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武汉肺炎爆发前 新疆已频有人染肺疾

人权人士和新疆教育转化营被关押者的家属担忧教育转化营内卫生条件差又无合适的医疗,每个被关押者都面临被感染新冠状病毒的危险。逃亡海外的维吾尔人呼吁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此事,并要求国际社会对中共政府施压释放被关押者。中共称这些担忧是「污蔑中国政策的谣言」,但曾经被关押在可怕的教育转化营的人们和他们的家人却证实:被关押者感染新冠病毒的危险性极高。

一位曾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的汉族人告诉《寒冬》,他被关押6个月后就被确诊患上了肺结核,因此提前获释,但现在仍处于政府监控中。

「我离开的时候,光我们监室就有2个人被确诊染上了肺结核。刚开始没啥症状,不久就开始高烧、咳嗽」,他怀疑自己被感染是因他被迫和其他人共用碗具导致的。

他向《寒冬》描述了教育转化营里糟糕的条件:大约30平米的监室却关押了15个人,一日三餐都是没有营养价值的麦麸馍和水煮白菜汤。有一次,他听到教育营医生向管理人员抱怨,说被关押的人营养不良,体质太差了。

饥饿、长期恐惧、肉体及精神虐待、无合适医疗等因素对多数人的健康都有严重影响,许多人消瘦很多,免疫力下降,这些使他们极容易感染疾病。

2018年和田地区一名伊斯兰教阿訇在教育转化营期间患肺炎病逝。他儿子说:「父亲被抓走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但在教育转化营里却得病了。」政府人员还不许家人取回阿訇的遗体,并警告阿訇儿子说,如果他制造麻烦就把他关进教育转化营。「父亲在关押期间死了,连个坟墓都没有」,阿訇的儿子痛苦地告诉《寒冬》。

一位乌鲁木齐市民向《寒冬》提供了一张由老年公寓改造的教育转化营的照片,里面关押的多是维族和回族妇女,监室窗户全用砖块封死,只留下一本书大小的窗口,后来因为人太多空气不流通,才扒开一个小圆洞通气透光。

一处公寓被用作教育转化营,所有大窗户全用砖块封死

教育转化营被关押人员得不到医疗,这对带病的被关押者格外不利,成了除暴力等恶意伤害外的另一重要死因。

一名56岁的伊斯兰教阿訇在教育转化营里因得不到合适的医疗而死亡。他妻子说:「我丈夫一直有胃病,在教育转化营里吃不好、睡不好,一间小房子关十几个人,空气也不好,有病也不能及时治疗。」

她还说,被送去教育转化营一年多以后,丈夫的身体就变得很差。一次探视时,丈夫说他很难受,吃不下饭。她立即向教育营管理人员申请让丈夫回家治疗,但他们根本没有搭理。

这对夫妻的一个朋友说:「他(这名阿訇)是个好人,祈祷、做礼拜有啥罪?共产党把他们一家害得好惨。」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寒冬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