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线医护爆料若干真相:中共数据造假 每个城市都有指标

—黑龙江医护爆料:病毒只威胁老人是谎言

钟先生说他有一个在黑龙江从事医疗工作的朋友X,给他爆料了很多真相。X是一名中共党员,虽不是心肺科医生,但也被强迫调派至处理“武汉肺炎”患者的隔离病房,因为此刻中共强行指派党员投入防疫第一线,完全不管这些医生是否能实际、有效率的诊治工作。钟先生说:...

图为武汉市金银潭医院。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武汉肺炎(COVID-19)进入全球“大流行”(Pandemic)阶段,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也于该日稍晚在椭圆形办公室就疫情发表全国讲话,并在讲话中明确说武汉肺炎起源于中国,扩散至全球。

旅美多年的钟先生(化名)对中共隐匿武汉肺炎死亡人数、欺报医疗数据很忧心,担心世界卫生组织与医疗研发单位若缺乏真实讯息,将对疫情做出错误判断,甚至影响疫苗研发。

钟先生说他有一个在黑龙江从事医疗工作的朋友X,给他爆料了很多真相。X是一名中共党员,虽不是心肺科医生,但也被强迫调派至处理“武汉肺炎”患者的隔离病房,因为此刻中共强行指派党员投入防疫第一线,完全不管这些医生是否能实际、有效率的诊治工作。钟先生说:亲人看到隔离病房的X都流泪,但谁也不敢违逆中共指派不去。因为这会影响X未来的职业生涯,甚至导致失业。目前X所在医院的医疗物资还算充足,但在其它疫情相对严重的地区,就难以保证了。

X医生向钟先生透露,该医院要求每个诊室、每周的死亡人数不能超出指标,若有患者因武汉肺炎病逝,就谎报是流感或心脏病,甚至干脆隐匿死亡人数,因为所有的数据都要配合上峰指标,若是没有达成指标,领导就会找麻烦。

X所在的城市对外宣称,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人数仅有一百余人,但当地一个小区就有超过百人罹患武汉肺炎。X透过电话提醒亲友,政府公布的数据都不是真的,因为每个城市都有指标,假设超过十个死亡人数,领导就会被换掉,所以死亡人数永远大概就是八个、七个。

受到“维稳”控管的不只是死亡人数。据X说,根据目前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大多数因罹患武汉肺炎而死亡者都是八十岁左右的老人,但事实并非如此,很多青壮年死者都是以其它病症取代了,医院不会说患者是因新型冠状病毒死亡,而是假造病历,以死于心肺功能衰竭结案。

钟先生有一位侨居美国多年的朋友,他的母亲独居于湖北宜昌,今年一月份突然逝世。该名朋友表示,当初医院告诉他,母亲是因肺病、年纪大急救无效而离世,他也来不及赶回中国见母亲最后一面,但近日这名朋友才辗转得知,自己的母亲也是因感染了武汉肺炎而去世。

钟先生认为,中共真的是在欺骗世界,给全世界带来灾难,中共官员应该对这个事情负责。现在中国的疫情看似趋向减缓,受感染的人数也在减少,但这些数据都是假的。钟先生说:“中共用数字游戏欺骗大家,让人们放送戒备,以为武汉肺炎老年人影响比较大,减少对儿童、年轻人的保护。”

一名南加大(USC)的化学博士曾很乐观的告诉钟先生,新冠病毒只对年长者有风险,该病毒有传播力、没有破坏力;这名博士即将调到其它单位研究开发武汉肺炎的疫苗。钟先生担心美国的专业人士也被中共的数据蒙蔽,他说:“现在因为中共数据的误导,会产生很大的误判,中共对全世界的医疗系统不负责任,不去帮助大家解决问题”。

钟先生认为,就算不具备专业知识,但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理解,要研发疫苗得有具体的数据支撑。大众需要知道疫情真相自我防护,医疗研发单位需要真实的数据开发解药。现在全球都无法掌握真实的数据,将会使防疫更困难。◇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