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前美疾控中心主任:新冠疫情严重困扰中国制度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前主任弗里登在纽约外交关系协会谈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对全球公共卫生的影响。

纽约市—

武汉新冠病毒爆发后仅用了数星期疫情就已蔓延到全球20多个国家,形成一场世界公共卫生危机。但中国至今未允许美国疾病防控专家前往协助,仅允许世卫组织派先遣队前去调研。这对全球遏制这一病毒的传染会带来什么影响?

托马斯·弗里登(Thomas R. Frieden)是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前主任,他在纽约外交关系协会2月12日就新冠病毒举行的研讨会上回答“世卫组织先遣队能在中国做些什么”的问题时,批评中国至今未对这场危机作出符合国际规范的因应措施。

他说:“一个多月过去了,我们仍然不知道非常基本的信息。这可能是公共卫生的技术问题,但我们期待看到发病时的一些病例,就是标准曲线,这是首先要做的。但我们还没看到。我们期待看到有多少人——按照年龄组、在哪个星期、在什么地方——得到了检测,以及阳性率是多少。但我们还没有看到。我认为,这不是重大的、甚至完全不是任何形式的隐藏信息。但我认为,这个前所未有的事件严重地困扰着中国的制度。尽管在萨斯之后,中国大大改善并增加了对公共卫生的投资,但它仍然是中国制度中相对薄弱的部分,比如,比起它强大的社会动员、社区动员能力来要弱得多。”

现担任非政府组织“决心拯救生命行动”执行主任的弗里登认为,由于现在对新冠病毒仍知之甚少,这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最后结局如何只有等时间来说明。但他还是作出了两个预测。

他说:“目前重大的问题是,究竟新冠病毒是可控的——就像我们对萨斯的了解,它消失了,至少过去14年没人再被感染——还是它会像流感、普通感冒一样,在地区、在一些国家,流行数月、数年,或永远存在?我们确实不知道。我们必须做的是继续假定它能够被遏制,并尽可能地遏制它。同时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如果我们无法彻底制止它,我们要如何更好地管理,也就是所谓减轻其影响。”

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系副教授努佐(Jennifer Nuzzo)则对遏制这一病毒抱比较悲观的态度。原因是她认为,新冠病毒与萨斯病毒非常不同,它传播快、病症轻,很难发现在什么地方,“当本地传染开始出现时,会很容易导致遗漏病例。”她说。

责任编辑: 唐冬柏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