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艺术世界 > 正文

当建筑美成水墨画—浅谈徽派建筑

作为传统的建筑流派,

徽派建筑一直保持着其融古雅、简洁、

富丽于一体的独特艺术风格。

所独有的粉壁黛瓦马头墙。

它们美的仿佛不再是一些真实的村子。

而是一张张水墨洇染的水墨画。

它以自然、古雅、

隐蔽的徽派风格,独树一帜。

今天给大家分享陈仕彬先生

在一研讨会上的发言

浅谈徽派建筑

——陈仕彬

众所周知,徽派建筑自成一派,非常富有文化美学意蕴和形式美感。徽派建筑给我一个直观的感觉是它兼集了南北方建筑的特点,既不像北方建筑那么粗犷大气,又不像江南建筑那么秀丽温婉,既有从北方带来的实用性,又吸收了南方建筑注重雕饰的特点,可以说,徽派建筑自成一格,别有风韵。如果要概括他的美学特征,我想从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中提出八个字会很合适,那就是:典雅冲淡,清奇自然。巧的是,司空图的祖籍也是安徽。

首先,徽派建筑风格的形成不是孤立的,我们应该有一种大文化的观念与视角。

一种建筑风格的形成,除了地域环境的因素,与当地的人文气息也有很大的关联。徽派文化实际上是一个完整迷人的文化系统,我们讨论徽派建筑也必须放到徽派文化的大背景中去。提到徽派文化,我们会想到从朱熹、戴震一直到陈独秀、胡适的历代文化名人,会想到理学和朴学,想到徽州建筑、徽商、徽州茶道、盆景、雕刻、版画、乃至徽菜。

当然,我特别留意了书画方面,清代书法大家邓石如是安徽人,篆刻史中的“徽派”或“皖派”影响很大,绘画方面甚至出了一个具有鲜明的士人逸品格调立场,广为熟知的“新安画派”。画派的后继者黄宾虹不仅祖籍是歙县,而且其艺术生涯与黄山联系紧密,终成一代宗师。至于当代吴冠中对徽派民居的钟爱,更已经成为画坛佳话。

那么,这些文化传统,这些人,究竟和徽派建筑是什么关系?是文化和艺术家渗透影响了建筑,还是建筑之美反哺滋润了文化和艺术家?

吴冠中《双燕》

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的别墅,我们这整个别墅区,实际上不仅仅是对徽派建筑的传承与创新,更应该是对徽派文化乃至中国文化的传承和弘扬,其重点应该是文化内涵的深层挖掘,这是建筑的魂。我们的成功之处,应该是在于我们通过建筑,通过整个系统,传承了徽商精神,传承了徽派文化。

第二,我想从书画的角度对徽派建筑进行一下简单的解读。

中国的绘画、戏剧、音乐、书法、建筑等艺术门类之间实际上存在着水乳交融的关系。宗白华先生说“中国的书法、画法都趋向飞舞。庄严的建筑也有飞檐表现着舞姿。”书画与徽派建筑在形式美感和文化内蕴方面有很大的相通之处。

就形而下的角度而言,无论书法还是国画,都是水墨的艺术,计白当黑,都是把黑与白发挥到了极致。而徽派建筑中的粉墙黛瓦以及整个色调,同样是对黑、白、灰层次变化的精彩演绎,单纯中传达出和谐与统一,实际上是一种大美。另外,中国画讲究虚实,徽派建筑实际上也是通过主体建筑、马头墙以及巷道空间等营造出一个虚实相生充满意境的审美空间。

就形而上的角度而言,徽派建筑在建筑格局等各方面把周围的大环境引入封闭的小环境中,追求人与住宅、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这实际上充分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的理念。而“天人合一”之境同样是中国书画家孜孜以求的最高境界,道法自然,复归于朴,才能创作出传世的书画大作。

“鹊尾式”马头墙(来源:郑志元绘)

可以说,一座徽派建筑就是一件艺术品,就是一幅立体的水墨画。

最后,我想从个人的角度,谈谈我对当今别墅设计的一点想法和期待。

别墅到底是什么?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追问过这个问题。很显然,它的功能已经不仅仅是供人居住,而是要满足人们对理想诗意生活的向往。其实,中国传统文人历来对建造自己的园子情有独钟,王维的辋川别业、白居易的庐山草堂、杜甫的浣花溪草堂……这些不仅仅是自我空间的营造,更是传达出一种生活理念和精神境界,而且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

我的很多朋友,都感慨现在看不见找不到有感觉的房子,尤其是书画圈子里和其他有很高审美品位的朋友。当代的别墅设计已经在对西方的过度模仿中迷失了自我,而彰显不出我们自身的文化品格和设计个性。中国气派到底是什么?出路在哪?我想,一方面需要我们富有文化底蕴和设计才华的专业设计师能够们深入传统,从传统建筑中吸取灵感,有所创造和突破,比如我们今天讨论的设计的很成功的徽派风格的别墅。另一方面,我想我们也要有“跨界”的观念,如果艺术家、书画家能够参与进来,或许会更有意思,而且别墅的设计其实是一个完整的文化系统工程,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座房子就可以叫做一栋别墅。

明代大文学家汤显祖有两句诗,说: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徽州是一个让人迷恋的梦幻之处,不管怎样,我觉得能够拥有一套徽州建筑风格的别墅,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责任编辑: 宋云   来源:大道堂艺术馆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艺术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