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一线采访】中共借疫情割韭菜 企业百姓遭难

现在是根本就没有工人来,招不到工人,“就是明天(14日)正式复工,我们也没有工人来。而像正常情况,我有28到35个工人之间,现在只有6、7个(本地的)工人。” 超过50公里范围,呈红色,就要送去宾馆隔离,一天1000块钱,包括核酸检测,一天2只,400块钱一只,包括住宿、三餐吃的,隔离14天,一个人就1.4万,谁敢来。你看泉州那个酒店不是搞死了吗,就是隔离你搞钱,借这个疫情割老百姓韭菜,中国老百姓很可怜。

图为受疫情影响下的中国工厂。

持续减缓的中国经济,今年初开始又遭遇武汉肺炎疫情,可谓雪上加霜。尽管中共已下令全国复工,但情况并不乐观。而对于本来就艰难的私人企业,有企业主表示,中共还借疫情大肆割企业和老百姓的韭菜。

随着武汉肺炎的爆发及中共的强制管控,中国的经济骤然停滞。2月份的数据显示,PMI(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大幅降至35.7,“出现有记录以来的首次全面萎缩”。

而在当局下令全国复工的情况下,据3月16日的大陆媒体报导,截止3月10日,全国37个主要城市复工指数仅超过40%。

湖南株洲服装私企老板程成(化名)13日对大纪元说,刚刚获得通知,株洲市政府已经下达命令,“明天(14日)整个株洲复市,恢复营业。”

对于复工,程成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对于疫情不严重的地方应该适当复工,“(因为)不复工对我们的伤害和打击更大,我们是个体户,小自营企业,现在厂里面招不到工人,货押在家里不能卖,我们的损失一个月都是十几万的亏,完全不给复工,我们生存比较困难,全部人在家里、老百姓要吃饭,政府不能送你吃饭,(而)政府怕什么,公务员每个月领工资。”

程成认为关键的问题是政府对疫情信息的公布要真实,“(今天)官方公布3184人死亡,完全是假的,我本人不信,(数据增加十倍)3万多人我相信,我有亲戚朋友在武汉,我了解的情况,我认识的人死了7个人。我妹妹说管制很严,不能进出,用门板、栅栏拦住不让出来,有很多年龄比较大的(人)都饿死了,饿死了很多人,这个数据官方不会承认,共产党本身就是靠谎言统治,它就是个暴政,苛政猛于虎,我们老百姓没有办法。”

中共割企业及老百姓的韭菜

程成表示,中共表面严厉控制疫情,之前不许企业营业,但是,给钱就可以经营,实际上是借疫情搞钱,割企业及老百姓的韭菜,“我们市场周围的工厂(为了生存)不敢开门、在里面偷偷生产,一旦他(政府)检查到,如果没有口罩、消毒液,他就找麻烦(罚款),把搞形式主义的东西、骗人的东西放门口,他来的时候喷一喷、洒一洒(就没事了)。”

而当地的个体户和小私人企业生产的产品要通过一个指定的物流公司把货发出去,发货要当地的新冠病毒指挥中心盖章。

“物流公司不许你营业,要开业就要花5千至1万块钱。3月1日,我把货物拿到物流公司的托运站去发,一个章盖下来,花5千块钱,(发)一家花5千,(发)三家花1万5千,你不花,你的生意一年都做不成,所以,我们老百姓都很可怜,没办法,政府太黑了,共产党就是一个暴政,借疫情来罚款,割老百姓的韭菜。”

即使开工了也没有工人来

据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3月7日新闻发布会,人社部曾表示,农民工返岗复工人数已达到7800万,占今年新年返乡的60%,主要流向地是长三角和珠三角。

对此,程成表示,并非官方宣传,现在是根本就没有工人来,招不到工人,“就是明天(14日)正式复工,我们也没有工人来。而像正常情况,我有28到35个工人之间,现在只有6、7个(本地的)工人。”

程先生说,找不到工人有2个原因,一是工人出不来,交通卡死了,“我们这个地方好多路用门板、栅栏等东西拦住了,控制你,过路口要身份证,要去市里开证明、在社区、街道办事处去开证明,把你的身份证号码写在上面,再量体温、盖章,正常人不能出去。”

“(外地)工人来不了,像我们老家农村都被封死了,村里的人都不能自由上街买东西,村里的村委会委派2~3人到每个村小组去问需要什么东西,报数字给他们,买好后送来,老百姓也是被管制,限制了自由,不能出自己的村,社区都出不了,有人把东西送过来。”

“整个交通管制了,坐大巴,坐火车,有的火车不能下(站)。我有荆州的员工过不来,因为高速路(被管制)。”

二是高达上万的隔离费,使外地工人根本不敢来,“你如果是贵州来的工人,坐大巴或火车到株洲下了站之后,手机上扫二维码,显示你这14天到30天是不是在(本地区)50公里范围之内,显示超过50公里范围,呈红色,就要送去宾馆隔离,一天1000块钱,包括核酸检测,一天2只,400块钱一只,包括住宿、三餐吃的,隔离14天,一个人就1.4万,谁敢来。你看泉州那个酒店不是搞死了吗,就是隔离你搞钱,借这个疫情割老百姓韭菜,中国老百姓很可怜。”程先生说。

深圳某家具厂的林强(化名)3月6日对大纪元表示,他们厂是做出口家具的,由于不想失去客户,他们工厂已经开工,但现在也没有正常生产,还有好多员工没来,原因是除了当地都封路外,有些地方的农民工出门打工需要繁琐的手续。

“我有一个同事是安徽的,他如果要来广东或出去(到)其它地方,要出他们的村,要单位开复工证明并盖章,很麻烦,安徽可能离湖北近一点,可能就要这些手续。”

复工后仍对疫情感到恐惧

林强也表示,政府为了经济,声称疫情结束要求大家复工,但人们心里还是感到恐惧,“(我们)不相信政府公布的数据。还有好多(厂),人都没有,有些厂也怕。如果一个公司、一个厂区有一例,这个厂肯定很麻烦,因为,有一些供应商,或者来拉货的,都是进来这里,然后又出去的,也会感染的。”

“(所以)这个肯定担心,谁都怕的,不可能不担心。”林强说。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