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共封城封路 中国低收入家庭难抵疫情打击

疫情对中国低收入家庭和边缘人群的打击尤为严重。

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中共采取了最严厉的封城封路措施,将近两个月时间,人们被封闭在住宅之内,限制出行,这给中国低收入家庭和社会边缘人士带来巨大的压力。

成都知名独立咨询机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Survey and Research Center for China Household Finance)上周对12万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五分之一中国家庭在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只能维持生计2.3个月,40%的家庭则撑不过3个月。

该中心主任、得克萨斯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教授甘犁表示,疫情对就业的影响到底会是多长时间,是半年、一年还是更长,这很难说,但一定会比社会某些阶层能够维持生计的时间更长。

另据《财新网》报道,2月26日至3月3日,北京市协作者社会工作发展中心(简称“北京协作者”)对46个困境农民工家庭做的第二轮动态监测评估结果显示,仅有三分之一的家庭劳动力恢复工作。即便复工,也因工作时长等疫情影响,导致收入减少。未复工的家庭,有的已经开始通过借钱、透支信用卡等方式维持生活。还有人因此进入网贷漩涡。

疫情令边缘人群收入减少

英国金融时报》3月16日报道,疫情让某些处于边缘状态的从业者更难挣到钱,例如,北京的黑车司机。北京很多失业的居民在从事这个行业,他们的价钱要比正规的出租车便宜。

一名黑车司机对英媒表示,他以前一天可以挣600到800元钱,现在只有80到100元。

另一名从河北来的50岁的吴(音译)女士,她在中国建设银行一家分支机构做清洁工。她说,以前她每月工资约为2000元人民币,但从去年12月起她就没拿到过工资。为支付每月1000元的房租,她大幅削减开支,好让她微薄的积蓄能够撑得久一点。

据《纽约时报》报道,中国约3亿农民工长期生活在社会边缘,拿着微薄的薪水做着脏累的工作,中共“抗击”病毒的严厉措施,对农民工冲击最为严重。

现年42岁的刘文(音)在中国中部城市郑州的一家工厂做工,疫情发生后,她被赶出了出租屋,因为她是从丈夫的家乡广东回来的,她的房东担心她可能携带病毒。她现在和丈夫还有两个孩子住在旅馆里。

她说,“我们现在失去了希望。”

58岁的杨成军(音)现居中国东北,有时做木匠为生。他说,他和儿子现在靠土地为生,他们种植大米和蔬菜,他担心家里的钱会在一个月内花光。

杨成军说,“农民工压力普遍大,雪上加霜。”

46岁的湖北建筑工人黄传元(音)为了省钱,已经不买肉了。他他给一家中国建筑公司打工,这家公司告诉他,他只能在家等着。

中产阶层也不轻松

疫情对负债较高的家庭产生较大财务的压力,中国的中产阶层也受到威胁。

住在北京的35岁按摩师侯晓刚(音译)说,这场疫情使她放弃了购置新居的计划,以免每月还要背3000元的房贷。

她说,现在不打算多花钱,手头留点钱要紧。

一些农民工家庭存款消耗殆尽靠借钱度日

财新报道,目前一些家庭存款开始消耗殆尽,需要向亲戚朋友借钱、或者透支,维持生活所需。

回到北京等着开工的河北人晓琴称,“现在手里没钱,这几天就开始用支付宝的花呗,那个不是这个月花,下个月能还么,我身边老乡也这么用,我已经花了500多块钱了。没办法,吃饭还得吃吧。”。

晓琴原来工作的奶茶店还未完全复工。丈夫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

一位农民工因利息低于银行的宣传,下了小额借贷APP,借了一万块钱后,很快发现要还的钱越来越多。最后还不起钱收到了恐吓电话和信息。

报道说,一些农民工家庭,因为借贷自杀或是离家出走未归的,不止一例。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