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五一各地防疫限制市民出行

北京房山有武汉人因疫情被反复自费隔离,不堪重负,跳楼自杀。(网络截图)

在中国5月1日开始的首个疫情下的小长假,出现各地限制师生外出,甚至取消假日的情况,旅游景点尽管旅馆价格低廉仍乏人问津,有民众表示很多人不信官方公布的疫情数字,选择在家不出门。多地曝中共继续造假掩盖疫情真相。

在疫情下生存不易,部分哈尔滨市民众在“五一”期间摆地摊谋活路,也有在京的武汉人,因不堪自己回京后被不断自费隔离的遭遇而跳楼自杀。

中小学取消假日或限制师生外出旅游

安徽淮北市教育局官网的通知要求师生“五一”“端午”放假期间,师生不得到市外旅行,不得接触(疫情)重点地区和海外归来人员,减少聚会,防止感染疾病。

河南教育部门等也有类似的通知,郑州市要求高三、初三外地生原则上不离校。许昌市要求教职员工、学生和家长签署“五一”假期期间不跨区域流动的承诺书。

有些地区甚至直接将假期改为上学时间,如杭州市教育局、广东惠州、安徽马鞍山等地。

有大陆高校生向大纪元投诉,教育部直属重点大学——江南大学强制学生返校接受封闭式管理(监狱式管理,限制人身自由),并以旷课、不能毕业等威胁学生必须返校。强迫学生签承诺书,回校之后不可以出校门,也不能接受探视。

另外“五一”期间,至少17个地方的餐饮业仍禁止承办婚礼等红白宴席。

沪国企要求员工不离沪有湖北人在北京自杀

大陆资深媒体人曹山石披露了一份沪上券商“五一”防疫的内部通知显示:节日期间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跨省、出市的员工,返回后安排居家隔离14天。他感叹“五一”黄金周黄金

沪上券商“五一”防疫的内部通知:节日期间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跨省、出市的员工,返回后安排居家隔离14天。(网络截图)

另外公司内部通知还说,如居家办公满足岗位任务要求的,可向所在部门、单位提出在家办公申请。

上海一名白领李小姐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也证实,她的表妹在国企的上海证券交易所上班,公司不允许他们“五一”期间离开上海市。

有武汉人在社交媒体上披露,北京房山的小区有个武汉人跳楼自杀了。

对方披露说,“据说是封城那天跑出来的,然后去了廊坊被隔离,来到北京小区租房又因是武汉身份证,不让进再被隔离。估计是到处需要自费隔离,没钱了,或者不知道(其它)什么原因,今天跳(楼)了。”

中共继续掩盖疫情真相民间不信官方数据

目前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全球蔓延已导致美国超过百万人感染、俄罗斯感染人数超过十万,4月30日俄罗斯一天的新增确诊病例达5841例。

中共官方公布4月29日全国新增病例为零。4月30日新增确诊病例12例,其中6例为境外输入病例(上海5例,福建1例),6例为本土病例(黑龙江5例,内蒙古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新增疑似病例3例,均为境外输入疑似病例(均在上海)。

但哈尔滨的一名青年4月30日中午向大纪元披露,自己女友住在黑龙江哈尔滨的百悦新城,“跟我女朋友一个单元的有一个病人,确诊感染了,现在送往医院了。(小区)要隔离14天,还要再追加14天。”

但官方29日数据的却是全国新增病例为零。

无独有偶,4月30日,江西九江理想家园物业服务中心张贴通告称,“隔壁国豪山景城18栋全家父女出现高度疑似新型肺炎患者,目前疾控中心把人已带走,18栋现在只进不出,我们小区与隔壁只有几步之遥,望各位业主尽量少出门……”

江西九江有小区发现疑似患者。该栋楼的物业发通知告诫本小区居民,只留一个出口供居民及非机动车辆进出,其余全封闭。(知情者提供)

通知还称非机动车辆全部从2号岗进出,其它岗亭全封闭。

但4月29日官方疫情通报中没提到发现疑似病例、4月30日官方通知称上海出现三例疑似病例。

上海一名白领李小姐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全世界疫情仍然很严重的情况下,中共官方公布的这样数据,我们都不会相信。

她介绍说,自己所居住的小区,卡点至今没撤,进入小区还是要通行证,有时还要量体温。快递还是不能进小区,要我们自己去拿。

而上海接近交通枢纽的小区如虹桥区,有高铁、火车站、飞机场,管控异常严格。现在很多人还是不会出远门,她以离上海比较近的苏州为例说,那里原来住宿是800至1000元一晚的酒店,“五一”期间六百多元就可以订到,说明今年游客比去年同期要下降很多,大家还是受疫情的影响,都没有人相信政府所说的数据,还有那么多无症状的病患,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她还介绍,现在上海医院看普通病一般都要网上预约,每天限制一定的人数。如果是发热的,单位上班都进不去,地铁站、公司门口都有测体温的,发现发热的要求去专门的地点隔离或要求去专门的发热门诊看病。

哈尔滨市民纷纷尝试摆摊谋活路

目前处于疫情新一波焦点的哈尔滨一市民向大纪元介绍,刚才去逛了一下原夜市那一块(地方),现在是白天没到夜市时间,到处都是卖水果、卖小菜的摊位,饭店的人都在门口摆摊做锅包肉、卖麦烧等,很热闹,都出来摆摊。

她小区不远处就有一对年轻夫妇在摆摊,“妻子怀孕9个月,二人弄一箱山竹、一箱香瓜卖呢,想挣钱真不易,这块以往没人摆摊。再往前走处处可见地摊,卖啥的都有。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一直喊卖咸鸭蛋。到正式夜市前,大约四点时,城管什么的就来了让收摊,他们都吓得收档拉车跑了。中国人真不易,没钱怎么也要挣点。”

她居住的小区因为发现有确诊的病例被围上了铁网,“但不像上次疫情那么严控,人可能经历过就不像最初了。但别的区不一样。我朋友家小区听说疫情比较重,管控非常严,进小区不但扫码,还要出入证、身份证,还在手机特制一个蓝色标志才让进。如果不是本小区绝不准进,把门的老太太说,就是子女去看老人也不准进,要不怎会有饿死的老人呢。”

另外她的手机还收到一条“哈尔滨市文旅局”的短信,信中特别强调:“不扎堆、不聚集、不聚餐”,还说“五一”期间,哈市A级景区限量开放,全部实施分时预约,务必提前预约出行。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502/1445490.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