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吴薇: 台湾遏制新冠疫情的成功 加拿大能仿效吗?

作者:

加拿大和台湾一样,在2003年非典流行时属于中国大陆以外的“重灾区”。现在两地都在千方百计阻止新冠病毒病例出现井喷。台湾到目前为止做得很好。但是它的做法加拿大能复制吗?CBC记者就此采访了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王智弘和几位加拿大有关专业人士。

2020年1月20日,一名女性台商从武汉返回台湾,21日,一对华人夫妇从武汉回到多伦多。他们三人几天后相继被确诊,标志着新型冠状病毒在加拿大和台湾登陆。

两个月过去,截止到星期四(3月19日),台湾的累计病例为108,死亡1人。同一天,加拿大累计病例超过800,死亡10人。台湾病例在其两千三百多万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比加拿大低70%。加拿大总人口为三千五百多万(2016年人口普查结果)。

王智弘本月初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与人合作发表文章,介绍了台湾的做法。文章说,2003年非典过后, 中华民国政府建立了一套公共卫生反应机制,成立了“国家卫生指挥中心(NHCC)。在危机发生时,训练有素的官员能够迅速做出反应,启动应急管理制度。

很早采取行动

王智弘在接受CBC和《纽约时报》等媒体采访时说,非典的惨痛教训使台湾公共卫生部门自那以后保持警惕。早在12月下旬,武汉刚刚传出发生不明原因肺炎,还不知道人可传人时,NHCC的检疫人员就开始登上从武汉来的飞机进行检查。

在乘客走下飞机前,检疫人员已经通过二维码和问卷调查了解情况,根据乘客在过去两周中的旅行史将他们分类。没有问题的乘客可持健康通行证快速通关,高风险者被要求居家隔离,期间有工作人员通过手机跟踪核查,违规者被处以罚款。

利用大数据

王智弘说,为了追踪潜在病例,NHCC整合台湾健康保险数据和乘客的旅行记录及海关记录以追踪潜在病例,同时也充分利用了现代通信技术。例如,”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爆发疫情后,每个台湾人都从手机短信上了解到船上乘客在上岸时曾去过哪些地方。

但是多伦多医生格芬克尔(Iris Gorfinkel)说,这个做法加拿大恐怕不容易仿效。一是会违反加拿大的隐私法。二是加拿大联邦政府和省政府分管不同的领域,公民的健康信息由省政府卫生部门管理,而海关控制和旅行信息是联邦政府负责。

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则认为,加拿大人的隐私受到更好的保护是好事。如果有一天政府真的为应对疫情不得不利用大数据,也应该有一定的时限。

王智弘也承认,政府推出的政策必须考虑到文化因素。他介绍说, 中华民国政府在实行各种限制措施时还是相当小心的。例如派人定期拜访自我隔离者,向他们提供食物和日用品,让隔离变得比较容易忍受。

他说,没有人喜欢被隔离。但至少你是被当成人,而不是被当成病毒来对待。

台湾岛和大陆之间仅相隔130公里。2019年从大陆进入台湾的旅客有270万人次。

(RCI with CBC News, Vik Adhopia, New York Tmes)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RCI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