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IGFM会 德议员:中共政权致病毒全球扩散

国际人权组织(IGFM)于2020年3月13至14日在德国波恩的Gustav-Stresemann-Institut研究所(GSI)举办年会。图为13日与会者观看国会议员、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米歇尔·布兰德(Michael Brand CDU/CSU)为大会发来的录像致词。布兰德表示,北京政权导致病毒在全球扩散。

国际人权组织(IGFM)于2020年3月13至14日在德国波恩的Gustav-Stresemann-Institut研究所(GSI)举办的年会,中共对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的隐瞒和企图转嫁别国的做法成为此次与会者讨论的主要焦点。

受中共肺炎的影响,参加此次年会的人数锐减,多国与会者因航班、交通等问题无法前往,原订在会上发言的两位德国国会议员也取消了行程。

国会议员:中共在两方面拔得头筹

在国际人权组织全体会议上,四位国会议员发来贺词录像。其中,国会议员、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米歇尔·布兰德(Michael Brand CDU/CSU)表示,中国是对人权的迫害非常严重的国家,在两个方面都拔得头筹。

一方面是“中共对宗教自由的迫害,包括对少数民族、人权律师的迫害,劳改营和非法器官交易等。”另一方面,“如果北京政权去年12月在病毒刚爆发时就采取相应的措施,及时告诉出租司机、一线人员等真相,就不至于最终导致病毒在全世界的扩散。”

图说:国际人权组织(IGFM)于2020年3月13至14日在德国波恩的Gustav-Stresemann-Institut研究所(GSI)举办年会。图为13日与会者观看因被港府没收护照无法前来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发来的录像,他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对抗中国(共)邪恶政权。(黄芩/大纪元

此外,因被港府没收护照无法前来参加此活动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也发来录像,他表示香港是国际城市,我们一直坚定的为自由民主而奋斗。虽然半年来港府对我们进行了恐怖迫害,大家一直不退让,继续争取自由与民主。

他说,“我们还要求真普选,中国(共)一直违反一国两制。香港建制派的议员和特首都是中国(共)自己选出来的。目前香港迫害很严重,共有8,000多人被逮捕,最年轻的11岁,最年长的84岁。”

最近因中共(武汉)病毒,很多大陆人涌到香港。由于港首把香港人的生命当做儿戏,向中国(共)磕头,冒着香港人的生命危险去迎合北京政权,没有关闭关卡,继续让这些人到香港。我们要求港府关闭大陆通往香港的关卡。

最后黄之锋表示,“中(共)政权的野心最近几年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它要控制全球,我们不会退让,不会害怕。”他呼吁国际社会不要害怕中共,“不要因为中国(共)貌似强大而害怕,希望大家共同对付这个邪恶的政权。”

国际人权组织:中国(共)是舆论操控大师

目前,对于威胁全球生命的中共病毒,中共试图推卸责任,将中共病毒转嫁给美国,并说海外疫情比中国严重。对此,国际人权组织主席兰姆(Edgar Lamm)先生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是宣传,完全不可相信。我不认为中国能完整的纪录下所有病例。”当提到习近平到武汉时,所路过街道的住户每家都有两名警察看守,以防民众抗议,兰姆先生说,“共产国家总是这样,老百姓受到监视。”

国际人权组织官网于今年2月17日就中共病毒发布题为《新冠(中共)病毒错误信息和修饰的数据》官方声明,声明中提到,目前中国(共)宣称有68,500人感染病毒,1,665人死亡。早在一月中旬有关病毒流传的消息成为国际媒体头条新闻时,就有些媒体猜测中国(共)当局早已压制了有关流行病的消息。

国际人权组织认为,“中国(共)是舆论操控大师,在各个层面都有完善的审查制度。如同所有独裁极权国家一样,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所提供的官方数字和日期,总是令人起疑的。”

中国人权的忽视直接影响德国人的生命

会上,国际人权组织理事吴曼扬先生做了题为《中共病毒与人权的关系》的发言。他表示中共病毒之所以给全世界带来非常痛苦的灾难,是同中国人权状况有紧密关系的。正因为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信息、新闻和媒体自由等基本人权,所以中共才能一手遮天,隐瞒疫情

当疫情隐瞒不了时,中共反过来说它是英雄,带领全国战胜病疫,最后嫁祸于美国。中共这些谎言之所以能够欺骗大部分中国人和一些西方人,就是因为中国没有言论自由,如果允许言论自由的话,谎言就很难存活下去。

“当我们讲到中共对法轮功、对维吾尔人、对西藏人和对基督徒迫害时,人们可能觉得这些都发生在中国,离我们德国很遥远。”吴曼扬说,可是中共对人权的迫害,限制言论自由,让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带着病毒全世界到处散播,将中共病毒带到几乎世界每一个角落。

“这直接影响了在德国的人的生命安全,让在德国的人、全世界的人都面临这种生命威胁。”他认为,“大家要吸取沉痛的教训,要明白中国人权问题是关系到我们在德国的切身利益。”他说。

德国商人:中共为保面子可编造任何故事

图说:国际人权组织(IGFM)于2020年3月13至14日在德国波恩的Gustav-Stresemann-Institut研究所(GSI)举办年会。图为14日德国商人罗伯特·罗特Robert Rother先生(右)讲述自己在中国的经历,如何被中共瞬间从亿万美元的富翁变成身无分文的阶下囚,并告诫与会者,不要相信中共的任何谎言。(黄芩/大纪元)

在众多有关人权迫害的报告中,引人注目的还有一位德国商人罗伯特·罗特Robert Rother先生的经历。他对中共政权的本质有相当深刻的认识,以亲身经历告诫人们,不要相信中共的谎言。

罗特的经历引起与会者关注,罗特曾在中国生活过15年,其中一半的时间是在中共东莞的监狱中度过的。由一位亿万美元的富豪变成中共阶下囚,瞬间身无分文。2018年他被释放后回到德国。

回到德国之后,Rother先生开始着手写自传《龙年》(Drachen Jahre,www.edelbooks.com),记录了自己在东莞监狱的遭遇。虽然过程非常痛苦,他终于完成了这本自传,就像在自传中写的那样,“我的故事就是证词”。

作为成功的商人,罗特在中国曾取得巨大的成功,他很快学会和掌握了中国的生活方式。他是在中国第一个购买法拉利车的西方人,尽管其价格比在德国高出三倍。通过加入法拉利俱乐部他结识了很多大陆上层人物,跟他们建立了很好的关系。他的公司财富很快从百万美元上升到一亿美元。

这时,中共毫无理由的逮捕了他,没收了全部财产,让他瞬间失去一切。他被非法关押了13个月,之后被判处8年监禁,到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名。其生意伙伴兼女友因为是中国国籍,被判终身监禁。

在东莞监禁期间,罗特的律师每个月可以探望他一次,但他们不能谈论他的案件。他被迫做奴工,加工各种语言的圣诞卡和生日卡,有些是西方大公司的产品。每周七天、每天九小时,每个月可得22元工资,相当于不到三欧元。做完奴工还不能休息,每天要坐在小板凳上接受两个小时的“再教育”,观看“新闻联播”及听警察长时间的训话和讲述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

罗特说,肉体上的痛苦还不是主要的,更关键的是精神上的折磨,以及中共特务随时随地的谎言和精神压迫。他说自己能够活下来,是因为在监狱里,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彻底改变了,靠着对神的信仰他才能挺过地狱般的监狱生涯。

说到中共试图将病毒的起因转嫁给其它国家,罗特对本报记者表示,“就我对中共的体验,只要能保住它的面子,它会编造任何的故事,为了能圆了它的谎言,可以信口胡说八道。”

他说,“在监狱里,我们从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和真实走向。我们仅仅知道他们对你撒了某些谎,让事情能继续运转下去。人们可能不会相信,不知道他们是为了宣传自己更高大的形象而进行捏造。”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黄芩德国波恩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