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华日》三记者被逐 中共发飙罚美媒内幕

—大陆疾控中心主任喊冤 称疫情早已上报政治局

美国《华尔街日报》日前一篇评论文章,引致其3名驻京记者被中共报复吊销采访证。

中美继续角力,2月19日中共宣布驱逐三名《华尔街日报》记者,理由是该报2月3日发表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文章。中国问题专家表示,事件表面上因一篇文章引发,实际是反制美国限制中共官媒,也是对武汉肺炎疫情资讯流通的打击。此外,15日传出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落马受查的消息,随后又“道歉辟谣”。据称,疾控中心早在1月初已报疫情给中共政治局。

登“亚洲病夫”文章《华日》遭封杀

中共周三(2月19日)宣布,即日起吊销3名美国《华尔街日报》驻北京记者的采访证。3名驻京记者,包括两名美籍副采主编李肇华(Josh Chin)及记者邓超(Chao Deng),以及澳洲籍记者温友正(Philip Wen),被要求于5天内离开大陆。这是中共首次针对一家媒体,而不是针对个别记者的具体封杀措施。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网上记者会称,《华尔街日报》发表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文章,诋毁中共政府和中国人民抗击疫情的努力,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和国际社会广泛谴责。

美国务卿:应反驳而非箝制言论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同日发表声明,谴责北京的行为,指“成熟、负责任的国家都明白,新闻自由是报导事实及自由表达意见。(北京)正确的回应方式,应该是提出反对的论述,而不是限制言论。”他并希望中国人民能够像美国人一样,能享有获得正确讯息及言论的自由。

驻中国的外国记者协会(FCCC)同日亦发表声明,谴责中共的做法,指该行动是北京当局透过报复驻大陆的外国记者,对外国新闻机构采取行动的一次极端和明显的尝试。外国记者协会指,今次是自1998年以来中共首次驱逐外国记者出境,并形容行动为“前所未有的报复形式”。

《华日》文章《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 is a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文章,是2月3日的一篇专栏文章,作者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是巴德学院(Bard College)教授,也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有关美国政策和国际问题的研究员。

在文章中,米德批评大陆金融市场,比传为爆发武汉肺炎疫症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更危险,同时指控中共掩盖疫情的作为让他们失去“国际信赖”,并认为疫情过后,大陆的政治局势、金融体系等恐怕都将大受打击。

纽约时报》引述《华日》内部人士的消息说,这篇文章刊登之前,该报新闻部的工作人员就已经警告高层,认为将“冒犯”中共,并引起严重后果。不过,鉴于西方媒体编辑独立,以及新闻部与评论部严格分开的原则,最终编辑部决定以“亚洲病夫”的标题刊载文章。

该文在美国也引起不少批评,尤其是熟悉中国民情的人士,对《华日》采用这样的标题感到不解。作者米德也表示,他对文章内容负责,但采用什么标题,则由编辑部最后决定。

也有人认为,标题应该具体为中共政府,而不是泛指中国。但无论如何,美国社会对一种言论引发中共如此暴跳如雷感到意外,虽然之前美国航空公司甚至NBA都曾经“享受”过同样的待遇。

有分析认为,在时间点上,中共在《华日》这篇文章刊登后16天才采取惩罚措施,与其说针对文章表现的“歧视”成分,倒不如说与美国国务院2月18日把5家中共官媒列为外国使团(foreign missions)加强规管,有更大关系。

2月18日,美国国务院将5家中共国营媒体包括新华社,列为外国驻外使团,加强规管。 

专家:打击疫情资讯流通

中国问题专家季达说,中共以驱逐外媒记者出境的方式来表达不满,令人更担心的是对武汉肺炎疫情资讯流通的打击。事实上在疫情发生后,不时传出媒体采访时受阻的消息。而且,被限令5天内离开大陆的《华日》记者之一邓超(Chao Deng),目前正在疫情中心武汉。邓如何能从已经封城的武汉安全离开大陆,现在成了美国关注的一大问题。

中共官方宣布惩罚《华日》后,时代集团发言人艾琳·穆菲(Eileen Murphy)发出抗议,并说:“目前,独立新闻媒体从中国发出自由的报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共青团推“虚拟偶像”被骂翻

武汉肺炎持续延烧,疫情的控制与民心的维稳,变成中共的心头大患。

周一17日下午,共青团中央在微博推出“江山娇”与“红旗漫”两位虚拟偶像,以轻松的口气写“快来给团属爱豆(偶像)打call(支持)吧”,本想维稳年轻人,却在上线3小时内,被大量网友骂到“翻车”(七彩)。目前该微博内容已全部被清除,简介也改成“对不起,还需要休息……”。

网友在微博下的评论一片不叫好:“我是你的公民朋友。不是粉丝。”“有这个闲钱搞无关痛痒的宣传,怎么不处理一下肺炎。”“官媒就要有官媒的样子,做出简洁明了大方的宣传。接地气是指贴近人民群众的生活气息,不是搞脑残玩意。”

共青团这个微博,也在哔哩哔哩(B站)进行“宣发”,然而他们的第一条B站动态也遇一片骂声:“不要把爱国饭圈化。”“我交那个团费是用来追星的?是不是以后还得团员给你做数据反黑?”

时事评论员晨钟评论说,共青团的“虚拟偶像”上线不够3小时就惨被大陆网友骂翻,恰恰突显武汉肺炎爆发后,尤其是李文亮医生死后的一个民意转折点,中国人对中共的执政越发不信任,对中共的维稳与洗脑手法,也越来越清醒。

疾控中心警示被中央冷待

武汉肺炎疫情失控之后,公众把矛头指向中共疾控中心,指该中心主任高福等人掌握“人传人”疫情讯息后,不公布疫情实际情况,反而在医学期刊上抢发论文,为自己未来升官铺路。

党媒发表习近平讲话内容的当天,2月15日11时,贵州、广东和黑龙江等多地官媒都转发中纪委通报称,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落马受查,但随后都删除该消息,贵州党媒还因此“道歉辟谣”。官媒随后也称,未在中纪委监委的网站上看到此消息。

就在上述消息出来后,网上出现不少替高福“喊冤”的消息,并把矛头指向真正的祸首中共中央。

2月16日,经济学家、东南大学教授“华生2010”的文章《如果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也替高福“打抱不平”,指高福实际上是12月30日武汉几名医生在朋友圈发消息提醒中体制内最高级别的报警人。

香港媒体2月17日的报导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话指,去年12月底,武汉传出不明原因肺炎后,疾控中心随即介入了解。今年1月初,该中心向卫健委等中央部门及中央领导通报预警,认为这不明原因肺炎有通过呼吸道传播的风险,应立即在公共场所采取防控等。专家分析病毒后认为,该病毒与萨斯病毒相似度极高,中央应及早行动。

在1月初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开会前,中共疾控中心的有关报告已上呈中央,并建议立即在公共场所采取紧急防控措施,1月6日,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要求启动中共疾病控制预防中心二级应急响应。

但是,因为当时临近中国新年,最高领导人只提出要注意防范,还要求“不要因此造成恐慌,而影响即将到来的中国新年节日气氛”。

该名消息人士说,在1月7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如何应对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并不是会议的重点。直到1月20日,习近平才对疫情作出公开指示。1月23日武汉封城时,国务院新年团拜会上还一片“欢庆”气氛,习近平对武汉疫情也只字未提。

报导说,在中央轻描淡写的指示下,已发生人传人病例的湖北两会照开,武汉还举行盛大的万家宴聚会。消息人士还说,包括高福等专家,在中央及地方均未对疫情高度重视的情况下,采取了包括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的预警方式。

该名消息人士说,有关专家并非如外界盛传的那样未尽责任,而是权力高层决策,以及基层执行环节,都出现严重错判,才导致疫情恶化。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吴雪儿、林哲香港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