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袁斌:疫情扩散 中共会“给大家一个说法”吗

作者:
令人瞠目结舌的是,3月4日,中共新华社居然发表了一篇题为《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的文章,题目就已经够恬不知耻的,更恬不知耻的是,文章竟说:“现在我们应该理直气壮的表示,美国欠中国一个道歉,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没有中国的巨大牺牲和付出,就不可能为全世界赢得宝贵的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时间窗口,可以说中国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将新冠肺炎疫情挡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

图为2月18日多名患者在由武汉体育馆改造的方舱医院

今天是武汉封城第41天。醒来后第一件事照例是看方方日记。

今天的方方日记从“追责”谈到了“想要有一个说法”的问题。她是这么说的:

“在疫情紧急时,没有人顾及追责,也没时间调查,人们都以体谅之心,放下了所有纠结。而现在局势转缓,存放在心的问题,便会露头,就会想要解答。此外,看到有些事情,瞬间就有进展。比方出狱女人奔到北京的事,比方李跃华无证行医的事。同样在疫情之中,处理起来无比快速。可他们想要的回答呢?比方,李文亮的事,已经调查了这么久,说法呢?

“是呀,李文亮的事,是一个结。其实,中心医院的伤亡,何尝不也是一个结。这一个一个的结,如不解开,武汉人的心结也是难以解开的。时间越久,这个结会越系越紧,越变越复杂,心头的创面和深度,也会越发扩大与加深。心理咨询专家说,随着危险的解除,真正的创伤,会浮出水面。变成简单的话,就是:你要给李文亮一个说法,给中心医院一个说法,你也要给我们大家一个说法。”

方方的意思很清楚,武汉肺炎总会过去,但不能过去就过去了,还有一个追责的问题——许多悲剧都牵扯到责任,这些责任由谁来负?中共当局不仅必须给当事人一个说法,也应该给大家一个说法。显而易见,这不仅是方方个人的想法,也是大多数人的共同想法。而在所有与责任相关的问题中,最大的问题同时也是国人甚至全世界最关心的问题无疑就是二十天左右的控防黄金期为何被错过的问题?

那么在这个最大同时也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上中共会“给我们大家一个说法”吗?我个人以为绝无可能!

我不排除等武汉疫情完全控制住之后,北京会抛出几只替罪羊来平息民愤,他们完全可能这么干,17年前非典时期他们就这么干过。但中共和中共领导人绝对不可能承认自己对武汉肺炎祸及全中国和全世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中国古代,如果出现武汉肺炎、非典这样的大瘟疫,或者别的任何一种大灾难,皇帝一定会下罪己诏。可自中共当政后,尽管大灾大难持续不断,但从毛泽东开始,有哪个中共党魁下过罪己诏?谁承担过责任?中共又什么时候承认过自己有错?从来就没有!这一次中共同样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错有责任,同样不会给国人一个他们需要和期望的交代。说到底,这是由中共以老子天下第一自居的本性决定的。

中共不仅不会公开认错,而且必定会将丧事当成喜事来办,用所谓的“大国战疫”来往自己脸上贴金。

这不,2月底,武汉病毒还在肆虐,七万多人染病无药可治,数千人死亡骨灰未寒,数千万湖北和武汉民众还呻吟在病毒的地狱里,饱受瘟疫和暴力维稳的双重碾压,生灵涂炭的人间惨剧还在继续,中共便亟不可待的推出了为自己唱赞歌的《大国战疫》。这本书恬不知耻的吹嘘中共党魁“作为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吹嘘“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着优势”,吹嘘“中国积极与国际社会合作、共同维护全球和地球公共卫生安全的巨大努力”,被国人斥为“无耻之尤的登峰造极之作”。也许是碍于民间的不满太大,书才出版就被迫下架了。

《大国战疫》虽然下架了,可中共头号党媒人民日报》1月初推出的系列报导“总书记来过我们家”却还在连载。这组报导竭力将现任中共党魁塑造成一个平易近人而又英明睿智的领导人,迄今见报的6篇,篇篇都刊登在《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的显着位置,有时候头版甚至连武汉病毒疫情只字不提,也要为这些文章腾出空间。

令人瞠目结舌的是,3月4日,中共新华社居然发表了一篇题为《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的文章,题目就已经够恬不知耻的,更恬不知耻的是,文章竟说:“现在我们应该理直气壮的表示,美国欠中国一个道歉,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没有中国的巨大牺牲和付出,就不可能为全世界赢得宝贵的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时间窗口,可以说中国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将新冠肺炎疫情挡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

中共的自吹自擂其实才刚刚不久。我敢断言,接下来更多更恶心更肉麻的颂歌将源源不断的出笼。如果说中共会给国人什么说法,这就是它给出的说法!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