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金言:大国藏疫——从隐瞒疫情到掩盖罪行

作者:
正是在有意混淆疫情名称之后,武汉警方才堂而皇之的以传播不实信息为由,传唤了李文亮等8名疫情“吹哨人”。并将这一消息在央视密集循环播放。后来事实证明,中共当局才是真正的造谣者。而当被亿万网民高度关注的李文亮医生去世后,中共一面猫哭耗子假慈悲,据此来平息民众冲天怒火;一面狗改不了吃屎,继续抓捕敢于大胆揭露疫情真相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和李泽华等真正的勇士。

近日,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视察武汉市青山区中建开元公馆,被困在家四十多天的业主们愤怒高喊:“全部都是假的。”(知情人提供)

前言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3月5日,中央疫情指导组组长、国务副总理孙春兰到武汉市青山区翠园社区察看群众生活保障,社区物业假装让志愿者送菜送肉给业主。结果,传来的不是“感谢党和政府”的热烈掌声,而是楼上楼下,男女老幼的居民们,此起彼伏,经久不息的隔窗喊假之声。

“村骗乡,乡骗县,一骗骗到国务院。”其实,中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欺骗和造假术,早已经是人人心知肚明,见怪不怪的公开秘密了。只不过这次“皇帝的新衣”,出乎意料之外的第一次被民众现场戳穿。正如许章润教授所描述的,“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赵党”几十年来屡试不爽的老套路现已失灵,开始玩不转啦!

2018年4月26日,习近平到武汉市青山区工人村街青和居社区调研棚户区改造时,他所见到的那些“干部群众”,也都是经过事先精心挑选、能说会道、并提前背好台词的学校教师,也就是“群众演员”。1958年“大跃进”时期,毛泽东到湖北襄阳农村参观试验田,当地为了争创“卫星”,不惜造假,将几十亩的水稻移植到一块田里,以致几百斤重的石磙放在稻子上面都沉不下去……

前面引出这段话题,是因为中共从封口到封城,目前还在向世界撒谎,因此不得不对中共在这次世纪大瘟疫中,其一以贯之的隐瞒和欺骗伎俩进行一次全面大梳理,好让大家更进一步看清中共的真实面目和丑恶嘴脸,以免中国和世界人民再次沦为中共谎言的牺牲品!

一、隐瞒疫情

1.“零号病人”之谜——隐瞒导致武汉肺炎大爆发最直接的证据

3月2日,习近平在北京考察时提出,要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查明新冠病毒的“来龙去脉”。有评论认为,在当局下令销毁早期病毒样品,拒绝国际专家调查,同时不断罗织谎言,混淆美国流感与武汉肺炎的界线,还反污新冠病毒来源地是美国的情况下,要求查明病毒来源,其目地好像并不单纯是为了防控疫情,或许是在寻找替罪羊。(包括党内对手)

大家知道,通过对“零号病人”的接触史、发病史、行为路径进行排查,能够快速找到潜在的中间宿主,以及判断出主要的传播方式和传播途径,从而采取更为有效的防控措施,来降低传染力度。

早在2016年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时任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就曾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已建成全球最大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疫情信息从基层发现到国家疾控中心接报,时间从5天缩短为4小时。

转眼到了2019年全国政协会议上,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再次信誓旦旦的表示:目前我国传染病防控工作进展顺利,国家传染病监控网路运行平稳,中国不会再出现当年的“SARS类似事件”。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短短9个月后,头顶一大堆光环头衔的高院士们就被啪啪打脸,武汉新冠病毒疫情不仅远远超过当年SARS。而且至今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两千多个小时了,号称“全球规模最大”,“世界一流”的信息直报系统,居然还没查到病毒来源,以及谁是染疫及扩散病毒第一人!

网传“零号病人”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一名女研究生黄燕玲,指她做实验时被泄漏病毒感染死亡,遗体火化时又感染殡葬人员,令疫情传播。蹊跷的是,尽管多方辟谣,但至今仍不见黄燕玲本人亲自出面来澄清是非。

2.扑朔迷离的华南海鲜市场——隐瞒武汉肺炎爆发的时间、地点和宿主

武汉市卫健委曾在一份通报中指,首个新冠肺炎病例的发病时间是去年12月8日,但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1月24日发表的一篇由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撰写的论文,却将首名病患的发病时间前推至12月1日。

去年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下发了两份紧急通知,从此开始中共就将病毒来源的地点指向“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但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病房主任吴文娟披露,12月1日发病的这名年过七旬的男子并没有前往过华南海鲜市场。(目前还不能断定该男子就是“零号病人”)早期41位患者中,也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患者并没有去过海鲜市场。

中共国家卫健委三次派专家组到武汉考察也都把最初的感染来源(中间宿主)指向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但具体是何种动物却含而不露,外界也不得而知。

1月26日,中国疾控中心病毒防制所首次从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并分离到病毒。这也只能证实华南海鲜市场存在病毒,并未锁定这些病毒的具体来源。

在习要查清病毒源头的讲话后,最近三天,武汉当局又对封闭两个多月的市场开展全面消杀行动。有人怀疑,中共此举不知是在清查病毒样本,还是在毁尸灭迹。有网友爆料,自己除夕当天在华南海鲜市场拍照时,就被保安围攻,要求删除照片。除夕前一天,还有一名日本记者到华南海鲜市场拍照,也被保安绑架到派出所

当局对感染源的说法也前后不一,从甩锅蝙蝠到竹鼠再到穿山甲,不一而足。据分析,中共将疫情最初感染来源指向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一方面是为了隐瞒病毒可“人传人”的事实和舆论维稳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在转移目标,鱼目混珠,回避媒体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各种质疑。

3.千夫所指的武汉P4实验室——隐瞒人工合成病毒的秘密

武汉肺炎爆发后,海内外专家和学者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及其团队早在五年前开始发表的多篇论文中,就已经明确提到她们已经完成了“人工合成病毒”的实验。现摘录其论文部分内容如下:

“为了研究循环蝙蝠冠状病毒的出现可能性(即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我们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并说“这种杂交病毒使我们能够评估这种新的刺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还说“在此基础上,我们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证明了该病毒在体内外的复制能力。我们研究表明,目前在蝙蝠群传播的病毒有可能再次出现SARS-CoV”。

也就是说,“SARS-CoV的出现预示着全球范围内严重呼吸系统疾病的跨物种传播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并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蔓延”。

海外多名专家通过对基因测序进行比较也证实,这次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实为“人工合成”,并嵌入了萨斯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受体SAE2(东亚人种),并有可能来自武汉P4实验室的泄漏。国内有学者也实名举报病毒可能来自武汉P4实验室遗弃的动物。

尽管石正丽发誓“用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但至今仍拿不出令人信服的科学证据和事实来反驳各界的指控。中共军方于1月29日派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到武汉,随后全面接管武汉P4实验室。此举揭示该实验室可能与军方有关联,这种关联令外界之前广泛担心的中共军队开发生化武器的可能。

4.“不会人传人”——隐瞒病毒通过人传染给人的真实信息,错失防控良机

打去年12月30日晚起,李文亮等8名医生披露“有人感染类似非典”的消息就在网络上疯传。

◆12月31日下午13时,在武汉新华医院早已正式上报出现家庭聚集感染病例,并已有患者死亡的情况下,武汉市卫健委居然在对外正式发布的第一则通报中称,“病毒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从而让人们放松警惕,不采取任何自我防护措施,这与故意杀人有什么区别?

◆今年1月1日,武汉官方下令关闭华南海鲜市场,同时李文亮等8名“造谣”者被依法惩处。给外界产生的错觉是,病毒是华南海鲜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传给人的,不可能通过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接触而感染。这种疾病不是传染性很强的非典,只是不明原因的普通肺炎,没有必要大惊小怪,引起恐慌,也没有必要戴口罩和实行隔离。只要政府关闭了华南海鲜市场,就等于切断了传播链,便可安心打年货,准备过年。

◆1月3日,在一周前就得知两家医院有医护感染的情况下,武汉市卫健委第二则通报的结论依然为,“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在向世卫组织的通报中,也一直隐瞒医务人员感染的信息。

◆1月5日,同济医院急诊医生陆俊肺部CT异常,武汉市卫健委第三次通报,有59例不明原因肺炎,未见明显人传人和医护感染。

◆1月6日~10日,武汉市两会召开,均无官方疫情通报。10日,武汉两会闭幕;全国30亿人次春运开始;李文亮医生被感染,其所在科室多人被感染,至今已有3人死亡。尽管如此,王广发当天仍称没有医护感染。

◆1月11日,湖北两会开幕,期间也少见官方疫情通报。当天武汉市卫健委发出第四则通报,以专家解读的形式告知公众: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普通医生都明白,只要是冠状病毒就是传染病。此时通报的口径照样是:“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1月13日,同济和中南两医院各有一名护士确诊;泰国确诊1名来自武汉的病例。

◆1月14日,卫健委专家徐建国对《科学》杂志表示,763名密切接触者无一感染,如下周无新增病例疫情或将结束。武汉卫健委第七则通报,从先前的“未见明显的人传人”变成了“不排除有限人传人”。

◆1月18日,湖北两会胜利闭幕,中美贸易协议顺利签署。这样,便可放心派钟南山率第三批专家抵达武汉。钟南山手握广东和香港多起“人传人”的证据抵达武汉后,当局的弥天大谎才不攻自破。当然,此时党的各项政治任务也已圆满完成,也没有再捂的必要了。至此,先前大众热议的“病毒只出国不出省”的谜团也终于解开。

◆1月20日,报经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习核心点头批准,御用专家钟南山才奉命首次以记者会的形式向外界承认“肯定人传人”,“也有医护人员感染”。但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不肯承认有瞒报、迟报和漏报;不承认超级传播者;不承认英国的疾病模型是对的;不承认武汉医院床位不够,直到23日武汉“封城”。

◆中南医院重症科主任彭志勇告诉财新记者:他早在1月初就判断会人传人,并上报到武汉市卫健委,但高福带领的专家组到金银潭医院后,搞了一套诊断标准,要有华南海鲜市场的接触史、发热症状和全基因组测序,这三条标准全部达到才能确诊,尤其是第三条非常苛刻,很少人能做到。就这样,当局把无数患者排除在确诊病例之外,并对外谎称不“人传人”。可见,中共早期是通过提高诊断标准来瞒报确诊人数;而近期则是通过降低诊断标准来提高出院人数。

从中不难发现,自称疫情“公开、透明”的中共,从去年12月1日发现第一个病人,到今年2月23日“封城”,整整延误了54天的黄金防控时间;从去年12月27日上报首例“人传人”,到今年1月20日正式宣布“人传人”,也整整隐瞒了25天的最宝贵防控时间。

尤其是正处春运人口流动高峰期,在这座拥有上千万人口的特大城市,中共当局居然眼睁睁地看着病毒在市内900多万人之间畅通无阻的交叉感染;任由500多万人乘坐火车和飞机将潜伏着的病毒像种子一样带到全国乃至世界各地。

即使这样,世卫组织仍黑白颠倒地说,“中国采取的控制人员流动的措施让中国境内的疫情传播速度延缓了两到三天,而让中国境外的疫情传播速度延缓了两到三周。”

5.“可防可控可治”——隐瞒病毒的极强传染性,拿14亿生命当儿戏

◆2019年12月31日,高福率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到武汉。随后,他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和专家组组长的身份对外宣布:“大家放心过年,不会人传人,疫情可控,可防,可治,不要相信谣言。”从而让所有蒙在鼓里的人都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大家还真以为可以欢天喜地过大年。极具讽刺的是,高福领导的国家疾控中心2月12日发表的论文却显示,2019年12月31日之前,已有新冠肺炎感染者104人,其中有15人死亡。这种有意撒谎显然是对公众犯罪。

◆1月8号到16号,以王广发为代表的第二批专家组再赴武汉。此时,他们已得知从去年12月份就开始人传人了,武汉疫情已经出现第二代病例,有三分之一的患者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传染源已经不是海鲜市场了,且无特效药可治。但1月10日王广发接受采访时依然回答:“传染性低,可控可治,人不传人。”直到1月23日王广发本人“中招”后,他依然坚持“可防可控”的说法,以致沦为大众的笑柄。

◆1月19日,武汉市疾控中心主任李刚答央视记者问,仍称“疫情是可防可控的。”后来这一视频火遍全网,被人骂其祖宗八代。

众所周知,只有传染源、传播方式和途径、治疗药物三者都找到了,才堪称“可防可控可治”。病原体尚未找到,传播途径亦不清楚,防治疫苗刚开发,何况SARS过去17年了,到如今都没开发出疫苗,不知这些专家哪来的底气,胆敢信口开河,拿十几亿百姓的生命安全当儿戏?!

6.“千万别相信政府”——隐瞒医务人员和医疗物资紧缺,患者得不到治疗真相

早在1月23日,湖北省中医院、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等24家医院相继发出公告,向社会各界征集捐赠医疗防护物资。1月30日,微博上再次出现求助消息,“物资即将用尽,武汉协和医院再次求助。不是告急,是没有了!”

一边是武汉一线医院医护人员的苦苦求援;一边是当地红十字会捐赠的医疗物资堆积如山。而且有人发现,湖北省红十字会还将捐赠的口罩分发给不在疫情征用名单中的一家做“人流”的莆田系民营医院;不仅民间捐赠医用物资被红十字会层层拦截,中共官员也跟一线医护人员抢夺口罩;有些地区各自为阵,占山为王,甚至出动警察拦路抢劫医疗物资。

因医疗物资和医疗设备奇缺,致使处在疫情防控最前线的医疗工作者只能把雨衣当作防护服,最终导致至少3,000多医护人员被感染,医疗体系接近全面崩溃。与此同时,那些告别亲人、牺牲春节、冒着危险赶赴武汉援助的外地医护人员,居然在当地因封城而无吃无喝,也无车辆接送。

令人极其气愤的是,湖北省长在新闻发布会上照样脸不红心不跳地宣称,医疗物资充足。总理李克强视察武汉问大家有没有什么困难时,所有在场人却齐声高呼“没有困难!”

社交媒体热传的一段视频显示,武汉一名医护人员已接近崩溃,她向亲友哭诉:“医院缺物资,缺人手,已经数十万人感染,政府没有任何物资供应,看着好好的人就一个个倒下。”她最后绝望地告诉大家:“千万别相信政府,只能靠我们自己!”

面对因医疗资源和医护人员严重不足,而出现的就医难、就诊难、确诊难、住院难等种种混乱局面,声称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中共当局,却惊慌失措,束手无策,一筹莫展。网络上患者及家属求救的帖子多如牛毛,而没发帖或不会发帖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因一床难求,无数患者被各家医院推来推去。既延误了医治时间,又增加了互相传染的风险。

于是,有的因无处可去,只能流落街头,并突然倒地身亡;有的从轻症拖成重症,又从重症拖至死亡;有的在绝望中将钞票撒出窗外,或跳楼自杀;有的直接在排队就医时,忽然栽倒在地;有的医院走廊里堆满了死者尸体,长时间无人收尸;也有的患者还未断气,就被强行拖走火化……

7.焚尸炉全天不停运转——隐瞒实际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

由于武汉肺炎疫情失控,各大医院人满为患,官方公布的感染和死亡人数被指严重失实,民间传出很多患者没有得到确诊就已经死亡。因不断人为的修改诊断标准和死亡原因,大量的感染病患与死亡病患根本就没有出现在官方公布的数据中,以致疑点重重。

◆治疗几千个病人,需要投入17万医务工作者?

1月29日晚,湖北省卫健委主任发布最新消息:“初步估计,为应对新型肺炎疫情,湖北全省各类医疗机构,投入一线的医务人员超过17万人。截至28日晚,全国共有52支医疗队共6,097名(后来达到4万名)医疗队员在湖北协助开展医疗救治工作。”

◆多少名确诊病患需要10万张床位?

1月27日,湖北省副省长杨云彦在会上指出,全省确定112家定点医院医疗机构,开放床位近10万张收治患者。媒体发出质疑声音后,官方快速删除了相关报导。曾大张旗鼓举办“万家宴”的百步亭社区,因感染严重,全社区9个网格,一个网格约4,000户家庭,一天只分配给一个确诊名额。足以见证中共官方数据之真实性。

◆为什么汉口14台火化炉全天运转?

有港媒调查,真实死亡的数据或很恐怖,最先被指定为专门火化传染病死亡尸体的汉口殡仪馆,就有14台火化炉全天候运转。同时,全市运送尸体的殡仪车辆、运尸袋、搬尸人员及防护装具统统告急。2月中旬紧急从外地调运40台移动火化炉,每台每日可烧5吨尸体。如果按全市现有8家殡仪馆74台火化炉全天24小时不停火化死者来推算,每天武汉疫情导致的死亡人数应不少于500人。贵州一小学教师因在微信群转发这一消息,就被当地警方拘留十天。武汉市民方斌在第五医院实地拍摄的画面显示,仅仅在5分钟之内就从医院拖出8具尸体,还有2具尸体尚未拖出。随后,他也被武汉国保警察绑架失踪。

毫无“大国自信”的中共,就连医院的染病人数和死亡人数都成了“国家机密”!百姓无权过问,否则,大牢伺候。

8.“谣言”变“预言”——隐瞒民间真实声音,抓捕疫情吹哨人

国难当头,“稳定压倒一切”的中共,严防死守的不是病毒,而是真相。为了引导舆论,欺骗百姓,不惜大肆封口,抓捕网民,严控网络。

去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微信爆料,他们医院当天拿到第三方检测机构的送检结果,化验单上显然写着:SARS冠状病毒。极其巧合的是,这一送检样本又正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所在地,江夏区人民医院转入武汉中心医院的患者,以至于后来武汉病毒研究所被置于风口浪尖。

国际病毒命名委员会也将武汉肺炎病毒正式命名为SARS-COV2,明确指出与北京SARS病毒为“姐妹关系”。但31日上午,大陆新京报却率先辟谣:“武汉中心医院称网传SARS系谣言,尚无疑似或确诊患者”。

其实,早在9月18日,也就是武汉军运会召开前夕,武汉当局就在天河机场举办了“新型冠状病毒的突发演习”。为了误导民众,隐瞒真相,当局却轻描淡写的称之为“不明原因肺炎”。

正是在有意混淆疫情名称之后,武汉警方才堂而皇之的以传播不实信息为由,传唤了李文亮等8名疫情“吹哨人”。并将这一消息在央视密集循环播放。后来事实证明,中共当局才是真正的造谣者。而当被亿万网民高度关注的李文亮医生去世后,中共一面猫哭耗子假慈悲,据此来平息民众冲天怒火;一面狗改不了吃屎,继续抓捕敢于大胆揭露疫情真相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和李泽华等真正的勇士。

著名媒体人陈季冰发表的《武汉肺炎50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直击此次疫情的症结,但很快遭删除。时评作家王亚军前脚刚给武汉捐赠物资,后脚就因几篇谈论疫情的文章遭到湖北国安的威胁,“如果不想在拘留所或某些地方过年的话,你就应该闭嘴。”

加拿大学者最近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腾讯等公司早在去年12月武汉肺炎爆发初期,就收到“如何管理疫情内容的官方指导”,并且随着疫情的扩散一直持续审查。只允许一边倒的给奄奄一息、行将就木的中共,打气输血,传播“正能量”。

9.大摆“万家宴”——隐瞒哀鸿遍野的惨景,把丧事当喜事办

◆武汉市政府1月5日向市人大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疫情只字不提。因“怕引起社会恐慌”,“完全不设防”,甚至下令不准全市公务人员,包括医生、空姐和乘务员戴口罩。

◆1月17日,武汉官方依旧启动给市民派发20万张免费旅游券的所谓惠民活动。到了1月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一如既往地举办“万家宴”,动员4万多个家庭共计10多万人参与,用以粉饰天下太平,与民同乐。

◆1月21日,湖北省委在洪山礼堂举行2020年新年团拜会文艺演出,营造“喜庆、欢快”的节日氛围,省委书记蒋超良、省长王晓东等人观看演出。

◆即便在1月23日武汉封城几个小时之后,北京当局还在人民大会堂举行2020新年团拜会,置百姓疾苦于度外,大谈“中国梦”,只字未提武汉封城,只字未提疫情。

◆1月24日(大年除夕),武汉等十三座城市已经被封,当地医院早已人满为患。但中共照常举行一年一度的春晚,继续给伟光正的中共歌功颂德。

一段两分钟的视频显示:一边是武汉肺炎疫情肆虐,被封城的武汉哀鸿遍野,医院水泄不通,医疗物资匮乏,医护人员和患者濒临崩溃;另一边是北京央视喜气洋洋,欢天喜地,用无数百姓血汗钱营造的歌舞升平,岁月静好,“问我国家哪像染病”的虚假繁荣,与武汉水深火热的惨境形成强烈反差和鲜明对比。有社评嘲讽,“全世界都知道武汉被隔离了,只有武汉人不知道武汉被隔离了。”

(待续)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