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仅仅是巧合?德国多地首批感染者为何都是医生?

即便德国拥有令总理默克尔引以为豪的全球领先的“优秀医疗系统”,也无法抑制中共病毒在德国的肆虐,更让人深思的是,德国素质一流的医生在中共病毒的攻击下连连中招。

德国一些医院间接支持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罪行被曝光

按照《柏林晨报》的统计数据,截至当地时间3月20日19点,全国共有19,711人感染中共病毒,成为紧随西班牙的欧洲第三大疫情严重国,在全球列第五位。

即便德国拥有令总理默克尔引以为豪的全球领先的“优秀医疗系统”,也无法抑制中共病毒在德国的肆虐,更让人深思的是,德国素质一流的医生在中共病毒的攻击下连连中招。

德国多地首批感染者都是医生

目前德国北威州、巴符州和巴伐利亚州是疫情最为严重的三个州。追溯德国的疫情发展,会发现不少州的首批感染者中都有医生,他们大多是在工作场所以外染病的。

疫情最严重的北威州,染病人数达全德国的近三分之一。该州2月25日晚出现首例确诊患者,不久后,一名与患者在狂欢节活动中接触过的门兴巴赫(Mönchengladbach)市医院的医生也被确诊。

德国疫情第二严重的巴符州也是在同一天2月25日确诊了首例,患者与一名女士刚从意大利旅行回来。不久那位女士和她父亲也被确诊。这位父亲是图宾根大学附属医院的主治医生。

汉堡州2月27日确诊的首例病人是汉堡大学附属埃普多夫(Eppendorf)医院的儿科医生,他刚从意大利旅游回来就被查出感染。

疫情第三严重的巴伐利亚州除了首先感染的14名伟博思通公司员工及家属之外,之后出现的首例是埃尔朗根(Erlangen)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据悉,他是在一次工作会议上被意大利同事传染的,那名同事回意大利后确诊。

在德国最后一个出现确诊病例的联邦州——萨安州,其实首例也是一位从意大利度假回来的医生。因他住在萨克森州,所以算在萨克森州的确诊病例里。他所在的医院是Helios分院,Helios公司和中国医院有合作。

大纪元3月10日的特稿指明,病毒就是冲着共产党而来的,称其为“中共病毒”再恰当不过。该病毒在全球的蔓延之势,清晰地勾勒出它沿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

医疗系统全球领先的德国,疫情如此严重,德国医学界屡屡中招,让人不禁要问,严谨治学的德国医生难道也和中共有脱不了的干系吗?

中国频传双肺移植治染疫者中共活摘器官疑云再引关注

疫情肆虐全球之际,中国大陆频频传出双肺移植治疗肺炎重症患者的新闻,移植等待时间之短、器官匹配程度之完美、供体之充足都令人惊讶。

中共活摘器官的疑云再度引起国际关注。终止中国滥用移植国际联盟(ETAC)执行主任休斯(Susie Hughes)直接质疑:这些快速、完全匹配的器官是从哪里来的?

其实,对于中国移植业器官来源的质疑并非现在才有。从2000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呈爆炸式增长以来,对于器官来源的质疑和各种调查报告就从未间断。仅“追查国际”组织罗列出的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证据,就有厚厚一大摞。

然而,中共的这一罪行,多年来却一直间接得到外国医院和专家的支持,例如培训中国器官移植医生等,德国医学界在这方面涉水不浅。

德国外交部去年7月20日首次公开发文,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这正义的声音在活摘罪行曝光十多年后响起。

在这沉默的十多年里,德国不少医院与中国医院在器官移植方面密切合作,不少德国专家去大陆传授经验,甚至帮中共说话。

德国多家医院与涉嫌活摘的武汉同济医院合作

一直追踪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追查国际组织”2020年3月1日公布,2019年对大陆上百家移植医院跟踪调查,发现活摘器官的行径依旧存在,其中包括武汉同济医院。在“追查国际”更早的调查录音中,武汉同济医院的医生承认使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迄今为止,在这家医院官网上列出的海外合作医院中,有七家德国医院。它们分别是:汉堡大学附属埃普多夫(Eppendorf)医院、巴伐利亚州维尔茨堡大学医院、巴符州乌尔姆大学医院、巴伐利亚州慕尼黑工大附属伊萨右岸医院、德尔门霍斯特医院(Delmenhorst)、汉堡巴姆贝克医院和汉诺威医科大学(MHH)医院。

这些德国医院中,汉诺威医科大学医院、汉堡大学埃普多夫医院、维尔茨堡大学医院和慕尼黑工大附属医院都有移植中心。乌尔姆大学医院原本也有,2011年时被撤销,原因是移植手术数量不够。

武汉同济医院是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医院,1900年由一名德国医生在上海成立,后迁到武汉。2019年,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时还莅临武汉同济医院,该院主页上打着默克尔访问的照片作招牌。

柏林心脏中心培训数百中国医生

德国西南广播电台SWR2在2014年6月以批评的语调报导了中国的器官移植产业,其中就提到柏林心脏中心跟中国许多医院有合作。2012年5月,柏林心脏中心主任海策(Roland Hetzer)在上海召开的心脏外科会议上表示,多年来,有500名来自中国的医生参与了与柏林心脏中心的合作工作。

柏林心脏中心网站的历史介绍说明,中心在1999年11月与上海大学签定合作合同,内容包括培训中国心脏外科医生。2000年4月19日,在上海成立中德心脏研究所。

中国卫生人才网(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人才交流服务中心)一篇发表于2019年7月24日的文章透露,柏林心脏中心当时还在培训中国医生。文章作者署名李军,单位是位于北京的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

文中写道,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作者到柏林心脏中心进修心血管麻醉。追查国际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涉嫌参与活摘器官,该院2007年被中国卫生部指定开展心脏移植手术。

在上海东方医院的网站上,一篇发表于2014年3月的文章显示,上海中德心脏研究所成立后,有数十人在德国心脏中心接受培训,中心为培训的医生免去所有费用,还提供衣食住行。这些人回到中国后,在重要岗位担任工作。后来全国各地都有医院跟德国心脏中心建立合作。

上海东方医院网站上的“国际交流”菜单上,还能看到“中德心脏研究所”的名字,但已经打不开网页。

上海东方医院,也称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据追查国际调查,该医院2001年到2005年期间,涉嫌参与活摘器官。

前德国器官移植协会主席现任职于中国

这里还要提一下德国医学教授南山(Björn Nashan),他曾经担任欧洲移植协会主席、德国器官移植协会主席、汉堡大学附属埃普多夫医院移植外科主治医生,目前在中国安徽省立医院(中国科技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力图打造国际级器官移植中心。

2010年至2016年,南山在德国移植协会任职,其中2013年至2016年担任主席。2017年10月,他被安徽省立医院全职招聘,担任器官移植中心和器官移植免疫实验室主任。2019年10月,获得“中国政府友谊奖”。

据多家媒体2018年1月报导,南山的愿景是,把安徽省立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打造成国际知名的器官移植中心。

德媒《世界报》2018年7月10日对南山的专访中,当记者提到中国器官移植涉及死刑犯和良心犯时,南山积极给中共洗白,使用的是中共对外的说辞。他在回答时说,中国“彻底改变了”,原本中国器官捐赠完全不规范,主要使用死刑犯器官,“但从2005年开始改革,逐渐取消原来的做法,2015年起禁止使用死刑犯”等。

然而,海外一直跟踪此事的专家们表示,活摘器官还存在着。所谓的禁止使用死囚犯器官,实际上是掩盖活摘器官罪恶的幌子。

追查国际组织2015年3月10日发布的调查报告提醒国际社会,不要被禁止使用死囚犯器官的言论迷惑,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中国用不用死刑犯器官这个问题上,而应该要求中共提供过去十五年以来器官移植供体的真实来源。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曾亲口承认在2012年一年就主刀五百多个肝移植,国际社会应该要求黄提供他本人所使用的肝移植供体的真实来源。

南山在大陆积极推动那里的移植产业。在他去中国之前,德国媒体对他有过批评,汉堡大学附属埃普多夫医院结束了与他的合作。

德国医生的高明医术与严谨作风有口皆碑,在正常社会里,医生本是救死扶伤的职业,医院之间的合作,本意也是为了更好地救治病患、服务社会。而在中共极权统治的国度里,医院可能成了犯罪现场,医生可能沦为白衣刽子手;与中共合作,无论有意或无意,客观上都无法逃脱帮凶的嫌疑。

正如大纪元社论所说,天道昭然,这累累血债总有要偿还的一天。无论个人、组织和国家,及时认清中共的本质,远离中共、拒绝中共、脱离中共,才能趋吉避害、躲过瘟疫,走进美好未来。#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祝兰德国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