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中共病毒武汉市住院人数太离奇 自愈顶替治愈

—武汉市中共肺炎住院人数太离奇

作者:
中共自己认为的“奇迹”,在所有人看来,实在太离奇、太荒唐,反倒把中共掩盖疫情的种种精心安排,彻底掀翻了。

图为武汉金银潭医院。

4月26日,武汉市卫健委宣布,“我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新冠病人累计有50,333人”,同时也称,“2月18日我市住院患者最多,当天全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达38,020人”。

武汉市急于宣传“大国战疫”的胜利,各级官员也急于邀功请赏,但公布的住院患者数字太离奇。世界各国正针对中共政权进行调查、追责、索赔,中共却再次公布了如此离奇的数字,主动提供隐瞒疫情的新证据。

确诊者住院比例100%

4月16日,武汉市公布修正的疫情数据后,累计确诊病例数修订为50,333例,累计确诊病例的死亡数修订为3869例。

4月26日,武汉市卫健委公布,“我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新冠病人累计有50,333人”,完全照抄了修订后的累计确诊病例50,333人。按此公布的数据,武汉市中共肺炎的确诊者,住院比例达到100%,应该算是一个举世无双的“奇迹”。

很难知道,4月16日,中共重新调整累计确诊病例数,是按照住院病人50,333修订的,还是刚刚公布的累计住院病人,按照新的累计确诊病例数50,333人修订的。确诊者住院率一定要达到100%,连99.99%都觉得不够高,在中共的疫情报告中,所有的确诊者都必须住过院、再出院,除非死亡。

4月28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再称“全市累计治愈出院46,464人”。

公布的住院患者50,333-公布死亡的3869人=累计治愈出院46,464人,虽然数字不太吉祥,但中共自觉编造的“天衣无缝”,修正后的数字丝毫不差。现在搞清楚了,4月16日,中共调高武汉市累计确诊和死亡数字,不是因为外界压力,而是自己发现,以前编造的数字对不上,只有确诊者住院率100%才能对得上。

中国大陆伊朗外,目前世界疫情最严重的城市,是美国的纽约市。截止4月30日,美国纽约市公布的疫情数据,确诊159,865人,住院41,316人,确认感染死亡12,287人,疑似感染死亡5,302人。按此数据,确诊者住院比例25.84%,其他约75%左右的确诊者轻症,或无明显症状,不需要住院。

按照武汉市刚刚公布的数据,确诊者住院比例却达到了100%。比较之下,武汉市负责疫情通报的大小官员们,还真是报功心切。这样的数字上报到中央,中央的官员,直至中共高层,同样揽功心切,特别是主管宣传的官员,不假思索,立刻批准了。

武汉市卫健委还主动透露,“2月18日我市住院患者最多,当天全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达38,020人”。2月18日,武汉市公布确诊病例累计也是38,020人,当时武汉封城27天,确诊者住院比例同样100%。

武汉市的确诊者真都住院了?

纽约市疫情爆发后,很快得到了美军的支援,快速建造了大量野战医院,海军又派出了医疗船舒适号停靠纽约。纽约市的病床数量,虽然一度紧张,但从未听说哪个确诊者需要住院但不能住院的情况。换句话说,纽约市的确诊者中,约25%需要住院的,都住院了,另外约75%的确诊者,并不需要住院,只是自己居家隔离、静养。也没有听说,纽约市建造过“方舱医院”或类似的隔离点,大批集中隔离确诊者或疑似病例。

比起纽约市的医疗设备、医护人员的能力、水平,武汉市相差可能不止一个等级,却能收治了100%的确诊者,果真如此吗?

从武汉1月23日封城起,武汉市民就不断爆料、求救,很多人已经有了明显症状,却不能住院医治,门诊打针也大排长龙、人满为患。很多患者已经重症,也只能回家等待,连核酸检测都排不上号。有的病患确诊了,病情很严重,四处联络求救,最终还是被告知,没有床位。

1月28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称,“发热门诊就诊人数逐日增多,高峰时段超过1.5万人”,还称“1月22日至27日,全市发热门诊共接诊发热病人75,221人”。当时“方舱医院”还没有开建建成,武汉市卫健委公布的“全市定点医院病床使用情况(2020年2月1日)”,显示“开放床位6754”,“已用床位6808”,实际住院病人比床位还多54个,显然容纳不下“发热病人75221人”。6808/75221=9.05%,2月1日,武汉市定点医院收治的患者,最多仅是出现明显症状患者的9.05%。

武汉市卫健委网站称,“2月18日我市住院患者最多,当天全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达38,020人”,当天公布的累计确诊病例,也是38020人。武汉市卫健委网也公布了“全市定点医院病床使用情况(2020年2月18日)”,显示“开放床位19927”,“已用床位18393”,表明仅有18393名感染患者住在定点医院。38,020-18,393=19,627人,多出来的19,627名住院患者,去哪里了?

看起来,100%的确诊者住院率,因中共各级官员急于邀功,被自己公布的数据戳破了。

“方舱医院”的秘密

除定点医院外,武汉市还建造了“方舱医院”。武汉市卫健委网站显示,“3月10日……武汉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累计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1.2万余人”。

2月20日,长江网报导,“截至20日,武汉市八家方舱医院已累计有616位患者康复”,表明当时只建好了8家“方舱医院”。

假设2月18日,这8家“方舱医院”都已经运行了,收纳了1.2万余人的一半,约6000人。2月18日这一天,公布的住院患者38020人,定点医院只有18,393人,“方舱医院”约6000人,38,020-18,393-6000=13,627人,多出来的13627住院患者,还是没人知道住哪里了?

显然,武汉市卫健委公布的“2月18日我市住院患者最多,当天全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达38,020人”,这个数字露出了一个大洞,确定是造假。

或者,如果大胆猜测,是否可能多出来的患者13,627人,确实进过医院,但不幸身亡,也不再占用床位。这些额外死亡的13,627人,没有被统计为染疫死亡,但却被统计为住过医院。果真如此,那就意味着,2月18日这一天,住院患者可能确实多,死亡患者也多,有13,627人之多,只是没有被统计为死亡。

2月20日,长江网报导“方舱医院”时,也提出了问题,“除了患者前期治疗情况较好、患者自身抵抗力较强和患病程度较轻外,还有哪些因素促成方舱医院内治愈周期缩短?”被采访的“硚口方舱医院”院长彭小祥介绍,“确保CT片子当天做当天出结果;确保核酸测试上午做下午出结果;确保病人的临床评估所有资料以最快速度收齐,并彻底完成专辑评估。这三个环节环环紧扣,各个小组加强沟通,保证痊愈的患者尽快出院”。

这段报导证实,所谓的“方舱医院”,并非医院,而是隔离点,主要任务就3项,做CT、核酸检测,再整理好病例。严重的病例,可能转入定点医院;定点医院床位紧张,病情转轻的,也可能转到“方舱医院”,两次核酸检测后,都显示阴性,就被出院了。这说明,1个病人,可能在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之间转换,却可能被计算两次住院。

武汉市卫健委网站显示,“3月10日……武汉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累计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1.2万余人”。如果“全市累计治愈出院46,464人”,46,464-12,000=34,464人,这34,464人,应该是住在定点医院,病症较重或很重。

34464/1.2万=2.87,住在定点医院的病症较重或很重的患者数量,是“方舱医院”轻症患者的2.87倍。如此悬殊的轻重患者比例,是因为众多医生判断有误?还是有大量不明隔离点的轻症患者根本没有统计?

检测跟不上只能凭发热确诊隔离

1月29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显示,“全市检测能力从刚开始每天200份到现在每天2000份”,印证了民众的爆料。同日,还称“1月23日至27日,已累计检测样本4086份,其中阳性712份”,换算检测确诊率仅17.43%,与当时武汉疫情爆发的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当时公布的累计确诊病例1590例,是累计检测阳性712份的2倍还多。

1月28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显示“发热门诊……高峰时段超过1.5万人”,每天2000份试剂,如何检测1.5万出现明显症状的人?当时累计检测样本4086份,但“1月22日至27日,全市发热门诊共接诊发热病人75,221人”,4086份样本更检测不了75,221人。武汉市靠什么确诊中共肺炎感染者呢?

2月6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称,“全市日均检测能力达到4000—6000份”,同时还称,“武汉市已经先后公布了64家发热门诊,方便各区筛查发热病人进行隔离治疗”,这表明,武汉封城2周后,核酸检测并不是隔离、治疗的主要依据,仍然主要依靠发热的明显症状,判断是否隔离、治疗。

当时,武汉市医院的能力,无法收治所有出现明显症状的确诊者,大批因发热被判定的确诊或疑似病例,只能被要求回家隔离,家门被贴上封条。也可能,武汉市存在大量不明的隔离点,被确诊和疑似病例,被隔离在这些地方,但无人知晓。至于更多轻微症状、没有发热的人,根本轮不到检测,也不会被顾及,更不可能住院治疗。

直到3月3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还称,“医院和方舱的核酸检测用于确诊的不多,主要是用于患者复查……出院患者必须经过2次连续核酸检测……超过一半的核酸检测样本来源于隔离点的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触者”。

这也说明,武汉封城42天后,检测准确率仍然较低,不得不反复检测。即便如此,仍然有大批出院患者“复阳”,很难说清,到底是检测不准,还是真“复阳”。

除了“医院和方舱”患者被反复检测,武汉市卫健委网站专门提到,“超过一半的核酸检测样本来源于隔离点的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触者”。表明在“医院和方舱”之外,可能还有大量不明隔离点存在,也可能只是被隔离在家,这样的疑似病例,用去了“超过一半的核酸检测样本”,数量显然大大超过了“医院和方舱”患者数量。

这些不明隔离点中被隔离的人,至少包括1月28日公布的“接诊发热病人75,221人”,2月6日又公布了“64家发热门诊……筛查发热病人进行隔离治疗”,无疑还有更多的人被隔离。这么多被隔离的人,正常应该都会被安排检测,还得看是否有足够的检测能力。不管是否被检测,或是否被确诊,他们显然没有被计入确诊病例,否则确诊者住院率100%,就更不可能了。

援助医疗队暴露实情

2月6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称,“5日,武汉封闭出城通道14天,8万医护人员继续奋战在抗疫一线”。这“8万医护人员”,应该就是武汉市医疗人员的全部家底,不管是医生、护士、勤杂工等,都算上了。李文亮是个眼科医生,也被推上了一线,显然还不够用,急需外援。

3月26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称“截至3月24日……已有141支医疗队、14,649人从武汉撤回,目前仍有139支医疗队、16558人坚守在武汉救治一线”。依此计算,外援医护人员应该总计35,695人。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网站公布了更大的数字,“驰援武汉的医务人员超过4万人……其中护士约2.86万,医疗队总数的68%”,按比例换算,2.86万/68%=42,059,武汉市外援医护人员总计42,059人。

需要这么多外援到武汉,只能说明武汉市的医护人员,连救治病情严重和较重的确诊者,都难以胜任,哪还有能力收治其它隔离点的大量确诊病例、疑似病例。为了保证确诊者100%的住院率,只能把没有在医院的大量确诊病例,从统计数据中全部剔除。

“治愈”还是“自愈”

4月28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称,“全市累计治愈出院46,464人”。

目前全世界治疗中共肺炎,根本没有特效药,武汉市的定点医院或“方舱医院”,是怎么“治愈”患者的呢?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网站公布的信息,引用了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的话,“三分治疗七分护理”,这算是比较接近实情的“治疗”方法。实际上,没有特效药,“三分治疗”都谈不上,应该主要就是“护理”。所以,“驰援武汉的医务人员超过4万人……其中护士约2.86万,占医疗队总数的68%”。

所谓“全市累计治愈出院46464人”,并非“治愈”,而是“自愈”。不能“自愈”的,不幸已经身亡,但实际数字当然要掩盖,无论是之前的2538人,还是调整后的3869人死亡,都明显是假的。武汉市殡仪馆8家殡仪馆,每日发放500个骨灰盒,至少发放了13天,总计至少发放了42,000个骨灰盒,去掉正常死亡人数最多数千人,感染中共病毒死亡的,至少数万人。

这些死亡的病患,一部分就死在医院病床上,中共当然要掩盖。如果再把医院中病亡的患者数字都加上,武汉市医院更是超负荷,更无力收治全部明显症状的患者,更别提症状轻微的或是无症状的感染者。感染者在家中死亡的,同样不会被统计。

另一方面,很可能因为检测数量严重不足,检测准确率低,症状轻微、或是无症状的感染者,从来都没有列入过确诊病例。医院以外的确诊病例,自然不在统计之列。所以,武汉市的确诊者住院比例,才创造出了独一无二的“奇迹”,高达100%。

中共自己认为的“奇迹”,在所有人看来,实在太离奇、太荒唐,反倒把中共掩盖疫情的种种精心安排,彻底掀翻了。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