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好一个盛世!武汉老人:我想在死前吃一块肉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伴随着难以计数的死者抱恨辞世,整个武汉城依旧在伤痛之中,中共就开始了一波波歌功颂德似的“主旋律”宣传,以图掩盖“人祸”的因素,遭遇民间的大量批评和反弹。有武汉社区的志愿者讲述了一对老人的悲惨经历。

2020年2月27日,湖北武汉,城里空荡荡。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伴随着难以计数的死者抱恨辞世,整个武汉城依旧在伤痛之中,中共就开始了一波波歌功颂德似的“主旋律”宣传,以图掩盖“人祸”的因素,遭遇民间的大量批评和反弹。有武汉社区的志愿者讲述了一对老人的悲惨经历。

你应该写写那些老人的事,这是我这一个月,感触最多的人群。老人没手机,不会团购食物,甚至很多不怎么看新闻,不清楚到底武汉发生了什么,每天疫情到了哪一步。尤其是早期,很多都是稀里里糊涂地病了,还有一部分人以为是感冒了。”

网友“筱宁时光”在大陆网站发文介绍,他的大学同学陆同学2月初开始下沉到一个老社区做志愿者,给他讲述了很多老人的故事,其中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姓陈的婆婆的故事。

陆同学2月12日去挨家挨户排查的路上,遇到一对老夫妻,大概八十岁了吧,头发全部白了。太婆姓陈,老大爷姓王。王大爷得了癌症一年了,而且有老年痴呆症。他们有3个儿子,娶了3个儿媳妇,三家一共生了5个孙子孙女。

后来,小区彻底封闭,他因为太忙,也忘记去关心这对老夫妻。

直到3月3日,陈太婆打电话说,王大爷最近病情一天比一天重,希望他们能上门送点菜。陈太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不会上网,也没微信,不晓得怎么买菜。”

第二天,陆同学提着菜去了陈太婆家,王大爷躺在床上,很虚弱。被问到为什么不去医院,陈太婆说,他癌症晚期了,本来就没什么希望。因为疫情,化疗也中断了一个多月,去医院又怎么样呢?

陆同学问陈太婆有什么事,他可以帮忙做的。这个时候,王大爷含糊地说:“我想吃一块猪肉。”

当时,陆同学鼻子一酸。

陈太婆说,自从封城后,菜价贵,肉价更贵(前阵子,猪肉都是70元一斤)而且物资缺,他们两个很久都没吃过肉了。后来,干脆小区也封闭了,这对老人彻底与外界隔绝,不知道怎么买吃的。

陆同学说,他所负责的辖区,几乎所有的老人都没微信、不懂网上支付、也不会各种团购,因为子女也被隔离在其它小区,无法给父母送菜。子女们就在微信上团购了食物,填写父母的地址和电话,让人来送货。

但陈太婆说,“儿子们不管……

陆同学气愤地打电话给老人的3个孩子。大儿子说,他自己都没猪肉吃,实在管不了。二儿子一直电话没人接。小儿子则说,他在上海生活,武汉的东西怎么购买,他实在不清楚,并且他四处打工,起早贪黑四处谋生,要操心的事太多了。

第二天一大早,陆同学把猪肉送到了陈太婆家。当天下午,陈太婆打电话给他说,王大爷刚才走了,中午吃了一块她烧的红烧肉,说:“好吃。”

陆同学打电话喊了殡仪馆的车,带走了王大爷。

“陈太婆一直站在那里,目送着殡仪馆那辆车,她并没有嚎啕大哭,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或者她早已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也或者这一生,已经看淡了生死。”

文章说,疫情下的武汉,没有一个人是幸存者。每一个市民都是受害者,程度不同罢了。而其中的老人作为弱者,受害更深。

“其实,陈太婆只是武汉无数老人的缩影。在这个家庭的背后,还有很多很多这样悄悄消失的家庭。”

文章还讲述了武汉人和湖北人遭排挤的故事。

一个湖北省石首市的男读者在后台告诉他:老板直接让他不要上班了,他说疫情结束,湖北解封也不可以去上班吗?老板说,一年内不要回来了。其他同事都说了,只要你回来,他们都辞职。

一个武汉朋友2019年春天去了济南定居,前不久,6岁儿子去小朋友家玩,儿子是哭着回来的,说小朋友的奶奶说,他是武汉来的,身上有病毒。朋友很气愤,在济南住了一年了,难道新冠肺炎病毒,是武汉人骨子里携带的吗?

经历了生死,经历了封城的恐慌(不要在这里说,全国人都封在家里。湖北的封,和其它任何地方的封,都不一样。我们每栋楼都很多确诊的,每个小区都有死亡的),经历了一个个家庭的突然陨落,接下来,湖北人或许将面临更漫长的难题,那就是——全国人民的理解和接纳。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