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从“无需道歉”看共党对中国人的变异

作者:

“新冠病”去年12月在武汉出现,后来传播到中国各省,也传到了世界多国。前些日,在大街上、超市里、城市小区口,听到百姓中有人谈话,真的让人心里非常难过:“戴好口罩,现在疫情外国很历害,传到国内来了。”“韩国、伊朗的疫情给我们防疫带来麻烦。”“外国疫情也终于很多了,大家都一样。”……言语中,对中国传给世界的疫情一点没有歉疚感,反而有一种“谁怕谁”的感觉。

这可能与前段时间中共外交部和媒体大量报导钟南山“疫情的发源不在中国”之类的话有关,后来在众人口诛笔伐下改成含糊的说辞:“疫情发源尚不明确。”企图为中共脱责,利用不明真相的中国人的“爱国”情结,“反正疫情发源说不定在外国,还是中共抗疫的好啊,风景这边独好!外国不好。”

这与中共一惯在遇到自身危机时,总要掀起中国人“抗美、反台、反日”情绪一样,以转移矛盾和视线,对外国人的灾难毫无同情(如911事件),对生命漠视。只是这次事情确凿,没办法搅混水。这种被党文化变异的人性,让正直国人受到陷害,如媒体人阿丘在网上说了一句“中国应向世界道歉”而被封杀,真的是害了中国的礼仪和道德。

其实,也不只是这次的新冠,2003年的非典、2004年及后来的人禽流感、2009年的猪流感,以及期间的雾霾、沙尘暴等,除了猪流感外,这些世界性的自然天灾都是中国传给世界的。但是,没见到一个道歉。

共产党蹂躏的土地,天灾多却还一副“老子没错,你们不好”的流氓相,为什么?因为党文化里有“平均主义”、有“谎言欺骗”、有“妒忌”、有“宁可毁掉世界也不能损我伟光正的邪恶”,而这些毒素,通过几十的宣传、教育、威逼利诱和各类政治运动,已深入很多中国人的骨髓和灵魂,他们不知被变异。

举个例子,全中国很多省地每天有人感染,复工困难,大家都忧心忡忡,武汉患者更是在血泪中煎熬,家破人亡的悲剧让全城恐惧,殡殁馆、焚尸炉每天传出惊叫……但王沪宁的日子却过得比蜜还甜,这个宣扬“人性恶”的愚蠢的共鬼代言人,因为操控新闻,在媒体上大谈中国人多幸福快乐,企图让全国人都中毒得臆症。

但是,确实有中国人认为:“中国好,大国抗疫比美国有力;”“疫情是美国的生化武器;”“道歉毫无根据”……中共的邪恶,从上世纪二十年代附体中国之初,到新冠状爆发,一直都是这样欺骗。从“亩产万斤”到“64学生是反革命暴徒”,从“天安门自焚”到“我们国家没有非典”,从“新非洲猪瘟可以吃”到“香港市民是暴徒是港独”……

但是,“我党“始终是伟光正,就如文革和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连共产党内部也有人知道是错的,但从来没向中国道个歉。甚至在疫情流行之时,还在血腥迫害讲“真、善、忍”救人的法轮功学员,活摘中国人的肺给因新冠病而双肺感染的权贵富翁移植。精神上邪恶超过肺炎的恐怖。有人说:“应让那些活摘他人肺移植的主刀者得新冠,让相关人员得到相应报应。”这让人想起聊斋《画皮》的故事,魔鬼活摘书的心脏,最终被老道消灭。魔鬼的死当然是善良人的愿望,那些披着人的外皮而内心邪恶的人,却是要等中国人如老道一样有看清并清算它们的觉醒。

新冠是不是武汉P4实验室的,笔者没有去调查,但是笔者可以肯定,新冠与共党破坏中国自然与生态,破坏中国人的文化与道德绝对有关。为什么同样被赤共污染的西藏,据说只得过1例新冠而且现已清零?因为那特殊的高山区域,一直相信神灵,没有如其他方被赤化变异的彻底,青海也是如此,新疆与内蒙相对被变异得严重。

共党要变异国人当然要打出好听的话。一些中国知识份子对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有误解,也恰是被变异的结果。比如,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或任何组织,为得民心总要描绘自己的正当性。有些中国人认为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不是有自己的目地?其实,如果一个正常的人,他会去调查和了解,看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中共到底是什么?

如果每个中国人都能人心归正,做到兼听则明,都能觉醒正义,那中共再有多的邪招妖术,也不管用了。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