,上海市疾控中心前职工,文献库有多个高分hits,现工作单位为上海伯杰医疗有限公司

DX4:朱兆奎,上海市疾控中心前职工,文献库有多个高分hits,现工作单位为上海伯杰基因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

DX5:王传现,上海市海关(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现职工,文献库有多个高分hits

DX6:楼俊,上海市伯杰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两个簇的热图均有的提示结论我总结了一下,是:

1、均为团队。

2、充分利用职务平台

3、在职期间自制自卖自买,开发票给自己报销

4、均有影子公司

Index Case既在第一个簇中出现,又在第二个簇中出现。而且第一个簇中的热图与第二个簇中的热图有几乎完全一致的部分,且出现有先后顺序。另外,第二簇的相似热图出现的时间戳上看,在Index

Case从中疾控中心离职前已经开始,也就是说,Index Case是在模式复制成功一段时间后,才从国家疾控中心离职的。

怎么看待这些热图呢?谢谢天眼查,CX2应该可以看出来,从2015年的时候新力和创应该是小试牛刀,做得都是流感病毒的东西(说错了勿喷),跟Index和CX1的专业相符。查了一下CCGP,我们国家当时有不少流感病毒检测试剂,有核酸类的,有抗原检测的,新力和创都没碰过(为什么?我不耻上问了实验室的那个谁^_^,告诉我成熟的核酸试剂盒超多,价格便宜,抗原的检测要包被啥的,需要特殊场地和仪器),主业就是将一些平常自己实验室要用的提取,反应试剂,一代测序的试剂通过CX2的新力和创转手倒卖,赚点差价吧,客户群全是Index单位和周围的单位。后来CX2的公司推出了针对流感病毒的全基因测序的试剂,这里有个搞笑的,说明书是Index写的,文档作者是她,说明书自己百度,我们单位的同事都收到过,查看Index的发文,全部都是该方面的,真是极有针对性啊,简直佩服佩服。CX2的注册地应该是个空壳吧,反正不断壮大,做的全是跟Index和CX1相关的东西。另外,居然发现CX1在职位里还管采购计划和报销的,而且,CX1应该是负责把试剂装在盒子里那个人。我又不耻上问了同事,结果告诉我国家疾控后来建议大家要进行测序,也方便发文也是国际趋势,本来方法可以下发给全国共享,不,推荐大家买成品,方便统一规范。科技是在不断进步的,以前国家基因库要搞个什么基因图谱,花好多钱和时间才行,但是后来基因测序的机器越来越便宜,成本越来越低,已经升级到第二代的测序仪器了,我们国家也都有自己的仪器了。我测算了一下,如果用国家预算,在国家实验室里面自己合成,然后包好,再自己招标买,只是走个OA的过程,各环节都是自己人,算不算是极高利润的好事啊?其它不知道,从CX2的资本变化来看,应该是不错的吧。这里必须竖个大拇指,谁说我们苦,看看人家,就干得风生水起啊。

注意簇转换了:Index和DX1的交集是DX1买Index的东西,后来超搞笑的一个热图发生了。不知为何,Index和DX1,DX2,DX3发生交集,上海疾控中心开始购买一些与CX2相同的测序的东西,但是不是从CX2购买的,而是直接从上海本地的一家叫大龙公司购买(耗材大龙买,试剂自己配制,然后卖给自己单位,用户是DX1,2自己。为什么这么说,followthe money嘛,都有账的),然后,为什么说搞笑,自己上网搜,说明书内容一模一样。估计是Index抛开了CX1,2直接和DX1,2合作开始干了,不知道是规避风险还是啥的。这里突然冒出来的热图简直要把我吓着了。DX2以前是经营量不小的淘宝化妆品店主,我瞄了一眼是眼霜和面霜,雅诗兰黛兰芝居多啊,啧啧!没错,这也说明我们平时确实很闲,或者DX2很会利用时间。还注册有公司,叫上海欣欣特产贸易有限公司,不知道淘宝账单是啥样的?哪位高人拉出来看看。还有电话,然后引出了DX5,DX5是上海检验检疫局搞营养与食品安全检查的,然后,然后DX2和DX5是夫妻。这真是全面诠释在职搞三产啊,这DX5在检验检疫搞这块的,DX2淘宝卖化妆品,成本能比正常的有效压低很多吧。查了一下都是有学历的人,所以还是要脑子活络,我们天天在单位正经八百的干,总埋怨待遇不升,群众不理解,要是也学人家高学历人才一样,那每天都有干劲啊。DX6是热簇引出来的对象,应该是个白手套类型的吧,这里要留一个时间戳,证明DX6公司的实控人是DX2,

多年前的炎热的7月的一个周四,DX2通过DX6公司的账户给DX6兴业银行的尾号510的卡发了工资(凭证尾号9983,怎么证明?网银,有标记戳的),那个时候DX2可正坐在上海疾控中心的办公室里,DX6公司农商行的付款很整洁的,都是进一笔卖出一笔,要结合DX2,3,4,5,6的个人及近亲的银行流水才容易看清楚。要是能人把上海农商行这个库都可以改,那我先告辞了。搜索了一下,DX2跑去读在职研究生了吧,然后就应该可以全职干这个了,DX6这个时候卖的全部是跟测序相关的服务(服务?你说多少次就是多少次呗,反正用户是自己,只要有点数据向上交代即可)。这里热图引出了DX3和DX4,角色跟CX1一样的,组织结果的完美复制,DX3从检验科学出身又去读了法律,算是内部总管,操作了很多DX6公司的转账,购买,当然不需要销售,客户就是自己单位的同事。谁有热图的更好算法,记得分享给我。DX4做实验室内审这一块有资质,还是网红摄影旅游达人,可怜我还只去过东南亚某国啊。DX2和DX5应该收入不俗吧,反正比我周围的生活好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大家都是拿工资的。读书期间房子也装修了(自己搜,现在装修老板居然接活要先出方案放网上,简直了),用H7N9的奖励出国游学,孩子也出国游学(直接链到学校),金融数据库里还捞出孩子好几个年金钻石计划账户(也有可能是在上海的同名)。好像DX5也是到处旅游,活得好不自在。这里有一点讽刺,也感谢单位有存档,十多年前的DX2,4,5同志在各自的党支部活动中写的保持先进性的整改提高阶段措施的文笔是何其相似,又有否时刻记在心里呢?各位同志,要学习这种生活方式啊!回到Index的时间戳,2017年Index的所有热图转到了上海,然后就在DX6的公司里任职,然后开始接上海所有疾控中心和疾控中心合作单位的测序的业务,这里分析的时候有点奇怪,Index的本行是流感病毒吧,但是好像有很多是细菌的业务(我们中心这两个是分成两个所的),后来从热图看,是外包给一家了,哈,自己专业的自己做,不熟的专业外包,只要能拿到项目就行。然后DX6的热图又覆盖到DX5了,还有很多发票记录,以高学历人才的智慧,发票有多少东西是真正购买过的呢^_^(这里发现一个可爱的规律,实质跟我们政府的发票管理发展有关,以前是纸质票,07年的时候,DX5在外应该是虚开的发票也就每次5640,4032这种购买激素的;过了几年,就涨到每张1万多了(全是化学基础品),其实单位翻查一下报销记录,很容易的;到了后来发票电子化了,就必须控制实体公司才能搞了,不能再找外人瞎开了)。再往后就是有跟DX6公司名字相近的公司成立了,热图外联全部是疾控中心,医院和检验检疫,服务是测序,产品里还是有测序试剂盒,真是一套东西卖到老啊。从天眼查里看,DX6是不是被用完放弃了啊,所以年轻人还是得自己学习才行啊。

总结一把然后割,要学会利用时间和周围的资源,从公开资料上看,DX2一边开淘宝店,还一边受了H7N9的表彰,生活也是靠疫情一次次改善的。政策这几年推行转化,公卫最捷径的就是急性传染病,客户就是自己,技术不是抄各单位的现有就是国家下发,测序的数据可以作为资产卖到国内外,只要有个实体,不仅是自己,这条线上看到甜头的都会纷纷游向来这个实体分一口,我问了实验室的,CX2,DX2产品基本上就是国家用经费验证比较过的反应体系试剂盒,配上核酸引物。所以不要老问我们的工作是否是事业,你会做人,事后会吹,努力把经费装到自己的口袋就能开辟出一片天地,至于过程是怎么做的,见仁见智吧。总的来看搞流病和统计的还是清贫的,对不起,慢病和戒烟我就不打搅你们了。

——————————我是分割线-----------------------------

回头再看一开始的问题,我们公卫的发展,有人成就了事业,但国家的经费真的用到刀刃上了吗?又有谁记得那些禽流感,SARS期间去世的人的名字,最多,那只是我们统计表格上转归的一个数字,但希望公卫的某些人看到病患,别像看到钱后面很多个零一样,不做两面人,尽心为民众。好多同仁在外面辛苦流调,上预防管理措施后所有人都对我们白眼。到医院临床医生也不喜欢我们,怨我们搞得他们太辛苦,还不能很快解决问题。遇到疫情,老百姓也是担惊受怕,染上了,我们公卫的又帮不了忙,还要调查隔离密接。预防控制啊!要是再来一次大流行,希望我们能减少一点自己的打算,还是有个愿望,这种热图不要象肿瘤一样渗透,复制下去了,节约点用在公卫的整体发展上,别幸福了一条线上的某些人,苦了整个系统。我还想哪天走出去,百姓对我竖大拇指,说一句你们公卫人辛苦了。另外,这个分析方法估计发不了文,有机会把所有资料放到网上,但估计···再次感谢大数据,库很多,只要算法,接口对了,上云跑完全不需要人力物力(单位的云账号),有兴趣的可以多研究,P语言还是很不错的,各类工具随手就来。国家哪个库要是能弄到index等的支付宝流水和微信记录,估计会打开一个大宝藏。

——————————我还是分割线-----------------------------

以前的帖子,没想到,刚刚得知,武汉的事快两个月了,WHO和全球的专家也把检测方法公开了,然后国家疾控中心说要下发检测试剂盒,居然不是自己下发,猜猜是哪个公司的!问单位的同事为什么,都是一副说不得的表情,能不能长点心啊!真是疫情能保证下一代在国外的生活啊!吹,我就看你们怎么吹!

*_*今天我自己的家人也被征召了,行,一家人都在防护治疗第一线,医护在拼命的时候,有条线上的已经开始写突出成果记录和申报科技成果了,疫情又如这些人的一场欢宴,这里面的每次重复但也变化上演的狗血和得利,谁又会在意。谁还记得那些感染了的病例,反正我今天又要去做流调。试剂盒短缺?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东西为什么由国家推荐你们来供应?如果说这么大的事要靠外面小公司来解决,我不客气地来一句,病毒所和各疾控单位没有存在的必要。另外,序列出来到放出试剂盒的这段宝贵时间,你们是怎么操作的?评价!?里应外合更适合吧,正激动地预估着收入吧,看你们这帮人在群里上窜下跳的。

哦,多说两句,你们上供了多少钱来获得推荐,然后回扣15%以选择你们的东西?没错,你们的人肆无忌惮的声音我们在隔壁科室都听到了!没事,看你们怎么表演,此疫过后,所有收集的数据都会上传给大家分析,凭证据说话,毒瘤不除,公卫永无宁日!

疫情开始我把云又开了,今天继续长见识了!美敦力!DX2这回的操作简直了!放出使用Bioline的消息!另外,波士顿你那位叫丁保金的同学,你们继续发国难财!

我不吹公卫的哨,去年我已经吹过被删了,现实更是响亮地打了我一记耳光,我只会公开我采集到的数据和分析,你们自己去核验和评判

责任编辑: 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