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借“扫黑”之名 临沂国保警察采用黒社会手段绑架

—山东法轮功学员朱同贵被秘密冤判重刑

山东郯城县法轮功学员朱同贵于2018年5月被临沂兰山区国保绑架、非法关押14个月后,近日得知被临沂兰山区法院秘密枉判重刑,非法刑期可能是9年。

明慧网报导,朱同贵,45岁左右,青岛某大学毕业,家住临沂市郯城县码头镇桑庄村。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他被迫长期流离失所,身份证被扣押,一直无法找工作、无法结婚成家。期间,当地派出所协警有时到他家恐吓他的老母亲,打听其去处,给老人精神上造成伤害。

2018年,临沂国保警察借“扫黑”之名,秘密制定了所谓“雷霆行动”,到处绑架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又掀起一轮迫害。

5月23日下午,朱同贵和哥哥朱同朝疑被特务监视跟踪,在临沂市兰山区租住房内被临沂市兰山区国保警察刘合磊等人伙同西郊派出所警察入室绑架。当时那伙人强行用铁棍撬开他们住处的天窗爬墙进屋的,他们没穿警服、没有出示任何合法证件,将房间内的电脑、现金等私人物品洗劫一空。

在此过程中,警察手持铁棍出言威胁兄弟二人,并拿枪抵在朱同朝的头上。当晚,两人被带到兰山派出所非法审讯。派出所刘姓所长指使下属对朱同贵强行采血、拍照,并打骂侮辱。

5月24日下午,朱同贵、朱同朝被非法押送至临沂市看守所(河东区重沟)。警察对朱同贵进行非法拘留、拷问、威胁,并指使犯人毒打他。朱同贵被分到了二大队,狱警徐培森和一王姓狱警私自用刑,让朱同贵戴手铐脚镣、手穿过腿间被铐住,让其直不起腰,还把他关进“小号”(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狭小阴暗的房间)。

同时,郯城县国保因怀疑这个县部分法轮功学员与朱同贵有联系,就对他们进行非法审问。

在关押期间,朱同贵的家人没有得到任何通知。后来朱同朝被“取保”回家,朱同贵却被临沂市国保劫持到一个私设的黑监狱(洗脑班)里,家人多次前去询问无果。

黑监狱负责人苏伟对朱同贵动用私刑:熬大鹰三天三夜,有多人看守,不让其睡觉。

7月27日上午10点左右,朱同贵的家人与律师去黑监狱门口看望朱同贵,遭到负责人苏伟的强烈阻拦,并被强行拍照。家人与律师强烈要求苏伟出示合法证件及手续,苏伟没有出示,声称自己是干活的,并且威胁、辱骂、扭打律师,阻止其会见朱同贵。

在检察院因证据不足退回朱同贵的案卷的情况下,国保警察刘合磊、孙德强等人滥用职权仍然拒不释放朱同贵,并继续罗织罪名对他进行构陷。

临沂市兰山区检察院王玉刚对国保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仅不予依法监督,还于2019年6月底对朱同贵提起公诉。

近日获悉,朱同贵被临沂兰山区法院秘密枉判重刑,刑期可能是9年。

朱同贵在临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4个月之久,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家中年近90岁高龄的老母亲遭受惊吓,之后身体便一直不好,卧病在床,生活也不能自理。

明慧网认为,临沂相关违法人员苏伟、刘合磊、孙德强、王玉刚、徐培森、刘姓派出所所长等故意违犯宪法、刑法,犯下非法收查、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和虐待监管人、徇私枉法、诬告陷害等罪。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