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3细节显习近平只剩枪杆子?中国1440万人 人间蒸发?零确诊?专家警告会爆发

中共官方昨天20日连续两天报告确诊和死亡人数“双清零”,要求各地复工复产也已经一个多月,但昨天,北京天安门附近仍然防备森严,地铁人迹稀少,未显示明显复工现象。同时,很多国内外流行病学专家认为,病毒并未消失,中国接下来可能会面临新一波感染。而习近平到访武汉的三个细节更是揭示了疫情彻底好转,仍是遥遥无期。此外,中国三大移动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今年1月和2月累计减少用户数雪崩式减少1440万人。人们不仅要问,这和中共肺炎到底是有什么关联?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做出点评。

有网友看了中国央视报导的影片截图,发现其中有许多疑点,包括其中一张习近平站在医院门口与众人合照的照片,影子明显与其他人方向不同。

大陆移动用户上两个月雪崩式减少1440万人?人间蒸发?

香港有线新闻」有个节目统计,中国移动的用户数自上月居然突然减少了725万人:

https://t.co/KGtlLSUnOJ

有网友进一步查询发现,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三家的移动业务,2020年1月和2月总计用户数减少1442万人,未计算中国联通2月份数据。

其中中国移动减少人数最多:

20年1月:862,000=86.2万

20年2月:7,254,000=725.4万

资料来源 https://t.co/dz5MFSG4jD

中国联通减少用户数:

20年1月:1,186,000=118.6万

20年2月:未有数据

资料来源 https://t.co/cRzzdwK13D

中国电信减少用户数:

20年1月:增加43万=+430,000

20年2月:减少560百万=-5,600,000

资料来源:

https://t.co/d0GK3qOwQX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中国移动用户2个月少了1440万用户,还不算中国联通2月的数据,这是什么原因?是没钱缴费不再用了?是人已经不在了?我觉得这2种原因应该都存在。虽然目前,没有其它信息能分析这2种原因的比例,但1440万人这个巨大的数字本身就非常惊人、有分量和沉重。

疫情缓解?天安门及军队大院防备森严

中共官方今日连续两天报告确诊和死亡人数“双清零”,官方要求各地复工复产已经一个多月,但据大纪元报道,昨天20日,北京天安门附近仍然防备森严,地铁人迹稀少,没有显示明显复工现象。

3月20日,天安门地铁站,人迹稀少,有警卫站岗。(大纪元)

3月20日,天安门附近,没有几个行人,但到处都是警车和武警公安。(大纪元

而在天安门附近,在3月20日见到,到处藏着警车,却见不到什么游人。

时值中共催工催产一个多月,北京各处仍然人迹稀少,显示经济活动、社会活动并未有复苏迹象,离真正的恢复正常仍距离很远。

习近平到访武汉3个细节显示疫情好转遥远

香港苹果日报吕月的评论说,其实从3月11日习近平到访武汉的四个细节看,仍是如临大敌,距离疫情好转仍很遥远。

首先,习近平率领的考察班子却出奇地人少,哪像特朗普举行记者会,身后彭斯领导的疫情防治全体人马一个不少。习近平从北京带来的只有王沪宁、丁薛祥和张又侠,实地考察接待的除了中央指导组组长孙春兰,只有湖北和武汉的两个书记应勇、王忠林。省长、市长都不见人影。为什么?因为要尽量减小他的接触范围。

其次,习近平考察时与所有人的距离,都叹为观止,与实际的火神山医院相距500米。直到主持会议听取汇报,孙春兰的中央指导组、湖北、武汉的两套班子才多了些人马坐在台下。

第三、没有一个国家的元首有习近平那样的阵仗,出动几万警察和狙击手,警察入户不让居民靠近窗边,稀稀拉拉的口号都是颂圣之声。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虽然中共的体制是层层瞒报,但事到如今,习近平应该对中共病毒的难以控制有深刻的认识。如果不是为推动复工,习近平不会冒险到武汉视察,出动几万警察和狙击手,也主要不是防备百姓行刺,而是党内的对手。

中国新增病例清零?专家警告:疫情会再次爆发

图: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传染病流行病学教授戴维·海曼

19日中共正式表示相信本轮疫情流行高峰已经过去,但彭博社报道,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传染病流行病学教授戴维·海曼(David Heymann)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措施结束后会发生什么。”

图: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 Osterholm)说,“它将继续燃烧。病毒仍然存在。”

许多研究人员已经得出结论,“中共病毒”无法像引发萨斯的病原体那样被消除。流行病学家警告说,根据其他大流行中的情况,中国接下来可能会面临下一波感染。

科廷大学传染病名誉教授约翰·麦肯齐

澳洲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传染病名誉教授约翰·麦肯齐(John Mackenzie)说,在感染“中共病毒”的初期,当人们尚未表现出症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生病时,血液中已经存在大量病毒,并且已经在传播给他人。

麦肯齐说,“对于萨斯,在潜伏期或出现症状的初期,病毒并不会传播,因此一旦我们搞明白了传播机制,控制起来就相对容易。”相反,1889年和1918年爆发的两次与中共病毒有相似高传染性的流感疫情,都出现了三波大流行,而且后两波比第一波更加致命。

1918年这一年,疫情的三波流行快速接替出现,死亡的5000万病例中绝大多数都出现在后两波。

尽管研究人员不确定为什么后几波的流行会更致命,但这种现象被称为“抗原性漂移”,即微小的自然变化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病毒基因组成中形成积累,并最终改变病原体,使其变得更加致命。

总部位于北京的谘询公司Anbound的健康政策分析师Chan Kung说,“病毒一直在繁殖和变化,完全遏制是不可能的。”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