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 > 奇闻趣事 > 正文

哈佛博士警告:1930年代经济萧条可能重演!

作者|金刻羽(哈佛经济学博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终身教授)

目前,世界正面临着类似1930年代经济萧条的前景,或许是2009年经济大衰退的几倍。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可能是我们一生中经历的最大的经济事件。

这场流行病可与1918年袭击西班牙的大流感相提并论,那场流感当时感染了西班牙1/4的人口,并且有5000万人死亡。仅仅在两个月前,大多数人还认为这场新冠病毒只是一种中国现象,或至多发生在亚洲,就像SARS,我们没有料想到它会在世界其他国家有爆炸式的传播。与1918年相比,现代医学和科技得到了进步,但世界范围内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每天有1200万人次通过乘坐飞机在各个国家之间流动。

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面对的不是像2009年的经济衰退时那样,美国的产出下降5%,而是美国和全球的产出下降40%的可能性。这一次,不是信贷紧缩导致的银行体系的瘫痪,消费乏力蔓延到实体经济。如今,实体经济的很大一部分完全陷入停滞,这种影响将会进入金融系统,并且重新回来第二次冲击实体经济

在2008年经济大衰退的高峰时期,美国每个月损失80万个工作岗位,如今的境况将是每周损失数百万个工作岗位。政策制定者在美国失业率达到10%时畏缩不前,如今他们在讨论的失业率徘徊在30%左右。在典型的经济衰退中,企业解雇工人是因为社会缺乏消费。如今,企业的做法直接导致大规模失业,因为它们不能也不应该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然后,当陷入困境的家庭和企业削减开支时,就会出现第二轮的裁员潮。

我们拿餐饮业举例,在美国,这是个规模接近一万亿美元的行业。还没有考虑到航空、旅行、娱乐、教育和一些必须面对面的服务。服务业约占到整体GDP的80%,那么,我们很容易就能明白,为何40%的产出会一夜蒸发。和2008年最大的区别在于,如今很多基础面良好的企业也会破产,因为他们没有生意可做。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美国一些大银行濒临违约,政府当时出手拯救了银行。如今,政府需要出面拯救一切——包括她的人民、中小企业、银行和金融机构。

与整个经济衰退时期相比,全球主要经济体的政府承诺的一揽子援助规模已经大得多了。美联储已经承诺无限购买美国债券,美国财政部通过了美国现代历史上最大规模的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历史上一贯吝啬的欧央行已经承诺购买约1万亿欧元的欧洲债券。其口号是:竭尽全力。他们声称自己正在面临二战以来最大的危机!

不过人们很容易理解,尽管货币政策反应迅速且规模庞大,但其效果是有限的。原因是这样的:2007年冻结了支出和信贷,消费者和企业负担不起重新贷款。因此,旨在降低利率和提供信贷的货币政策可以迅速帮助重启借贷和支出。然而,当由于社会成员产生距离,企业无法持续业务,或是由于隔离措施限制了人们正常工作,那么货币政策就很难使经济活动恢复正常。

我们是否会面临经济萧条或衰退,要看新冠病毒在全球的传播会持续多长时间。如果所有国家都能够采取像中国这样严厉的措施,或者甚至是采取像新加坡、韩国和日本这些国家这样较为温和但有效的措施,我都不会如此担心。但西方国家不像亚洲国家。首先,他们没有经历过SARS的经验,反应迟钝,很晚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其次,仅仅在几周的强制隔离,甚至只是要求避免聚集之后,就已经怨声载道。请注意:这甚至还不是隔离,这只是避免聚集。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宣布采取隔离措施的几天后,他父亲却说去酒吧喝酒是一种“必要活动”,有需要的时候他一定会去。我认识的一对住在豪华的乡村庄园的70多岁高龄的英国夫妇告诉我,如果被要求再隔离一个月,他们会发疯的。我之前在纽约的同学说,纽约人不可能在家里待太久,他们宁愿感染这种病。而且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是——他们受够了,最终会发展成为群体免疫力。

因此,不仅仅是我们的文化、政治制度、公共设施不同,我们的人民也是不同的。与西方人相比,东亚人是一个更顺从的群体,就像与意大利人相比德国人也是这样。与欧洲人相比,美国人需要的社会娱乐活动更少。上周末巴黎天气很好,法国人不愿错过离家去海滩的机会。但是不管是美国人还是欧洲人——他们都厌恶被管制的感觉。他们对技术监视也持怀疑态度,即使危及他们的生命也是如此。

上述的所有意味着不同国家在应对这一流行病时,将采取截然不同的方法。大多数工业化国家采取的是缓解措施,推迟高峰期的到来,而不是采取极端措施去遏制病毒。但这也将意味着他们延误了工作和经济的恢复。在中国,我们停止了所有社会活动大约一个月左右,企业正在恢复生机,许多业务已经完全恢复,但西方经济不会如此。按照他们的策略,经济恢复少则需要6个月,甚至更久。如果出现二波感染的爆发,则可能需要18个月,或者直到治疗方法和疫苗的出现才能恢复正常。如果世界主要经济体出现12-18个月的经济停滞,我们将面临的是比大萧条更严重的挑战。

因此,我们不能根据中国的抗疫经验来分析世界经济的前景。尽管国内已经没有多少新的确诊病例,但社会行为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恢复正常工作后,我们仍然需要观察是否会出现第二波感染,如果没有,我会对中国的经济恢复更加乐观。一旦西方国家的感染率开始下降,股票市场就会恢复正常。到目前为止,6万亿美元的股票市值已经蒸发,但最糟糕的时刻还没有到来。

中国国内的经济规模足以防止我们的产出出现大幅下降。但是,当我们的经济恢复正常时,世界其他地区将陷入困境。不仅是出于战略利益,而且还是道德要求,这都是我们在这个世纪对世界各国施以援手的机会。在国际社会中如此难以建立的信任,将通过我们对人道主义援助真诚而实际的践行来实现。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网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奇闻趣事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