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从小粉红到批评家 澳华人记者勇揭中共暴政

从坚定拥护中共的“爱国者”到小粉红口中的“汉奸”,从一味顺从的乖乖女到大胆犀利的批评家,年仅25岁的许秀中(Vicky Xu)在20岁出头就完成了人生的一次蜕变。

标准好学生

许秀中在接受澳洲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说,她在中国西北一个人口约20万的小镇上长大,这个镇位于中国较贫穷的一个省内。

她说自己的父母过着非常简单的生活,为唯一的女儿倾注了一切。

“我父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这是一种无所不在、令人窒息的爱。”

“他们开车送我到任何地方,以节省时间便于我学习。因为独生子女政策,他们只有一个孩子,希望确保孩子拥有自己所能争取到的最好的机会。”

他们花钱让许秀中学小提琴,还送她去数学、物理和英语课外辅导班。

许秀中12岁时参加了一个奥数夏令营,每天学习17个小时,最终获得了第三名,而这个成绩却令她父母感到很失望。

她的成绩一直很好,做过班长,最终于2012年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学习英语播音专业。

谎言与真相

2014年,许秀中选择在她一年的“空档年”到珀斯的一所中学教普通话。她说,这时她才真正开始接受教育。

就像所有从小接受政治洗脑教育的中国学生一样,她完全相信中共政府及其意识形态。当时与她共事的林(Karin Lwin)回忆说,许秀中是“100%忠诚的民族主义者”。

许秀中很快就决定在澳洲继续学业,申请到墨尔本大学学习政治学和媒体研究。她父母省吃俭用地给她攒学费。

在离开珀斯前,她看到了一张关于六四天安门事件纪录片的海报。在看了这部纪录片后,许秀中感到非常悲愤,因为自己对那时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中共已将这件事从官方历史中抹去。她感到自己遭到了背叛。

然而,即便如此,她也无法完全相信在影片中看到的事实。她之后做了一些“调查”,转而相信美国中情局参与其中的阴谋论。

在墨尔本大学,关于中国的负面言论让她感到不知所措,作为班上唯一的中国学生,她觉得自己有责任为中共政府辩护。

“我与同学辩论,与教授辩论,还和男朋友争论。”“我当时想解释说,一些所谓的侵犯人权的行为其实是合理的,因为你要管理一个很大的国家,不能对谁都好。”

她在发表于《悉尼晨锋报》的一篇文章中写道:“2016年4月,我与墨尔本大学的一个导师争吵起来。这是一堂创意写作课,即使在这个课上,我也找到机会来背诵中共官方媒体关于人权的言论。”

“我做了一个捍卫朝鲜政权的演讲。当我的导师直言不讳地称我被‘洗脑’时,我将她告到了课程协调员那里,声称我因为政治异见受到了歧视。”

在强烈的冲击下,许秀中的民族主义意识变得更加强烈。她去纹身店把中共红旗的五颗星纹到了脚踝上。

然而,在西方世界自由真实的信息中,她的思想开始慢慢转变。

为了完成一项作业,许秀中采访了来自中国的几位异见人士,其中之一是吴乐宝,他因为在网上发表有关西藏、六四和其它敏感话题的言论而遭到中共的迫害,最终逃到澳洲。

他在狱中被迫每天连续劳动14个小时,并遭到虐待,回家后又受到一年多的软禁。中共迫害的经历使其精神受创,在澳洲被诊断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和各种心理健康疾病。

许秀中在采访前,认为吴乐宝是一个骗子,她采访的目的是“写文章揭露他”。

然而,吴乐宝的故事改变了许秀中的人生,她被震撼了。

“我被他的故事深深打动了,这使我重新思考自己之前的很多立场。”

威胁与无畏

在上学期间,许秀中在回中国的一次旅行中,报导了一个地方政府在洪水过后毫无作为的事件,首次受到了中共官员的当面警告。

此后,许秀中先后为澳洲广播公司和《纽约时报》做记者,写了多篇令中共不悦的文章,她是澳洲首批揭露中共迫害维族人真相的记者之一。

她因此成为中共的眼中钉,也成了中国网民和小粉红攻击的对象。她收到了大量不堪入目的言语攻击和死亡及性侵威胁。她在中国的挚友也与其断交。

去年,许秀中因祖母患病不得不回中国去,一位政府官员要求她停止新闻工作。她在准备回澳洲时,登机牌被扣留了很长时间。

她的母亲被吓坏了,对许秀中说:“也许你应该多做些脱口秀(许的业余爱好),少做些新闻,也许近期不要再回来。”

这令许秀中心碎,但她继续写文章,很多时候是关于维族人的。她参与报导的一篇文章帮助两个维族家庭的亲友从集中营中获释,然而,她父亲因此接到了来自警察的警告电话,这通电话也彻底毁掉了她和家人的关系。

“我父亲已经不再和我讲话。”“我忍不住去想,我现在的处境都是自己的错,我家人的处境也是我的错。”“我想我会永远为此感到内疚。”

“在我发表第一篇文章时只有21岁,我那时还小,没有预料到事情会迅速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

然而,这一切都不能使许秀中退缩,就在近日,她参加了澳洲广播公司的旗舰节目之一《问与答》,大胆地与中共驻澳公使王晰宁进行辩论。

纽约时报》澳洲分社社长凯夫( Damien Cave)说:“Vicky受到了各种各样特别强烈的批评,以及对其相貌和身份残暴无情的攻击。”

“几乎每天都不断有人愤恨地对她进行攻击,”但是,他补充说,“从我见到她开始,她就很无畏。她不是会被别人噤声的人。”

目前,许秀中在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做研究员,并继续在闲暇时间做脱口秀演员。

她说自己会在未来涉猎不同的领域,尝试新鲜事物,并继续追求自由和公正。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宋清宁墨尔本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