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江泽民父子与实验室病毒外泄 王沪宁至今不敢回应

作者:
江泽民提拔重用的陈竺,对于武汉P4实验室的建设,从提出、立项、选址、建设、直到竣工,全程参与。 涉及数额巨大的钱、财、物,及以人力资源的调配。从最初提出到建成到建成后的运转,各个环节串起来,是一个可以让许多人获利的利益链条。

武汉传出的“中共病毒”正蔓延全球185个国家,330多万人感染,23万人死亡。因中共数据是假的,实际感染和死亡人数更多。

现在,以美国为首的世界各国都在调查病毒源头。许多人怀疑,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的病毒外泄,是这场大瘟疫的总源头。

江泽民与武汉P4实验室的建立

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是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提拔重用的陈竺,最早提出并一直参与领导建立的。

1999年11月,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被提拔重用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江绵恒对和自己一样也是“工农兵学员”出身,继而在恢复高考之后直接考上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又出国深造并获得洋博士学位的陈竺十分关注。2000年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严义埙离任。江泽民与江绵恒谈起新的副院长人选时,江绵恒表示,他对陈竺十分欣赏,不过陈竺好像不是党员。江泽民一听陈竺不是党员,反而有了兴趣:我们更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党外人士。2000年10月,陈竺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

从此,陈竺官运亨通:2003年6月,以无党派人士身份担任中共卫生部长。2012年9月,加入农工民主党,10月成为农工党中央副主席,12月成为农工党中央主席。2013年3月至今,一直担任中共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2003年2月,时任中科院副院长陈竺给时任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胡志红打电话,询问能否承担建设P4实验室的任务。同年3月25日,武汉病毒研究所向中科院提交“建立P4实验室的请示”。4月5日至11日,陈竺率团访问法国,就P4实验室建设,同法国达成初步合作意向。5月3日,中科院召开院长办公会,正式决定建设武汉P4实验室

2003年5月,陈竺和时任武汉病毒所副所长龚汉洲一行,带队考察了P4实验室的建设地点,最终确定选址在江夏区郑店。同年7月,陈竺与武汉市长李宪生签订共建P4实验室协议书。2004年6月28日,陈竺指示武汉病毒所:利用中法合作契机,开展核心实验室的设计和建设,本着“内外有别、以我为主”的原则开展合作。

2004年10月,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访华时,签署援建P4实验室的合作协议。2008年,中法新发传染病防治合作协议指导委员会成立,陈竺任中方主席。2014年4月29日,陈竺在武汉主持召开指导委员会第8次会议。同年9月16日,陈竺再到武汉,考察P4实验室的建设。2015年1月31日,陈竺出席武汉P4实验室竣工仪式,并亲自揭牌。

江泽民提拔重用的陈竺,对于武汉P4实验室的建设,从提出、立项、选址、建设、直到竣工,全程参与。

在中国建立这样一个高、精、尖的P4实验室,涉及数额巨大的钱、财、物,及以人力资源的调配。从最初提出到建成到建成后的运转,各个环节串起来,是一个可以让许多人获利的利益链条。

江泽民当政或当“太上皇”时,一方面,纵容其子江绵恒带头经商办企业,带动全国各级官员子女经商办企业;另一方面,为换取官员为其卖命纵容官员贪腐,导致中共官场权钱交易、权权交易、权色交易成风。

江泽民之子江绵恒被认为是“中国第一贪”。江泽民的亲信陈竺亲历亲为建成的武汉P4实验室,自然是一颗大摇钱树。方方面面的利益输送能少了江绵恒的?

江绵恒与武汉P4实验室的关系

现任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叫王延轶,是一个80后美女,年仅37岁,就成了这家亚洲最顶尖研究所的第一把手。她的丈夫叫舒红兵。

据《燕铭时评》2月7日播报,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披露,舒红兵是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亲信。1999年11月,江绵恒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负责全院高技术研究所的研究与发展工作。江绵恒主导改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医院以及军队医院、研究所联合组成的上海帮生物工程系统利益圈,操控生物工程领域重大研究项目的立项和巨额经费的划拨。

2005年,舒红兵被江绵恒安插到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当教授、院长。现在,舒红兵是武汉大学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王延轶是舒的学生,比舒小14岁,是舒的二婚妻子。在舒的一路关照下,王延轶到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当讲师——获博士学位——当副教授,之后,调武汉病毒研究所当研究员,6年后,当所长。

以王延轶的专业、能力、资历,在正常的政治和学术生态下,根本不够资格当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但是,她的背后是舒红兵,舒红兵背后是江绵恒,于是,一切不可能都变成可能。

美国媒体《Gateway Pundit》4月13日发表的独家调查报道,武汉P4实验室现任主任袁志明,是江绵恒儿子江志诚投资的药明康得公司的合伙人,药明康得控股的复星医药,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与美国吉利德公司有合营业务的中国上市医药公司。

另一名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讲,中共军队,中央、地方生物科技系统,除了攸关中共生化武器研制外,还与中共高层最关切的生命健康息息相关。江泽民通过其子江绵恒,一直牢牢掌控这一领域。也就是说,武汉P4实验室长期处于江泽民势力范围之内。

武汉P4实验室与病毒外泄

武汉P4实验室全亚洲最先进的专门研究最毒病毒的科研机构。这次蔓延全世界的“中共病毒”,很可能是从这里外泄的。理由如下:

第一,武汉P4实验室的石正丽团队,2011年,在云南昆明一个山洞的蝙蝠群里,发现了10多种SRAS家族冠状病毒,SRAS家族病毒基因库的模块都在那里。

第二,石正丽团队将在云南采集的蝙蝠病毒样本带回武汉,等于将“潘多拉魔盒”带回武汉。武汉P4实验室有亚洲最大的活体病毒保藏中心,现在保藏的毒株种类达1400多种,保藏量高达6万多株。

第三,2004年4月,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发生过SARS病毒泄露事故。安徽医科大学研究生宋某,在这家病毒所实习时,感染SARS病毒,然后传染8人,其中1人死亡。经调查发现,是这家病毒所的博士生任小莉,将SARS病毒从P3实验室拿到普通实验室——腹泻病毒实验室做研究,结果污染了实验室,感染了无辜的宋某。

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谈到这件事时说:“安全无小事,任何地方都可能出现安全漏洞。”那么,武汉P4实验室就能100%保证没出现病毒外泄?

第四,2月15日,网上传出消息说:武汉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也就是第一例病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黄燕玲;黄是在做实验时被泄漏的病毒感染,之后,传染给别人;黄已经死亡。中共对外宣称,这是“谣言”。

细心的网友发现,黄燕玲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上的照片、简历、论文都被删除,只留下名字。而她同学的名字、照片、简历、论文都在。为什么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要删除黄燕玲的照片、简历、论文?

黄燕玲是不是“零号病人”,只要让她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由她本人亲自出面澄清,所有谣言不攻自破。但是,至今为止,黄燕玲没有公开露面。

王沪宁至今不敢回应的问题

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宣传的王沪宁,是江泽民提拔重用、并安插在习近平身边最重要的人物。此次大瘟疫爆发后,为隐瞒疫情,转移民众注意力,王沪宁利用中共宣传机器干了很多坏事。择其要者有三:一是动用中央电视台等全国各地党媒对武汉讲真话的8名医生进行封口;二是散布“未发现人传人”、“未发现医护人员感染”、“可防可控”等谎言;三是发动信息战,将病毒源头的矛头指向美国,向美国“甩锅”。

对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来说,安排黄燕玲到央视露面,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2020年3月15日,我在大纪元发表《王沪宁敢让黄燕玲上央视露面吗?》。至今46天过去了,没有见到黄燕玲公开露面。

中国古人讲:“人在做,天在看。”但是,信奉无神论的中共不相信,以为只要是“暗箱操作”做坏事,就可瞒天过海,这是自欺欺人。

信神的人都相信,中共做的所有坏事,包括这次“中共病毒”的源头在哪里,老天爷看得真真切切,也一定有办法让中共现原形。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