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共产党一开始就撒谎”! 旅加武汉人讲述疫情真实情况:一场人祸

吴先生得到的一个真实的政府内部文件显示,湖北省的一个60万人的县城,1月23日封城前,确诊的人只有13人。封城72小时后,县城里已有580人确诊,疑似病例达到3,000,确诊里面40%是重症病人。(为了保护提供信息者,吴先生暂时不能提供文件的图片。)

武汉“封城”后,官方要求超市、便利店只接受以社区为单位的采购。图为2月28日武汉社区工作人员正在准备将采购的食物交给当地居民。

一位旅居加拿大的武汉人吴先生向大纪元媒体集团爆料,他在武汉的15位亲友感染新冠肺炎,3位已去世。

在武汉生活了40年的吴先生现旅居加拿大,他在武汉的15位亲友已感染新冠肺炎,3人已去世。他质疑中共官方一直瞒报感染和死亡人数。

吴先生透露,在公民记者方斌报导出,一个医院看到8具尸体后,他于2月2日联络到一位在武汉一个殡仪馆工作的朋友,这位朋友告诉他,烧尸炉24小时运转,当时每天大约烧120具尸体,“一个车装8具尸体,一天要运去15车。这些都是用专门通道拖过去烧的尸体,没有亲人跟随的尸体。他会用专门的袋子装起来,这个遗体有四层袋子。”

认识的人死掉3个

“2月2日我们给社区打电话,因为我一个亲戚快去世了,发烧39.5-40度,烧了17、18天了,社区主任就说,你不用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你,武汉市需要住院的人有二十多万人。他说,你没有机会的。”

“这个疫情是个非常可怕的事情。与我有血缘关系的人有3个人感染,我的同事和朋友中有12个人感染,我认识的人中,死掉的已有3个了。”

共产党一开始就撒谎,不确认,我所有感染的家人和朋友,他们都面临一个问题,他们(中共)不确认,他们不认为是新冠肺炎。

“我的两个亲人,一个远亲,他是在1月8日就确诊了,但是不告诉他,让他回家,当时回家以后就传染了很多人,我还有一个亲戚是1月19日确诊的,也是回家,到2月2日我们才知道,原来早就确诊了,也感染了家人。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任这个事情,根本就不管,所有的医院都成了社区传染。”

我一个亲戚1月8日诊断书写着,“双肺有感染性病变,通过CT看出呈毛玻璃状”,这就是典型武汉肺炎的症状,但是就是不给你确诊。他不确诊你就得自己掏钱,如果确诊为武汉肺炎就得国家掏钱治疗。

“所有的亲友都是有症状的,连续高烧,剧烈咳嗽,那种高烧是你吃抗生素不能退的,有吃退烧药,退烧后6个小时,马上又烧。”

“我这边亲人朋友呼吸困难的,基本都已经去世了,因为呼吸困难,那就是重度感染,就要插管,插管基本上就没有回来的。举个例子,我一个朋友,1月8日做CT后,打了几天针后,要求住院,医生不同意,让回家回社区打针。1月17、18号就出现呼吸困难,就住院,插管是在1月23日,插管4天去世,年龄不到70岁。”

吴先生去世的3位亲友中,有一位是住进了金银潭医院。他说,能进金银潭医院的病患,可能会比进别的医院活稍微长几天。

吴先生从亲友那里了解到,2月2日以前,求医非常困难,感染了武汉肺炎只能在家里等死。

7,000癌症病人受影响

吴先生有朋友是武汉某医院的医生,那位医生告诉他,在2月2日以后,病人有机会住院,如果你告诉医生你完全不能呼吸,是有可能住院的。住院这方面有好转是他们把大量的轻症患者转移到方舱医院去了,同时还把其他科室的病人赶回家。

“这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因为他把癌症病人也赶回家。在我认识的人里面,有3个癌症病人在过去一个月里去世了。因为没有放疗化疗,还有重症的病人都是拔管拔针回家的。我做了一个记录,我朋友的长辈是2月15日早上突然被赶走,整个一个肿瘤医院都清空了,床位都腾给了武汉肺炎重症患者。我的医生朋友告诉我,整个武汉市大约有7,000癌症住院人士受影响,”

武汉一线的医护身处极其严峻和危险环境

而武汉一线的医护人员,也身处极其严峻和危险的环境。吴先生说,他认识一些一线的医生和护士,他们告诉他,早期大概一天全湖北省的核酸检测名额非常有限,如百步亭社区几万人就1个名额。2月中旬稍微增加一些名额。一线医生和护士2月20日之前,基本都是10个小时一班,是没有停过的。

吴先生说,在湖北省仙桃三伏潭镇卫生院,50岁的刘文雄医生2月25日病死,他的家人要去申请工伤,政府拒绝。她展示了接诊记录,证明他在1月12日至2月12日,他在发热门诊接诊了3,000多个病人。三伏潭镇人口7.5万,意味着他一个人接诊了这个镇上4%的人口,一个乡镇医院大约有4∼5个医生,也就是约2成人去看了发热门诊。

医生朋友还告诉吴先生,武汉市内的医院,从2月5、6日后,就没有N95口罩了。

“我知道的三家医院(包括李文亮医生的那个武汉市中心医院),一个月以来,都没有这个口罩。这三家医院都是很大的医院,我相信其它医院情况也相似。”

吴先生计算了一下,武汉市内大约有30万名医护,外地去支援17万,每天都要消耗百万个口罩,医疗物资极其短缺。

“包括隔离病房的医护,使用的湖北枝江的一个口罩厂生产的民用口罩,我把这个口罩发给我美国的一个医生朋友看,他说戴这个口罩进隔离病房,基本就是自杀。他们现在使用的护目镜,都是每天清洗、消毒,然后第二天接着用。”

“防护服基本是国产的,之前还是美国杜邦的,现在都没有了。”

因为缺乏基本的防护物资,很多医护被感染,而官方却称,疫情得到了控制,很多省零新增病例。而吴先生从医生朋友那里了解到,“李文亮所在的医院就有150名医护感染,协和有300多名,这还是月初的数字。这是非常可怕的。只要医护人员在不断的被感染,这个疫情控制就是个笑话,我不相信他们的疫情控制住了。”

跳过红十字给医护捐赠

吴先生从1月起,给同济和协和等医院分三批捐助了总值4万人民币的医疗物资,包括N95口罩,护目镜等。他选择跳过红十字,直接与医护人员联系。他说身边有很多华人也在这么做。

“我们主要是捐给在网上呼救的医生和护士,他们在网上请求帮助,我们就会跟他联络,然后就寄给他。”

政府2到3天会提供一些菜 价格是平常4倍

武汉遭封城已38天,吴先生说,武汉人不仅被剥夺自由,生活物资问题也越来越浮出水面。政府2到3天会给你提供一些菜,我不知道主粮怎么提供的,菜我知道主要是萝卜和白菜。

“从我2月24日朋友发给我的一个菜单图片看到,几颗白菜,几根黄瓜,加上一些别的菜,就100块,这个价格大概是平常的4倍,那很多没有工作的人和老人基本是吃不起的。”

吴先生的亲友中有需要吃奶粉的孩子和孕妇,面临买不到奶粉和营养跟不上的问题,目前只能通过社区工作人员,帮助去超市买一些高价猪肉、成人奶粉。

一场彻底的人祸

吴先生得到的一个真实的政府内部文件显示,湖北省的一个60万人的县城,1月23日封城前,确诊的人只有13人。封城72小时后,县城里已有580人确诊,疑似病例达到3,000,确诊里面40%是重症病人。(为了保护提供信息者,吴先生暂时不能提供文件的图片。)

他说,这足以证明共产党封城,造成人民的恐慌,他们会排队去医院,造成医院里交叉感染,医护人员感染。医院里面不要说走路,连站的地方都没有。

吴先生说,17年前由于中共隐瞒萨斯疫情,造成全球多国民众丧生。17年后历史仿佛重演,中共再次隐瞒新冠疫情,病毒蔓延到全球60多个国家,是因为中共体制没有变,它不受监督,共产党的医疗体系,是一个敛财的工具。

他在武汉得了感冒去医院,要打两周的针,花掉几千人民币;晚期癌症患者都无药可医了,也要被压榨几十万元。

他说,“共产党在这次疫情中彻底透支了它的信誉,它的财力,它的军警力量。它将无力面对接下来的通货膨胀以及社会动荡。对武汉人来说,几乎每一个人的亲人或者朋友,抑或感染、抑或死于这个病毒。这在他们的心灵会留下永远的创伤,无法修复。”

“这场灾难才刚刚开始,还会有更多的中国人死去,那么中国人会从这场灾难中认识到,共产党是一切罪恶的源头,他们会奋起追求自己的自由。”#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多伦多记者站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