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评论:中共如何把比尔·盖茨「塑」成代言人?美国人要睁大眼

微软公司亿万富翁盖茨。

日前,微软公司的亿万富翁比尔-盖茨(Bill Gates)为中共在处理「中共病毒」(又称武汉肺炎、新冠病毒)中的行为辩护,能量四溅,如同中共的代言人。盖茨的行为引起人们的关注,到底盖茨这个代言人是如何「炼成」的呢?美国人应该从这个现象中学到什么呢?保守派网站资深专栏作家黑沃德(John Hayward)撰文说,盖茨的炼成是中共与盖茨多方原因的结果。而美国人民真应该从此把眼睛睁大。

黑沃德说,其实,中共从「经济接触」政策实施一开始就盯上这些全球主义的大亨、西方的大企业家们了。目前,中国共产党在疫情肆虐全球的同时玩的游戏是几十年前就开始布局了,而至今,西方的人们连游戏规则都还不清楚。

黑沃德说,盖茨本周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他反对因中共病毒的全世界传播而问责中共,而且称之为有「许多不正确、不公平内容」的「分散注意力」的行为。他宣称「中国在一开始做了许多正确的事」。中共官方媒体立即宣布盖茨为英雄,是美国批评者「散布(中共)荒唐谣言」的一个实实在在的反对者,并在党的宣传机器上不断重复盖茨的说法。

黑沃德说,任何对中共有些许经验的人都知道,中共深入研究了西方的媒体,他们会抓住一切找到的社会和政治观点,对其中有利于中共的人或观点不断宣传。中共政权是一个谋杀性的政权,他们知道美国国内有关于种族主义的争论,因而宣称美国人没有权力批评中共把百万维吾尔人关进集中营的问题。

黑沃德说,当有高科技公司的人站出来为中共辩护的时候,尤其令人震惊。因为中共的罪恶就是限制信息的流通。中共封锁了病毒的消息、「惩戒」了想发出声音的医生,还借世界卫生组织的口传播了虚假信息、发布疫情的虚假数据。

信息行业的一个基本定律就是:垃圾信息源料只能产生垃圾信息产品。中共给国际卫生系统提供垃圾数据,任何一个认真对待中共和世卫组织的国家领导人,包括美国总统川普,只能得出垃圾结论,并为之承担行动迟缓、优柔寡断的罪名。

黑沃德说,高科技大佬和国际企业巨头替中共代言并不令人吃惊,因为这些都是30多年前西方拥抱全球主义、对中共采取「接触」政策的结果,当时的幻想是,假以时日,民主将「解放」独裁。但事实恰恰相反,中共积极利用从西方得到的任何一点经济利益,影响西方的媒体和政界,使他们对独裁更友好。「我们变得更像他们,而不是相反,这个过程始自高层,因为中共对我们的企业、媒体领袖们拥有巨大影响」。

黑沃德说,这种影响力的一个最残酷的表现就是所谓中共的「锐实力」,既对不服从中共的人威胁以不许在中国投资或进入中国市场。

有钱的全球主义者很清楚,如果中共动动指头就可能花费他们数十亿美元。所以他们主动交出自己的技术,因为那是在中国做生意的成本。如果中共命令他们修改网站内容,他们也会放弃自己习惯的言论自由

黑沃德说,当中共说要牺牲自由或面对严厉惩罚的时候,这些企业大亨没有表现出勇敢,而是直接接受,并继续接受把中共的政治企图凌驾于西方价值之上。一些非政府机构和权益维护机构也是如此。环保主义者面对中共的碳排放或危害珍稀物种没有说过一句话。因为他们知道,跟中共对抗只会增加成本,而不会有任何政治收益。

而中共的威胁根本不必明说,每家与中国有关系的企业都有关于台湾西藏南中国海的严格规定。中共的腐败在科技巨头公司里也有体现。他们的业务方式就是联接不同系统,让信息能在全球流动。而人们学到的教训是:大的系统通常会受到流程中最小公分母的控制,信息产品总是以最严格的审查标准为依据,因为没有人会花几百万美元在一款无法在中国上市的电子游戏或电影上。

企业领导们也不喜欢在与中共打交道的时候考虑道德让步的问题,中共也知道这点,就用宣传让这些西方的合作者更舒服。在中国挣钱的人中没有人愿意谈论劳改或中共对政治异见者的血腥镇压。而且中共喜欢谈论「双赢合作」,而不是全球独立。所以作为中共的合作伙伴,盖茨把注意力集中在如何战胜病毒上,而不是病毒如何传出的。

黑沃德说,中共喜欢显示给别人:反对我们既成本高又很不容易成功。你可能会被你们自己的媒体称做种族主义者、本土主义者、隔离主义者。我们是全球主义的不可避免的元素,所以,如果你要继续做全球主义者,就要跟我们共处,接受中共的计划。

对于西方精英来说,都不希望自己被指控为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隔离主义,他们尤其不喜欢被指为资本主义

黑沃德说,西方左派对「改良的」独裁主义眉目传情已多年了。而中共也很知道如何靠恭维精英们的知识来获的利益。奥巴马时代的左派们就曾梦想着如果奥巴马有中共寡头的权力,能够有多大成就。

黑沃德说,西方的左派媒体在过去数周中也呼吁再次评估中共的表现。左媒CNN甚至说,中共的模式「因冠状病毒受到批判,但对有些人来说,显得更迷人」,意指人们更应该欣赏而不是质疑中共。

黑沃德说,大企业和高科技巨头受大媒体的影响很深,这三者之间的界线也更模糊。但从全球来说,中共的国企是最大的企业,中共的媒体是最大的媒体,中共的高科技公司也是最大的科技盗窃公司,西方精英们对他们有更多的景仰、更多的模仿、更多的敬畏。

黑沃德说,与中国脱钩,成本可能非常高。挑战中共的媒体就够劳神的了,从根上挑战中共定是艰难的事,一定需要民主的道德、资本主义和西方文明的支持。因为,中共作为抗疫英雄的故事比危险的事实更容易让人接受,高科技公司希望利用中共积累的实力,而不希望受到私人权力、言论自由的束缚。媒体也不愿冒被赶出中国的风险,好莱坞更是不能缺了中国这颗摇钱树。

为什么人们在自由市场上挣了几十亿之后,愿意替中共发声呢?因为在自己的家乡不像替中共发声那么容易挣钱。黑沃德说。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