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政界名流:为什么全球医疗机构要信中共?

“基于共产主义国家强摘器官的血腥记录,我们还能相信它对抗冠状病毒工作的任何言论吗?”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执行主任马里恩·史密斯(Marion Smith)在他的文章中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

“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执行主任史密斯(Marion Smith)接受英文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专访。(视频截图)

“基于共产主义国家强摘器官的血腥记录,我们还能相信它对抗冠状病毒工作的任何言论吗?”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执行主任马里恩·史密斯(Marion Smith)在他的文章中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

近日,史密斯在美国半月刊杂志《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发表题为“为什么全球医疗机构要信任中国(中共)?”的评论文章。他指出,就中共而言,新冠状病毒疫情并不是外界对世界卫生组织(WHO)不能信服的唯一例子,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统则是更早的一个实例。

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是美国的一个非营利性教育组织,1993年获得美国国会一致通过成立,旨在“教育美国人关于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历史和传统的教育”。

史密斯开篇就尖锐地提出:“为什么国际医疗机构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路线?”

“随着新冠病毒在1月和2月从中国传播到世界各地,世卫组织一再表扬北京遏制病毒的工作;尽管中共当局对(提出预警的)医疗人员进行审查,也有证据证明其低估死亡人数,但WHO还是如此。”他写道。

“中国作为联合国第二大捐助国,然后联合国负责监督世卫组织,中共似乎诱使世卫为其提供了一种合法性——掩盖事实,从而加剧全球危机。”

史密斯表示,就中共而言,新冠状病毒并不是让外界对世卫组织不能信服的唯一例子,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统也是如此。

“绝大多数证据表明,中共从良心犯人那里强行摘取器官,其中最主要的是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穆斯林。然而,世卫组织和全球理事机构移植协会(TTS)却拒绝承认此事。他们的沉默也给了人权组织暂停键,否则这些组织会谴责中共对无辜者的迫害。”他说。

3月10日,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发布的有关中国器官捐献系统的最新报告中强调了这一点。

该报告内容源自中国内部和公共档案(许多是首次披露和翻译成英文的)以及秘密调查,报告证明“北京对从何处获取器官的解释、没有一个可信服”。

这份报告由研究人员马修‧罗伯逊(Matthew P. Robertson)撰写。罗伯逊长期跟踪研究这十年来中国国内外在器官移植方面的研究,并用统计方法证明了中国共产党在伪造中国器官捐献者的登记数据。

北京2015年以来一直自称,所有移植器官均来自自愿捐献者。但中国的捐献数字增长值令人质疑——从2010年的34例激增到2016年的6,316例,增长速度几乎百分之百的遵循二次方增长。

而在中国如此少的捐赠人群中,却能以几小时或几天时间按需提供器官,这毫无道理可循。“只有已被强行采集血型,并等待摘取器官的囚犯才能达到这个时间表。”报告写道。

同时,该报告还显示,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远远超过了当局官方公布的数量。

目前,约有173家中国医院中共当局批准进行移植,仅前10家医院一年的手术量就接近14,000例。“总移植量可能至少要大几倍。”报告说。“北京正在伪造其器官的数量和来源。”

史密斯认为,罗伯逊的发现进一步证明了英国独立法庭在2019年对中国良心犯进行强摘器官的调查结果,更早的是2016年报告《血腥收获/屠杀:最新情况》中的发现。

他说,在证据面前,世卫组织和全球理事机构移植协会却总是为北京辩护。这两个组织都在2015年支持中共的移植“改革”,并定期宣传中共体系合乎道德,没有异议。

世卫组织移植工作组主席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博士甚至在2016年公开说,媒体必须挑战那些——对强摘器官表示怀疑——并做出断言的人。此后,他还多次赞扬中共的制度。

至于全球理事机构移植协会(TTS),其时任总裁南希‧阿舍尔(Nancy Ascher)在2018年与一位中国知名移植医生的座谈会上,也意图帮助打消外界对中共滥用器官的质疑。由于没有受到这些全球机构的谴责,医学杂志一直在大量发表中国的器官移植论文,其研究可能来自于良心犯器官。

“沉默也在放任北京。在不受全球批评的情况下,中共官员毫不担心如何去解释其器官移植数据中的差异和漏洞,或担心外界提出真实的移植数字。”史密斯说。“中共也就不会那么担心人们将器官移植与中共镇压法轮功和维吾尔人联系起来。”

文章揭示,2018年在马德里举行的TTS大会上,其中一位演讲嘉宾是中国排名第三的移植官员(郑树森)。他的另一项工作就是负责对法轮功进行负面宣传。他自己写的书中就充满对法轮功的污蔑之词。

“现在,中国(中共)可以让他从这些国际组织拿到公开的称赞来炫耀——而这些组织本应该是谴责他的。”史密斯说。

而一直扮演人权、为人权发声的国际机构也没有作为。从历史上看,人权组织敢于说出全球官僚机构可能不肯说的话,但对中共的强摘器官计划上却不在此列。

国际特赦组织和人权观察组织都在跟随世卫组织和全球理事机构移植协会的后尘。这两者都没有投入严肃的资源来进行研究,也没有发表措辞谨慎的声明、清楚表明他们是否相信这些指控。”史密斯写道。

他表示,随着大量证据的增加,希望这些人权团体能继续扮演他们的历史角色——充当帮助受压迫者的捍卫人;但是短期内世界卫生组织和移植协会不太可能承认事实。

“对这些组织的现任领导者而言,褒奖他们在改革中国上取得的成功是在给他们自己提供职业投资。但是他们的说法不能掩盖共产党每年杀害无数良心犯的事实。这些受害者需要国际医学界明确的道义支持,而不是怯懦。”他说。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穆清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