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白云峰隐:习近平面临的生死抉择(2)

—习近平与魔鬼党

作者:
释迦牟尼佛在晚年临涅槃前曾为部分佛弟子作了重大开示,透露了“诸佛下世皆为一件大事因缘而来”、他以“化城喻”等种种譬喻言辞来演说佛法真机,皆为了开启众生对佛法修炼的认知与智慧而来,为了他们将来能理解“十方世界唯一佛乘大法”即宇宙根本大法而铺路,更预言了他众多累世修行的大弟子们未来将继续累世修菩萨行,直至得遇未来佛而得大法度化,成就最为殊胜的佛陀果位与佛国世界,并为他们授记。这些都记载在《法华经》的诸多译本之中

习近平面临生死抉择

习仲勋家族有着崇敬佛法的家风传承,对少年习近平影响很深。文革浩劫过后,佛寺尽毁,习近平只身来到河北正定从政时,力主修复隆兴大佛寺,促进了当地文化和经济的繁荣和发展,这座寺庙曾是赵匡胤为弥补柴荣毁佛而修建,千载之后,青年习近平又来此重修大佛寺。2012年习近平上位后,将迫害佛法修炼人的江派“血债帮”成员逐个抓捕,但在与老老虎交锋的最关键时刻却因一念之差而陷进当下的困局。

释迦牟尼佛在晚年临涅槃前曾为部分佛弟子作了重大开示,透露了“诸佛下世皆为一件大事因缘而来”、他以“化城喻”等种种譬喻言辞来演说佛法真机,皆为了开启众生对佛法修炼的认知与智慧而来,为了他们将来能理解“十方世界唯一佛乘大法”即宇宙根本大法而铺路,更预言了他众多累世修行的大弟子们未来将继续累世修菩萨行,直至得遇未来佛而得大法度化,成就最为殊胜的佛陀果位与佛国世界,并为他们授记。这些都记载在《法华经》的诸多译本之中,成为后来流行于中国的大乘佛教发端的源起,也是“大乘”、“佛乘”及“一佛乘”等佛教关键名词的起源。

释迦牟尼佛还预言,未来佛将传大法度化释迦牟尼佛未来的遗教弟子,未来佛因洪大的慈悲而以“慈氏”为名,度化的人将数以多少亿计,这同时也是古印度更早预言中以法轮、威德与善法一统世界的转轮圣王出现的时代,那是与大航海时代之前诸国封闭远隔重洋的情形全然不同的“地球村”时代了。唐朝时,王玄策曾至天竺取回弥勒佛的真身造像样式,唐朝的弥勒佛造像多作转轮圣王坐像式,即现代人垂膝而坐的倚坐姿势,点出了未来佛出现的时代与特征。在古代西方,倚坐式是王者威权与位阶的展现,这在古埃及造像中亦有体现。佛陀预言,未来人如能明晓《法华经》真义,便一定是有着累世修行根基、志求无上佛道的菩萨行根器者,若未来人能在末法时期不畏讥毁,忍辱无嗔,广为世人透析这一预言天机,阐讲这一真相讯息,功德无量。而后世佛教中那些自谓已得成就而不复志求无上佛法正觉的僧人皆属“增上慢人”,不信佛说,便“无有是处”,徒然自误误他。其实《法华经》中的许多预言和开示都与今天的法轮大法相关,随后我将系统著文阐说。如果说优昙婆罗花开、未来佛已来,如果法轮大法就是释教经书中预言的未来佛乘大法,那中共恶党迫害虐杀佛法修炼人的罪孽那将是何等之大!

毕生皈依弥勒信仰的玄奘遵唐太宗嘱咐而从新翻译的《金刚经》版本弥补了旧译本的不足,再现了早期梵文译本的原貌。早期的佛经译本将释教佛法流转的时期分为“当来世、后时、后分、后五百岁、正法将灭时、分转时”六个时期,而现在正处于第六个时期——佛法承转——的关键时刻。佛经中预言魔将在末法时期派魔子魔孙打入佛教内部,败坏佛法,毁坏佛教戒律与佛法真义。而今天的世人都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系统渗透与操控释教的魔子魔孙,其实都集结在以西方撒旦教徒马克思为崇拜偶像的中共邪党之中,间歇性癫痫发作式的“破四旧”、“文化大革命”、构陷迫害法轮功运动都是共产邪灵附体的中共恶党魔性大暴露的显现,《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有详细阐述,此不赘述。

其实,中共邪党就是佛教经书中记载着的在末法时期集结了魔子魔孙系统渗透与操控释教来毁人的魔党集群,也是西方魔鬼邪教的现代变形体,有着现代政党的外壳,实质却是政教军合一的超级邪教集结体,对正教信仰与传统文化的仇视是共产党魔教真正崇拜的偶像——为毁人而来的共产邪灵的本质。所以,在中共党内根本不存在文痞炮制的所谓“右派”和“左派”概念,在中共魔党内部只有正邪之分,人魔之别,以良知破党文化而出与保党保邪灵组织机器保党魁权欲的区别,良知人士和阴谋家的分别,但其中的负面人物却才是最契合共产邪灵特质的真正接班人,他们运用魔教正邪颠倒的邪魔逻辑与理论工具可以调动力量,组织斗争,打倒同样与共产邪灵签下献身毒誓的良知人士。赵紫阳、习仲勋都曾是党内为数不多的良心人士,为民办事、德才卓著却晚年遭遇打压,但他们获得了全世界民众的衷心敬仰。独阴不生,独阳不长,如果没有这些良知人士与迷惑人的花瓶存在,中共邪党可能一天也存在不下去。中共恶党的核心本质就是邪灵威权崇拜的现代邪教变形体,在党内,一切理论与话语体系都是逆天而行的邪魔逻辑,故其真实面目只能隐匿于阴暗的角落,气数尽时,自然便随内部绞斗升级而解体,无一例外。故倒行逆施的共产邪党寿数都不长,一失去附骨吸髓的主体便会原形毕露,所以共产党内笔杆子炮制的“共产中国梦”大旗只是一个遗臭万年的历史笑谈。所以,如果习近平与其身边人能停止自我催眠,丢弃对共产党官僚机器的迷信,真正翻墙看一看当前的时事真相,真正静心看一看大纪元和新唐人,才能对当前的复杂情势有一个真实的了解。如果习近平能痛定思痛,横下心来运用好当下的权力,因势利导,推动解体中共奴役机器,便能解脱自己和所有在魔党官僚机器中挣扎求存的生命,解放中国所有人,这其实也是当年革命志士们的真正理想,当前中共党内所有人想要寻找平安落地的出路,也正是孱弱的“血债帮”余孽所最最害怕的。历史上有许多人曾走过这条路,为民族、为国家、为民众破开了共产邪灵的奴役机器,弥补和救赎了自己曾造下的罪业,功照千秋以至不朽。而相反,如果习近平错失了这个机会,那下一步清算中共邪党及犯罪首脑罪孽的权柄就一定会落在他人手上了,甚至“血债帮”中都可能出现终结和清算中共罪恶的人,谁主动做,谁就能占尽天时地利与民心,获得中国与世界各界的拥护,抵销自己过去犯下的罪业。多少人都期待着这个机会,而现在权柄就在习近平手上。

而当下,制止人体器官活摘和移植产业的扩张造势,不为“血债帮”的滔天罪孽背黑锅,是习近平从新立稳根基首要的最关键一步。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