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美知名律师针对中共肺炎提出起诉 索赔20万亿美元

中共肺炎(武汉肺炎,COVID-19)正将全球带入一场大灾难,追求其责任的呼声越来越高。近日,美国知名保守派法律斗士、前司法部检察官拉里·克莱曼(Larry Klayman)向德克萨斯州北区地方法院提出集体诉讼,要求中共为此赔偿20万亿美元(合约141万亿人民币)。

中共肺炎武汉肺炎,COVID-19)正将全球带入一场大灾难,追求其责任的呼声越来越高。近日,美国知名保守派法律斗士、前司法部检察官拉里·克莱曼(Larry Klayman)向德克萨斯州北区地方法院提出集体诉讼,要求中共为此赔偿20万亿美元(合约141万亿人民币)。

克莱曼曾作为代理律师参与美国一连串重大诉案,例如起诉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任时间最长的局长玛格丽特•汉贝格(Margaret Hamburg)共谋掩盖致命药物的危险性及政治腐败、起诉美国国家安全局通过一个项目系统保存全体美国公民的通话记录等。他还是保守派组织“司法观察”和“自由观察”的创办人。

这次,他与“自由观察”组织、德州公司Buzz Photos联手,于3月17日提交诉状,针对中共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共军队;中共少将、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及该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共5被告提起群体诉讼。

起诉书开篇明义,直言:“这次群体诉讼涉及被告方造成的重大损害,这一损害是COVID-19中共病毒)自中国武汉一处不合法、且不符合国际生化武器法的设施泄漏造成的。”

起诉书还说:“中共设计的COVID-19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灾难性生物武器,可以杀死大量人口。中共当局未能避免该研究所员工被感染,再将其带入周边社区并扩散到美国。”

“尽管看起来这个病毒的泄漏是计划外的,但它却被当做一种生物武器来制造和储存,目的是对付中共认为的敌人,包括但不限于美国人民。”

克莱曼还在起诉书中说,该案有六大诉因:协助教唆,令美国公民承受死亡或重伤的危险;向恐怖分子提供物质支持;串谋造成美国公民受伤和死亡;过失;不法死亡;企图伤害与造成伤害。

克莱曼要求,中共政府应为自己的“冷酷且无情的冷漠及恶意行为”支付至少20万亿美元。

他在一份声明中补充说:“美国纳税人没有理由要为中共政府造成的巨大损害赔偿。”“中国人民是好人民,但他们的政府却不是,它必须付出高昂的代价。”

在3月13日,佛州伯曼法律事务所(Berman Law Group)受原告委托,针对中共几大机构——中国政府(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共国家健康卫生委员会、应急管理部、民政部、湖北省与武汉市政府,向佛州迈阿密分院提起一项集体诉讼。

起诉书指,中国(中共)政府及其他被告为维护经济利益和超级大国地位,瞒报病情,导致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并对原告造成了损害。

如今拉里·克莱曼提起的这项诉讼,当然是又一起针对中共制造的中共病毒索赔的案件,但与佛州诉讼不同的是,他直接针对中共制造生物武器、违反国际生物武器条约发起挑战,对中共来说,更为致命,可以说是点中死穴。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欧洲希望之声记者郑平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