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不要试图和她争艳 连张曼玉都曾败下阵来!

作者:

在如今这个审美没什么追求的年代,鲜肉女神是个明星都可以这么叫。

可真正让人过目难忘,美得货真价实,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和挑剔眼光的美人,估计小花小草们都得败下阵来。

把那几位不再当红,却因绝代的美貌和精湛的演技,占据我们青春美好回忆的老阿姨们请出来当教科书。

美,真的是一种需要时间来证明的论据。

真正的美人不是千年不老,而是在人生每一个阶段都能呈现出那个年纪该有的美。

多少人曾爱慕女明星们年轻时的容颜,那么过了五十岁众人还称赞她美的女明星有几个呢?

钟楚红,绝对算一个。

大年初四,红姑现身香港海港城参加迎接财神的新年活动,着一袭碎花红裙,手捧靓花的她,笑颜如花,不带一丝杂质,似玫瑰盛放的一刻,明媚而又灿烂,她身上不败的艳光,依旧袭人,夺目。

仿佛又把我们带入到了当年《纵横四海》里那一张迷情探戈中,她握着哥哥张国荣的手纵情曼舞,躺在发哥的怀里肆意玩乐。

红姑的美第一次让人们知道,原来艳光四射是一句高贵的赞美,而非肤浅的卖弄风情。

如同林青霞的「俊」,张曼玉的「灵」,梅艳芳的「妖」,她的「艳」同样浓墨重彩。

她的「艳」如假包换,她的「艳」让人感受到埃及艳后的尊贵而美丽,她的「艳」为香港电影的流金岁月描上了一抹华丽的红,有了她,香港人就会骄傲的说,荷里活有玛丽莲梦露,我们有钟楚红。

再发不过周润发,再红不过钟楚红,可见红姑在香港人的心里地位超然!

不要试图和她争艳,就好比五十年才出一位的青霞姐姐永远是武侠世界里的王者一样,那一次,连拿奖拿到手软,港姐亚军的张曼玉姐姐都败下阵来。

1988年,杨凡导演,亦舒写就,钟楚红和张曼玉双姝合演的那部《流金岁月》,两位美人嫩得可以掐出水,虽然年轻,可那时的钟楚红已经将卷发的风韵,红唇的风骚魅惑,成熟女人的媚态彰显到极致。

《流金岁月》

在她身边的张曼玉纵然气质出众,却也敌不过红姑销魂蚀骨的艳光,成了呆萌可爱的白兔等着红姑去撩。就这样让一部苍白单薄的青春电影,多了几分迷人的趣味和女人之间最撩人的暧昧情挑!

东方女性的典雅配上欧式的洋气和时尚,红姑另外一个杀手锏就是洋气。

那部迷妹们为了哥哥和发哥的颜值舔了无数遍的《纵横四海》是以红姑在鬼佬面前俏皮而风情的摔跤作为开头,把鬼佬们迷得五迷三道不说,还让这神偷艳盗的浪漫历险,成为一代影坛佳话。

戴上墨镜,穿上时髦洋服,牵着小狗,一派风姿卓越,女性荷尔蒙的诱人香味,分分钟溢出屏幕,也怪不得香港最靓的哥哥为她伴舞,了不起的发哥帮她带孩子,如此尊宠,唯她独有!

图《纵横四海》

图《日落巴黎

在红姑为数不多的作品里,我最喜欢的两部,都是她和发哥一起演的,一是温情伤感的《秋天的童话》,另一部是带点残酷却十足感人的《伴我闯天涯》。

在电影里总有一对男女看起来很登对,比如梁朝伟和张曼玉,林青霞和秦汉,刘德华与关之琳,以及周润发和钟楚红。

《秋天的童话》

1987年发哥和红姑为张婉婷导演实现了《秋天的童话》,这部表现异国他乡萍水相逢的香港男女因善意而生爱,因爱而分离的小清新爱情电影。

发哥饰演的船头,没有他以往在江湖枪战片里威风凛凛,他只是一个跑船的,他没有钱读的书不多也不奢求荣华与过分的爱,只懂得倾其所有用自己的方式爱护他身边的茶包,钟楚红扮演十三妹。

片中的红姑穿一条牛仔裤,烫了一头卷发就拿着家里的钱出去闯世界,她不精明但真诚,她虽然痴情却也拿得起放得下,她看起来懵懵懂懂,但也知道自食其力。

这些属于少女时代的青梅竹之诗。在红姑的演绎下,别有一番动人滋味,也许她就是十三妹那样的人吧。

不矫情,收放有度,一切好似有感而发,钟楚红的美,源自那点真。

一人千面,上了镜头就不仅仅做钟楚红,好的演员都知道把自己某种特质收起来。

当红姑藏起她的艳光,我们这才感受到她的少女情怀最是引人入胜。

她在发哥身边蹦蹦跳跳,三分任性,七分矜持,他身畔的发哥没有半分英雄气,只是义气仍在,蓬头垢面质朴到可爱。

他俩的感情,没有一句真情告白,布满了生活的琐碎和异乡漂泊的孤独感,可那又如何呢?

默默的守护,倾情的陪伴,发乎情止乎礼,不轰烈,一切随心点到为止的动心才是致命的温暖。

《八星报喜》

比起现在电视剧里那些只知道邪魅狂狷的霸道总裁,发哥细致入微,如春雨般润物细无声的宠爱才真正有杀伤力。

真是喜欢在钟楚红身边的周润发,在周润发身边的钟楚红,他们似船头和十三妹那般你知我好,我懂你的心,但你是你,我是我,有缘相聚,无缘相离,重逢亦带着笑,一点一点浅醉过一生。

在很多人印象里,一个极度漂亮的女人,绚烂的情史和排着队的情人是标配。可在东方的玛丽莲梦露钟楚红这里并不成立,她美这毋庸置疑,可她并不想把自己的生活过成电影里的那样繁花似锦。

戏外,她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女人,和自己最爱的人厮守,让柴米油盐酱醋茶开出幸福的花。1991年她下嫁广告界的才子朱家鼎,宣布隐退,此后的二十多年,我们再也没看到她有新戏,只在新闻或者杂志上先后得知她近况。

那一年,她守住重病的爱人不离不弃,又过了几年,爱人病逝,留下她孤身一人继续在人世间游玩。这些痛虽然难以治愈,也已过去了二十几年。

二十年过去了,香港的黄金时代恍如隔世,她仍旧没有新的作品,只是按照自己想要的那样,周游列国,闲时玩玩摄影,卖卖大米,偶尔应圈内好友的邀请合个影,出席一些活动,她对功名浮华并不留恋。

如今年过五旬的她,身材高挑,那标志性的小麦色肌肤透着难言的美,红裙在她身上总是能艳丽得让人注目,她既有一个明星该有的体面,也多了几分中年女性的豁达姿态,让人艳羡。

一个二十年没有作品,名气和财力都没那么显赫的明星,大家还是那么爱她,因为红姑的「艳」成就了东方性感的极致,因为红姑,我们知道了比起兼济天下,一个人能做到独善其身才是最难得的。

人们看到她总会想起她的老朋友们,那些真正漂亮的偶像们,比如那位曾经亲切地唤她钟记钟记的哥哥张国荣,以及我们的香港电影拥有过的最流光溢彩的岁月。

一转眼又一年。

林青霞华丽转身以作家的身分现世,张曼玉专心玩音乐再不踏足荧屏,哥哥和梅姐香消玉殒多年音容犹在。

唯有她,当年霞玉芳红里面的红,东方的玛丽莲梦露,美艳不改。如图同红的美丽与温暖,耀眼如初。

相由心生,人如其名,如是而已!自古偶像如名将,不许美人见白头。能见到心爱的美人们优雅的老去,开心的生活,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夏晓强的世界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娱乐评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